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兔

兔撩撩老师教你撩汉纸

【巍澜】重燃(01-04) 剧终散个屁系列

劳资不服,劳资要自己圆自己HE狗梦

改续写40集结尾

私设众多也没啥逻辑就想HE而已

原著和剧版梗设定交杂

随便写写、大家随便看看、看得开心就好

一切ooc属于我

 

 

01

 

沈巍携着弟弟的手,行至鬼门关时,突听见背后响起一声赵云澜微弱的呼唤:

 

“沈巍”

 

他喊得极轻,可又极含情意,缓缓的、沉重的,敲在沈巍心坎上。

 

这斩魂使的脚步骤然一停,侧过头去看仰面躺在地上的男人。

 

赵云澜力竭,连撑起自己身躯的力气也无,只得堪堪在嘴里又轻轻喊了一声:

 

“沈巍”

 

可惜无人回应他。

 

偌大的地君殿里,一件小物什沿着重重台阶,叮叮咚咚地滚落下来,正好落在赵云澜手边。他重重喘息一声,费劲气力地伸手握住它,定睛一看,那正是平素里沈巍脖子上挂着的琥珀坠子,沈巍与他早已行鱼水之欢,他身上每一处赵云澜都触碰过,唯有这琥珀坠子,沈巍不曾让他所动,只道是一故友相赠,那时他还吃味了好一阵子。

 

念及于此,赵云澜双眼通红,泪骤然就从眼眶顺着面颊滑了下来,小巍……他五指收拢,紧紧攥住那颗琥珀珠子,仿佛上面还残留着那个人的温度和味道,小巍……眼前全是沈巍的一颦一笑,第一次在龙城大学的巧遇、第一次眼神的对视、第一次亲吻、第一次拥抱、第一次肌肤之亲,他的笑、他的泪、他的一切,如同一阵飓风在赵云澜的脑海里刮起大浪,痛得他

屈起身体抽泣,那泪水扑哧扑哧地落下,有几滴溅在那颗琥珀坠子上,不消一会儿,那澄黄透亮的珠子竟散发出淡淡的微光,落在赵云澜身边的四圣器竟也与其产生共鸣,发出光芒响起震动。

 

赵云澜大惊失色,拿起琥珀到眼前端倪,只见澄黄色的琥珀里竟透出血红色的火焰,宛如已然熄灭的蜡烛,再一次被点燃。

 

沈巍身上的这琥珀到底是什么来头?

02

 

鬼门关外骤然间被一股圣光所照亮,前来索双生子性命的鬼差被震慑得睁不开眼,沈巍心下一动,知道这是赵云澜触动了“魂火”,可他依旧牢牢牵着弟弟的手。夜尊何等人物,只消一眼就明白这圣光的来路,他白衣胜雪,发出一声轻轻的嗤笑,左手覆上兄弟二人相握的双手,继而将其拂开。

 

沈巍不解地望向夜尊。

 

夜尊勾勾嘴:“哥,你回去吧。那个人,他不会甘心的。”

 

“弟弟,可是你……”沈巍内心百感交集。

 

“哥哥,望余生,他能好好待你。”

 

夜尊大笑,用最后一点力量,孤身一人挡住所有缚命的鬼差,将沈巍用力推出黑雾,推进那片圣光之中。

 

“走吧!下辈子,我做你哥哥。”

 

沈巍只觉全身都被那光芒灼烧得剧痛,眼前一黑,就昏了过去。

 

 

03

四圣器与琥珀的共鸣愈发震荡,赵云澜一阵眩晕,眼前一片雪花白,紧接着那琥珀就从他指尖升上天空,绽放出烈火燃烧般的光芒,亮得众人都睁不开眼睛。

 

片刻之间,那琥珀就消失在光芒之中,一个人轰然落地。赵云澜不可置信地睁大了眼睛,泪水扑扑地从眼角滑落,是沈巍,是沈巍啊。

 

“沈巍!”赵云澜拼着命大喊,青筋从额头爆出,接着又从喉咙里呛出几口血来。他实在是没什么力气了,只能一顿一顿地靠四肢挪到沈巍身边,沈巍全身上下都是伤,静静地躺在地面上,苍白的脸上挂满血污,胸口被冰锥刺穿的伤口汩汩地淌着血,他看上去和死了没什么区别。

 

“沈巍,沈巍……”赵云澜喘息着落泪,一边将沈巍揽进怀里,一边颤抖着用手去探沈巍的鼻息,他……他还活着,他还活着!赵云澜终于在此刻露出一个笑容,可他也没什么力气再动弹了,血清的注射虽让他在短时间内力大无穷,可一旦过劲儿,他就变成了一个重伤患者。

赵云澜感知到地面的震动,穹顶隐隐有灰尘石子砸在身旁,可赵云澜顾不得这些,他沉浸在失而复得的喜悦中,轻轻拨开沈巍额前被汗浸湿的碎发,神圣地烙下一个吻,还好啊,只要你在身边,我赵云澜也算是死而无憾了。

 

况且——他们尚且还死不了呢!

 

当柱子因地震从身边倒塌下来的时候,赵云澜抱着沈巍还轻轻地笑着,仿佛他此刻仍然坐在特调处的那张大沙发上而不是满是落石、断柱的地君殿里。

 

果然呐,赵云澜能当上领导还是有几分真本事在的。

 

千钧一发之际,楚恕之的傀儡线团住二人,倏然之间就将堂堂斩魂使和镇魂令主这两位大人捆麻花似的带至地君殿门口。

 

接着便只听得“轰地——”一声,整个地君殿即刻塌陷了下去。

 

赵云澜冲着老楚施施然一笑:“回去加工资,楚哥”

 

说罢,赵云澜望了一圈特调处众人的面庞,心头石落地,便护着沈巍,施施然地昏过去了。

 

 

04

赵云澜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已是在龙城医院。他足足昏迷了一星期,才转移到普通病房。林静和李茜马不停蹄地研究了整整三天三夜,才终于将抵消变异血清的疫苗研制出来,注射进赵云澜体内,才终于把人救回来。

 

赵云澜昏迷后,大庆背着赵云澜,老楚背着沈巍,几人带着圣器匆匆赶往出口,一路地动山摇。在一万年前麻龟和浮游两位大人的指导下,小郭用尽全身的白能量点燃了镇魂灯,自此,地星也终于拥有了自己的“太阳”,光明和希望在这片永世笼罩着黑暗的土地上第一次真正出现。

 

祝红将整个来龙去脉朝赵云澜解释了一遍,赵云澜点点头,目光却始终凝聚在病床上的人。

沈巍身上插满了各种管子,点滴缓缓地、缓缓地输入他的身体,一张脸惨白如雪,嘴唇没有一丝血色,若不是心电图规律而平稳地发出波动,他可真是半点都看不出活人气。

 

“大人身上的黑能量体系已经消失了,”楚恕之在一旁默默开口,“他现在就是一个普通海星人,所以这次重伤,虽然大人捡回了一条命,但是怕是把他的身体底子给摧毁了。”

 

赵云澜轻哼低笑:“那有什么,我养他一辈子”

 

“只盼着沈巍啊沈巍,”赵云澜轻轻执起沈巍没有输点滴的那只手,贴近自己的脸颊,好让那冰冷的手染上一些人类的体温,“你可要快点醒过来,我把你捧在心尖上,可受不了这种痛多久”

 

那鸦羽似的睫毛轻轻一颤,似是感同身受地体会到了这守护着他的男人的心声。

 

 

TBC

慢慢陆续放之前看剧时写的脑洞……很久没写文了……完全是为爱发电轻怕

下章失忆预警 就是想写萌萌的一根棒棒糖能骗走的巍巍

评论(23)
热度(196)
©青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