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兔

兔撩撩老师教你撩汉纸

【巍澜】上课期间不要搞小动作(一发完)

【巍澜】上课期间不要搞小动作(一发完)

 

短篇5k一发完/甜饼/澜澜追夫系列

剧版和原著设定混杂

偏原著向 

时间线为两人还没在一起小澜孩使尽浑身解数追求沈大教授中

 

01

沈巍一点儿都没想到赵处长会这么堂而皇之地坐在教室第一排听他上课。来听他这节课的学生很多,第一,这节古代文学是一节大课,第二,沈教授确实在龙城大学“美”名在外。

 

可赵云澜?

 

片刻之前,沈巍在教室门口遇见赵云澜的时候,心头先是蓦然一喜,但他只是把这喜悦压在了嘴角和眼底,并没有显山露水。他依旧保持着他那温和而克制的笑容,礼貌地问赵云澜:“赵处长今日光临龙城大学,有何公干?”

 

赵云澜一手插进裤兜,熟练地抽出一根棒棒糖,拆了包装就塞进嘴里,眼睛眯起来,冲沈巍笑笑:

 

“俗话说得好,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这不,最近我们特别调查处挺空的,沈教授知道啊,这人呐,一空下来,就想着吃。吃完了,就容易饱暖思淫欲”他一边说,一边将棒棒糖从嘴巴的一端滚到另一端,朝着沈巍眨眨眼,故意加强了后面两个词的发音。

 

沈巍盯着他灵活在齿间翻滚的红舌以及湿乎乎的嘴唇,不由得心神一晃,然后又迅速地移开目光。

 

只听那痞子眼神一转,清了清嗓子,又道:“但我赵云澜呢,生性好学,不想像我处里那帮废物似的整日偷闲,所以呢……”

 

他嘴里徐徐道来,人却越来越靠近沈巍,一步一步把沈巍逼到墙角,嘴角曳着笑:“所以呢,我就来聆听沈教授的教导了。”

 

赵云澜和沈巍身高本就相仿,但赵云澜比他更高些,这种姿势从远处看来,仿佛是赵云澜“壁咚”了沈教授一般。

 

沈巍耳力极好,这即将上课的空当,正是学生在走廊上最多的时刻。窃窃私语的声音一下子就从一两个人变成一群人。

 

-“他是谁?”

 

-“好帅哦”

 

-“沈教授的男朋友?”

 

-“我说沈教授怎么还没女朋友,原来是个深柜啊”

 

-“先看看再说呗,没准只是沈教授朋友”

 

沈巍登时就羞红了耳朵,赵云澜自然也听到了,但显然他是乐在其中的那个人。

 

“赵处长好学那自然是好事,这节课的学生极多,赵处长自己找个位置坐下吧,我先进去了。”

沈巍依旧是一本正经的语气,保持着他一贯低垂着眼睛的姿态,不敢直视赵云澜,拢了拢自己的衣领,拿着教案慢悠悠地迈开长腿就走进教室。

 

赵云澜黑漆漆的眼睛凝视着沈巍的背影,窄腰翘臀,露在衬衫外的一小截雪白的胳膊简直扎到他心里去了,抬起一边眉毛发出轻笑,沈巍啊沈巍,我是迟早要把你吃到嘴里的。

 

02

沈巍有点生气又有点想笑。

赵云澜的目光太过炽热,直勾勾地盯着他一动不动的,仿佛要在他身上烧出个洞来。他拼命想让自己保持镇定,拼命告诉自己现在他在上课,他是老师,不能失态。沈教授的“形象工程”可不能一下子就被赵云澜击得粉碎。饶是他如此的克制,可感情就在那,挪不动、也搬不走。

 

爱情是如斯可怕,即便在茫茫人海中,目光尚且要粘着那人前行。更何况爱了一万年的人正在跟前,那么近、那么近。沈巍虽是超脱于轮回三界之外的堂堂斩魂使,但他终究不是圣人,反而是生于万丈戾气之中,心中的“贪、嗔、痴”比起凡人只多不少,这份对昆仑君的执念和渴望压了他整整几千年,丝毫不比那十万大山来得轻松。他已经忍得无比辛苦,偏这死皮赖脸的赵云澜还来火上浇油,肆无忌惮地把追求贴在脸上、把爱慕写在眼睛里。他确实是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被人算计与赵云澜见了第一面。可后续种种,沈巍唾弃地想着自己,确实是他使了一些小手段去“勾引”了那人。今天他大可赶走“别有心机”的赵云澜,之前他也完全不必照顾胃病发作的赵云澜,这样两人之间的姻缘线或许会淡一些,可正是因为他的贪婪、他的企图、他的侥幸、他的那份蠢蠢欲动的邪念,引导着赵云澜对自己越陷越深。若沈巍只是寻常男子、寻常的大学教授,去他的社会舆论去他的传宗接代,他早就会不顾一切地同赵云澜在一起。

 

但是沈巍不是。

 

所以他时时刻刻提心吊胆,害怕赵云澜知道他是谁,害怕赵云澜想起自己是谁,害怕赵云澜因为牵扯上自己而遭遇危险,害怕自己来不及救他,害怕赵云澜推开自己、厌恶自己。他更害怕,迟早有一天,会应了神农万年前之所言,他会害死赵云澜!!

 

连天地也要畏惧三分的斩魂使,骤然间就被恐惧攫住了心脏。

 

沈巍只觉得心跳如擂鼓,那素日里波澜不惊的心脏此刻汹涌澎湃,各种杂念在他脑海里乱窜,

连平日里写惯了的诗歌都写混了,这堂课正巧上到唐代诗歌这一节——赏析李贺的《李凭箜篌引》:

 

吴丝蜀桐张高秋,空山凝云颓不流。

江娥啼竹素女愁,李凭中国弹箜篌。

昆山玉碎凤凰叫,芙蓉泣露香兰笑。

十二门前融冷光,二十三丝动紫皇。

女娲炼石补天处,石破天惊逗秋雨。

梦入神山教神妪,老鱼跳波瘦蛟舞。

吴质不眠倚桂树,露脚斜飞湿寒兔。

 

沈巍板书时,被情绪冲得心神不宁,于是满脑袋胡思乱想,恍恍惚惚,走了神窍,一下子想到万年前那山圣领着自己慢悠悠地爬上昆仑雪山时的场景,他好奇问道:“昆仑君为何不直接带我飞上山顶神殿?这样走实在是费劲费时得很”,那青衫人只是摸了摸他的长发笑道:“小巍,你要知道,这世间,很少会有能陪着你一步一步登上山顶的人,再者”昆仑君袍袖一挥,挟来一朵夹带着新雪的格桑花,闭眼轻轻一嗅,便将它赠给身旁的小鬼王,“不一步一步走上来,又怎能看到此般种种美呢?”

 

“若是从前那凤凰没被我逗弄走,它飞翔起来翅膀上振动的金光更是能将这皑皑白雪映得闪亮”

 

“也不知那死猫跑哪儿去了,整日整日不回家”

 

……

 

那青衫人的笑终是在昆仑山的风雪中愈来愈模糊,愈来愈透明,接着陡然出现在沈巍眼前的便是赵云澜:

 

“沈老师?”

 

这一声便将沈巍从那万年前的混沌中唤了回来。他的神色霎时间清明起来,看到坐在第一排的赵云澜举着手喊他。

 

当下稳了稳心神,叫他起来,沉声言:“怎么了?”

 

赵云澜朝他挤眉弄眼地笑笑,示意他看黑板。

 

沈巍一转头,发现自己竟是连着写了五句“昆山玉碎凤凰叫,芙蓉泣露香兰笑

 

真是!沈巍的脸上飞快地闪过震惊、羞愧、气急败坏等诸多情绪,然而稍纵即逝,立刻沉声向台下交头接耳的学生道了一句抱歉,迅速并专业地拧身擦去多余的几行句子,待重新写好整首诗后才继续授课,依旧是那一派不动如山的作风。余光瞥见赵云澜眉目间颇有些得意洋洋,心头只好不知是染上一层甜还是酸,真是幼稚。

 

 

 

 

 

 

03

赵云澜得意吗?

当然得意,若他和大庆一样是只猫,那尾巴,早翘到天上去了。赵云澜纵横情场多年,怎会看不出沈巍那时不时飘到这里来的小眼神,又怎会看不出沈巍是因为他才乱了心神,乱到会犯这种低级错误。

 

他魂牵梦萦的美人在课堂上为了他乱了心绪,这牛,嘿嘿,赵云澜能吹一辈子。

他原以为自己在沈巍心中的分量恐怕没有几斤几两,沈巍看起来是个守旧又传统的高级知识分子,即使对自己有几分意思,恐怕也不会轻易答应自己的追求。现在突地福至心灵地发现,拿下沈巍那是十拿九稳的事情。

 

待赵云澜重新坐下后不久,同坐在第一排的女生终于忍不住悄悄问他:“您是前几天来过我们学校的警官吗?”

 

“眼力不错啊小姑娘”赵云澜也压低了声音,可即使低沉的声线也盖不住他的喜悦。

 

“这次来是暗访吗?”那女生见这胡子拉碴的大帅哥如此好相处,不由又兴奋地多问两句。

 

“小姑娘,人民JC也有假期啊,这一天天的没那么多案子”赵云澜不知什么时候又拆了根棒棒糖,吊儿郎当地叼在嘴里。

 

“可以问一下你和沈教授是什么关系吗?”赵云澜就是有这种魔力,能让人莫名亲近、莫名信任,这些还未踏出象牙塔的大学生当然也不在话下。女孩越问越兴奋。

 

赵云澜眼神一深,拔出含在嘴里的棒棒糖,露出一个高深莫测的笑容。

 

就在女孩觉得那答案几乎要呼之欲出的时候,两根苍白纤长的手指突然敲了敲她面前的桌子,赵云澜和女孩同时抬头,眼前正是不知何时走下讲台的沈巍,只听他冷声道,浑身上下散发着低气压:

 

“上课期间,不要搞小动作。”

 

女孩立刻恹下去,为自己能不能过这门大课而开始忧愁,祈祷沈教授下次点名的时候就忘记了她。相反的,我们这位从犯“蹭课先生”,倒是大喇喇地继续嚼起了棒棒糖,心中的喜悦一层叠起一层。

 

吃醋,我喜欢。

 

04

接下来的课程变得顺利而无趣。下课铃声响起的时候已是傍晚时分,饥肠辘辘的大学生们草草向沈教授道再见就一个接着一个地冲出门外,即使到了大学,这群人的“饿狼”本性还是一点儿没变。

待教室里只剩下少数几个在自习的同学后,赵云澜这才施施然走上前去,沈巍瞧他走过来,眼神又一敛,低头继续收拾自己的教案。

 

赵云澜往那桌子上匆匆一览,就那几页轻飘飘的纸让这位沈大教授收拾了足有十分钟,不禁莞尔一笑,接着也不管沈巍同不同意,三下五除二地伸手过去就是把那几张纸“唰唰唰”一叠,塞进沈巍的公文包里。

 

沈巍:“……”

 

赵云澜当做刚刚那些都没发生过似的朝沈巍眨眨眼,一闪一闪无辜极了,笑意盈盈道:

“沈教授,明天是周末,我想请你吃个饭”

 

沈巍动了动嘴唇,还没来得及拒绝,就听那“鬼见愁”继续说:“在公,上次李茜一案你帮了我们特调处很多忙,在私,你在我家照顾犯胃病的我整整一宿,我赵云澜不喜欢欠人情。”

 

当沈巍刚开了个“我”的头,“明天没空”这四个字还憋在嘴里没讲出来的时候,赵云澜就已经笑嘻嘻并顺手地接过了他的公文包,道:“我已经打听过了,明天你既没讲座、也无课程安排,校长那边我也安排了,不会临时有什么任务的”

 

沈巍:“……”

 

鬼知道赵云澜从哪里打听,又是从哪里搭上龙城大学校长的。

 

“走走走,你坐我的车回家吧”

 

沈巍顿时有些哭笑不得,赵云澜竟是连他今日来学校没开车都摸得清清楚楚,他若今儿个不坐上赵大处长的专车,倒还真是煞了赵云澜这一番“苦心经营”

 

05

若是大庆在,定是要嘲笑赵云澜一番的。他这位四体不勤五谷不分、能坐着绝不站着的的主子何时对一个人这么殷勤过。

 

赵云澜不仅替沈巍打开车门,还贴心地为他系好安全带。他知道沈巍的体温偏低,便特意将车内空调温度调高。甚至连车内的音乐……都换成了那种“很大学教授风格”的古琴弦声,高山流水的琴音缓缓从音响中流淌,悠远、清扬、舒缓人心,沈巍的心弦也随之颤动,终于忍不住微微转头,盯着那人的侧脸,赵云澜,对他,未免也太过用心。

 

正巧遇上一个红灯,赵云澜踩住刹车,挠挠头想趁着这空档偷看两眼大美人,眼神一投过去竟看到沈巍深情的目光,那眼神中所包含的东西太多,柔情、眷恋、爱慕、渴望、害怕、无奈统统交织在一起。赵云澜最初遇上沈巍的时候,他从不知道一个人的眼睛可以像沈巍的眼睛那般好看,现在,赵云澜不知道一个人的眼神可以像沈巍的眼神一样那么饱含感情。

 

他陡然间觉得有些喘不过气来。然而这眼神也是稍纵即逝,再望过去时,沈巍显然已经发觉赵云澜的注视,玉一般的脸庞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了起来,立刻不自然地轻咳一声,垂下眸,鸦羽一般黑而浓密的睫毛盖住了他的眼睛,叫人看不真切。赵云澜的心仿佛一下子被处以极刑似的千挠万挠,恨不得立刻扒了沈巍的衣服在车里就干他娘个天雷地动,只是现在还得假惺惺地当这柳下惠。

 

沈巍很快就发现赵云澜在带着他绕远路,他明知道却不说破这份小心思。与他同坐一车的感觉实在太好,安安静静的,周身都萦绕着赵云澜一个人的味道,让他紧绷的神经不自觉就放松下来,仿佛这路没有尽头……

 

沈巍恍惚间又想起风雪中的青衫人。

 

“小巍,你要知道,这世间,很少会有能陪着你一步一步登上山顶的人”

 

这世间,也很少会有愿意陪你一起绕远路的人。

这世间,也很少会有愿意陪你一起浪费时间的人。只因他觉得,即使是干一些无趣的、无意义的琐事,只要是与你一起做的,那也便是有意义的。只因他觉得,只要和你在一起的每分每秒,都是值得烙进记忆深处的。

 

安静的行驶中,赵云澜突然没头没脑地问,也许恋爱中的人就是那么没头没脑的:

 

“沈教授,你可知,我最喜欢哪句诗?”

 

沈巍侧过头看他,摇摇头。只听那痞子终于像模像样得深情了一回,嘴里念叨起:

“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

 

沈巍的睫毛一颤,喉咙骤然间就仿佛被一只手捉住,紧得他喘不过气。

 

“只可惜啊,我赵云澜天生五行缺爱,白头发倒生出不少,可谈的几个女朋友全给吹了,谁也没有要和我白头偕老的想法啊,也不知是宿命还是缘分,才遇上了沈教授。”

 

沈巍别过头不语。

赵云澜这话中这意思已经再明显不过。他要是再装傻,那就是赤裸裸的拒绝了。

 

安静的车厢内只听得见空调的排风声。

 

沈巍莫名地又想起一万年前昆仑君赠他的那一朵格桑花,这几千年间,沈巍偶有一次到昆仑山脚下办公案,无意间听到当地的藏族人说起这格桑花的花语:

 

怜取眼前人

 

沈巍拿手轻轻按住心口,一万年了,这颗仿佛死尸一般的心脏,终于又鲜活地因为身边这个人飞快地跳动起来。

 ……


-“明天中午,我们一同去吃饭吧。”

 

-“好呀,沈老师,听说明天会上新电影,赏个脸一起看呗?”

 

-“好”

 

-“周一下课我来接你回家?”

 

-“我记得好像特别调查处和大学路不顺路”

 

-“没事,我出外勤,到大学路来巡逻”

 

-“……”

 

沈巍也不知就这样答应赵云澜的追求,到底对他是好是坏,可是这情啊,一旦被撬出一个缺口,就如洪水猛兽,再也格挡不住了。身旁的人仅仅因为他简简单单的几句话就乐得合不拢嘴,沈巍见状也不禁微笑起来。罢了罢了,就这样从了赵云澜又如何。

 

“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他在心里默念。

 

诗里的境界多美好啊,他不求白首不相离,只愿他心尖上那人能平平安安活到白头。

即使让他付出生命的代价,他也甘之如饴。

 

 -END-


评论(2)
热度(277)
©青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