青兔

我多么希望
那是一句“我还活着”
就能抵消的痛苦啊

【Evanstan】水中奇缘(六)(游泳教练X单身爸爸ABO)

水中奇缘的更新~~开学前能写多少是多少吧~然而PO还有一打的梗,心碎游泳池。

(六)

 

塞巴斯蒂安的母亲是一名钢琴家——优雅而高贵的工作。大抵受了母亲的影响,又或者是来自于一个单亲孩子的自卑感,塞巴斯蒂安从小是个安静的孩子,乖巧得让人见面就想掐掐他婴儿肥的小脸。

 

他热爱自己的家乡罗马尼亚,也热爱他生活了四年的城市维也纳,维也纳浪漫而热情的氛围多多少少对少年的塞巴斯蒂安陶冶甚多,除却那场幸运的灾难之外。

 

仿佛这是个诅咒,他重蹈了母亲的命运,让自己的孩子刚出生就没有父亲。一个缺少Alpha所带来成熟安稳的信息素的家,如同没有遮雨棚的车库,风一吹便能刮走一切。他从小经历过的:那些被划过长空的闪电吓得尖叫的恐惧,那些哆嗦着藏在冰冷被窝里的颤抖,那些咬着嘴唇流泪的噩梦,都将加诸到他的儿子身上。

 

他不能这样自私。他不能。

他不能让自己的孩子也经历颠沛流离的一生。他想给他安全感,他想给他一个家,一个完整的家,不用太大。只有三个人就行,他、他的小詹姆斯还有他的Alpha.这是他渴望了半辈子的梦,琉璃般易碎的梦。

 

他害怕在未来的某个日子里看到或听到他最爱的宝贝嘟着嘴,眼泪包在眼眶里,委屈地问他:“Daddy,为什么我没有Papa。”

 

一个已经生育过的Omega天经地义该和那个标记自己的Alpha生活在一起。但塞巴斯蒂安拒绝,拒绝那个可笑的偶然,他不想屈辱地寄人篱下,什么狗屁的天经地义,什么狗屁的传统,孩子是他生下来的,他有权决定自己的生活。

 

他有手有脚,长得也好看,会唱歌会弹琴,这个社会已经不鄙视Omega了,他没有道理更没有理由靠舔男人的老二来养活自己。

 

……

“Where do we go now

Where do we go

Where do we go now

Sweet child

Sweet child ...

o' mine”

……

 

他轻快地哼唱完最后一个调,Guns N’ Roses的《Sweet Child O' Mine》,老天,他爱死这首歌了!不知道他的胡思乱想有没有打乱这首歌的甜蜜气氛,他放下话筒,嘴里还嗷嗷嗷地哼着歌词,踩着节拍蹦下台阶,就舞池里还在疯狂的男男女女来说,他看起来唱得还不赖。

 

“嘿,切斯!”他冲坐在吧台旁正优哉游哉调制鸡尾酒的友人露出友好的笑容。

 

“赛比!这首简直High翻了全场,老天,我真想为你出张碟什么的,或者写真之类的吧,一定会大卖的!”切斯温柔地拥抱了汗涔涔的老友。

 

“得了吧,你又不是经纪人。老板,从我身上榨的钱还不够吗?!想让我去卖肉,想得美!”塞巴斯蒂安肆无忌惮地大笑着,眼睛笑成了一条缝,露出一排白白的牙齿。

 

……

 

他本就该这样笑的。

 

克里斯目不转睛地盯着那个行走的荷尔蒙先生,他从他上台的那一刻就把眼睛黏在塞巴斯蒂安身上,再也拿不下来。听起来有些血腥呢,但是是真的,完完全全的,他的整个人,整颗心,全都像中了魔咒,服服帖帖地随着自己的心愿倒在塞巴斯蒂安的灵魂下。

 

他想自己是完了。

 

这首歌是他点的,以匿名的形态,天底下最甜蜜的小孩,是我的,一定得是我的。

 

克里斯坐在角落里,一个人,戴着副巨大的黑墨镜,毕竟他以前还是个游泳界的天王,在媒体上的曝光度也不低,可不能让别人认出来。

 

所以他只能隔着黑色的朦胧的镜片,穿越一池子的灯红酒绿——长久地凝视。

 

也许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的嘴角究竟勾着什么样甜得仿佛能流蜜的笑容。

 

这不能怪他,因为世界上没有人能克制住心底最深处的爱意。

 

塞巴斯蒂安穿着精心挑选过的黑西装上台,内衬一件深蓝的西服衬衫,左胸的口袋上甚至还装着深蓝格子叠出来的口袋巾。他该夸他最甜蜜的小孩有着最好的审美观吗?还是什么衣服穿在他身上都显得这么好看。

 

克里斯注意到塞巴斯蒂安眼神有些迷离,仿佛陷在一个巨大的漩涡里。不过克里斯知道他一向如同走丢了的小猫咪似的,永远都用那种迷迷糊糊的眼神看人,但偏有一种稚气背后的清澈。

 

灯光把他原本白皙的肌肤衬得更白,不知道有没有上过妆的唇红得想让人一口含住慢慢琢磨,克里斯忍不住舔了舔自己干燥的嘴唇,啜一口杯里金黄晶亮的白兰地,高雅醇和的味道立时散开在口腔里,余味缠绵出几日前那个水里的亲吻。

极为修长的手指松松垮垮地握着话筒,炽热的光打下一片眼睫的阴影。

歌声悠扬、欢达、明媚。

 

“Oh oh oh, Sweet child o' mine”

“Oh oh oh, Sweet love of mine”

 

塞巴斯蒂安的声音也甜蜜极了,醇厚甘甜得像是他刚刚放下的白兰地,余音偏像伏特加这样的烈酒般上翘诱人。

 

我的,我的,都得是我的。

 

“Oh oh oh, Sweet child o' mine”

“Oh oh oh, Sweet love of mine”

 

 

……

现在这只全天下最可爱的Omega跑下来了,清爽,整洁,充满奔跑般的自由。

 

对面那个和他一起张扬笑着的男人是切斯?他想起斯科特给他曾经看过的照片。他竟然会是塞巴斯蒂安的老朋友!世界果然太小,永远超不过那可怕的六个人定律。不过,要不是切斯和他认识,切斯又和斯科特认识,斯科特又恰好是自己弟弟,詹姆斯就不会成为自己的学生,自己也遇不到塞巴斯蒂安。

 

也许,这辈子就这样错过了。

 

错过第一次,命运会帮你一把。错过第二次,那就是一辈子的擦肩而过。

 

他不愿错过。

 

可是他不知道的是,这个酒吧里盯着这只漂亮Omega的Alpha可不止他一个。

 

TBC

包子说很喜欢这首歌辣2333,微博那份歌单简直是解了我燃眉之急!!然而lo主最喜欢的一个梗要放到下一章了。预计会写得很高兴,这章也写得很高兴,食用愉快~~晚安么么哒!

评论(21)
热度(129)
©青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