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兔

兔撩撩老师教你撩汉纸

【酒茨】大隐隐于市(篇一:糖葫芦)

【酒茨】大隐隐于市

 系列文

讲两个大妖怪行走于江湖、吃酒食肉,偶尔帮晴明打打小妖怪的故事

私设如山

OOC

 

篇一:糖葫芦

 

01

 

安倍晴明召他们来的时候,酒吞和茨木正在北岭的街上闲逛,字面意义上的闲逛。

 

自酒吞童子和茨木童子确定关系以来,这两只大妖便搬离了阴阳寮,转而去云游天下。只当安倍晴明遇到紧急事件需要他二妖之力时,才回来助阴阳师一臂之力。

 

比如现在。

 

大妖的脚程快得惊人,只一天功夫,就从遥远的北岭赶到平安京都。茨木童子用妖力幻化成人类的模样,隐去头顶双角,剩下那一袭白色的长发,瀑布似的垂在脑后,酒吞倒是不改他原先的模样,依旧把那头红发高高地束起来,身后背着他那从不离身的獠牙葫芦,只是变幻了那对妖怪才有的尖耳。

 

夜色如水般清寂,平安京都的大街小巷着实比那荒凉的北岭要繁华热闹得多。花灯悬挂、旌旗飘扬,车如流水马似龙,即使是已经入夜了,四处亦可见吆喝的小贩,包子的热气、酒的醇厚、肉糜的香味都交织在这片土地上,人们欢歌纵舞,笑语连绵。这也多亏了有如安倍晴明那样的阴阳师的守护,为本四处为乱的山精鬼怪们创造了一个家,谁又说酒吞童子和茨木童子不是受益者呢?

 

是安倍晴明让他们重生,培育他们长大。妖虽恶,但妖亦记情。虽说酒吞童子和茨木童子前世俱为茹毛饮血、令人闻风丧胆的大妖,纵是如安倍晴明这样段位的阴阳师,也断然是入不了妖眼的,但一日为阿爸,终生为阿爸!就像茨木童子,永远不会忘记是安倍晴明这个男人,没日没夜地带着他打悬赏封印和百鬼夜行,举着牌子去异世界的路边乞讨七七四十九天,才终于为他带来了他的挚友。

 

茨木正追忆往昔,一个没留神,听得脚边传来一声“惊呼”,低头一看,是个约莫五岁大的女娃,大概是没看清路,稀里糊涂地就撞在茨木童子的袍子上了。

 

两妖驻足。

孩子估计摔疼了,开始发声大哭。

两妖面面相觑。

 

茨木对微微蹙起眉头的酒吞露出尴尬的笑意,心虚地眨了眨那对琥珀色的眸子:“皆吾之错,挚友不必忧心,吾这就哄好这小娃!”

 

酒吞不语,只挑起眉看着他。

茨木蹲下身,把那女娃好生扶起来,孩子哭得满脸都是汗和土,一睁眼见环境陌生,哭得愈发厉害。茨木照曾在寮里看见过的姑获鸟哄孩子的模样,轻声呢喃了几声“不哭”“不哭”,只是完全不见效果,挠挠头,抬起头忧愁地看酒吞,也是一幅要哭的模样了:“挚友,吾只有吃小孩的经验,没有哄小孩的,吾没法子了。”

 

话音刚落,只听得几声急促的脚步声“踏哒踏哒”地沿着石板路而来,是个头发花白的老仆,脸上的表情,只要在阴阳寮里和姑获鸟相处过一段时间的都知道,那是孩子丢了急着找孩子的表情。

 

酒吞和尚且蹲在地上的茨木对视一眼。于是茨木把女娃从地上捞起来,放在臂弯里,酒吞上前去拦住老仆,解释了几句之后,老人家老泪纵横地把孩子从茨木怀里接过,连声向两人道谢。

 

妖怪向来是只行坏事、无恶不作的,但恐怕如今这世道也确实是变了。倘若这老人家知道眼前这两位又高大又强壮的男人实则是鬼族中最为强大的两妖之后,又会如何收场呢?

 

酒吞童子不屑一顾,携着茨木便要赶紧离去,只是茨木童子,倒是被老人家手中握着的一串颜色鲜红、色泽诱人的果实吸引住了,老人正在用那物事哄得孩子喜笑开颜,大妖目力极佳,看出那用竹签串起来的果实正是山楂,上面还涂上了满满的一层糖衣,看起来甜极了。也只有甜甜的东西,才能哄得孩子高兴罢。

 

这玩意儿,是叫“糖葫芦”吧?茨木想起来,在他仅有的作为人的童年时光里,他曾见有些与他同龄的孩童食用过。

 

“茨木?”酒吞见他出神的模样,也朝那方向望了一眼。

 

“挚友!”茨木童子一惊,回过神来。

 

“快走,与那人类相约的时间就快到了。妖族从不迟到。”酒吞淡淡道。

 

“是!”

 

02

 

二妖风风火火赶到阴阳寮,原是安倍晴明遇见了一层怎么打都过不去的妖气结界,姑获鸟最近休假逗孩子去了,大天狗又被那妖狐拐走,好几个月不见踪影。这才叫两妖前来相助,带齐了萤草、山兔、座敷,浩浩荡荡地出发,不消一炷香功夫,就一举攻破了那结界。

 

安倍晴明兴高采烈,嚷嚷着要奖励他们一人一个黑达摩,八百比丘尼朝他泼冷水:“脑子瓦特了?酒吞童子和茨木童子早就满级满技能了。”

 

晴明兴奋的脸一下子晦暗下来,怅然想,是吧,酒吞童子和茨木童子早就不是当时还需要他来庇护的小妖了,他们从来都不是。哎,毕业了的式神泼出去的妖啊。安倍晴明望着满院子打闹的妖怪,山兔和小鹿男在赛跑、蝴蝶精和樱桃三个姑娘在花树下跳舞、跳跳一家在与番茄和小白打闹……但总有一天,他们都会修炼成如酒吞和茨木这样的大妖,或许他们依旧会留在自己身边,或许他们也会远走四方,毕竟,在这山川大地上自由疾驰的才能称得上是真正的妖怪。

 

“喂,人类。”酒吞童子突然凑到晴明身边,眼睛却不离那被山兔缠住,正带着他一圈圈在庭院里转的茨木童子。

 

“何事?”晴明大惊,这猖狂的大妖何时转了性子,竟是愿主动前来搭讪了。

 

“本大爷想问你一个问题。”

 

晴明挥扇轻笑:“问吧,问吧,我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毕竟可都是靠你们,我才能通过那结界。”

 

“那街边贩卖的一串串红红的是什么东西?”

 

03

 

酒吞和茨木出阴阳寮大院的时候,晴明送他们下山。

 

远处的山,层层叠叠,在夜里淡到无处觅影,月亮倒勾在青枝上,唯有晴明和两大妖的轻语声惊起羽翮翩飞。

 

“走吧,中元节的时候,回京都来看一看。”

 

茨木朝人类阴阳师挥挥手,以示告别,撒丫子跟上早已先行一步的酒吞童子,两妖并肩走下石阶,月光把它们的影子拉得很长、很长。

 

晴明暗声骂了句酒吞“没良心的”,随后露出微笑,摇着扇子回寮去处理那一大家子了,有时候,可真羡慕那些做妖怪的呀。

 

星河高悬,山川寂静,夜风虽凉,但好在妖怪们不惧怕寒冷,现已四月下旬了,说来樱花早该是已匆匆地谢了,可山坡上推迟了盛开的樱花倒还是零零碎碎地盛开着,风一催,俱飘洒在半空中,有些则落在妖怪们的头发上。

 

酒吞停下脚步,茨木也跟着驻足。

 

茨木奇道:“挚友?”

 

“你角上落了花。”酒吞抿唇看着这毛手毛脚的大妖怪。

 

“哪呢,哪呢?”

“别动。”酒吞发声。

 

茨木立刻就乖乖闭起嘴,噤若寒蝉地低下头,风吹起他空荡荡的袖管。那粉红色的小花卡在茨木童子那残缺一半的角的断面上,倒是别有一番趣味。

 

酒吞童子心中觉得好笑,伸出手,巨大的鬼手捻起那小花,转眼就成了粉末,随着其他花瓣迎风飞往高处。酒吞看着这四散的花流,恍如看到时间的流向,人类何其渺小,妖生却何其漫长,前世的酒吞童子未能护得茨木童子周全,反而叫君为他而亡,这一世,又是茨木童子先他而来,费尽心血,攒齐妖气,只为换得见其一面。

 

“挚友,接下来,我们去哪儿?”

 

酒吞低下头,正瞧见茨木那双琥珀色的瞳仁,宛如这片星河中静默无声的星辰,总是在每个垂眸、回首处,熠熠发光,那片澄澈里是毫无保留的信任与依赖。

 

酒吞童子摸了把茨木的长发,沉声言:“大隐隐于市。”

 

 

04

下山的时候,花灯熄了,街边的摊子也早就都收了。昔时繁华,如今冷清,唯有酒吞童子和茨木童子这两只妖依旧。

 

茨木童子的老毛病又发作了,又开始满嘴夸酒吞英勇神武天下无敌才智双全,若没有酒吞童子,安倍晴明后年也突破不了那层结界云云,叨逼叨地俨然一副要把整个平安京都的百姓都给夸醒的模样。那么多年了,酒吞倒也习惯了,任他一个妖在那自言自语,自己翻身进了一所路边民居,十几秒后,又翻墙出来。

 

茨木童子口若悬河,正谈到酒吞童子的第七块腹肌的时候,酒吞童子一棍子插进茨木嘴里,他握在手里的,可不就是茨木童子心心念念的糖葫芦。

 

“挚……唔……友?”茨木露出一个疑惑的表情,舌尖尝到甜头后,便开始小口舔舐起来,粉红色的舌头在那浑圆的果实上来回滚动。

 

“甜吗?”酒吞问,喉头窜起一股火。

 

“甜!”白发大妖咬下一口,把那滚圆的山楂含在腮帮子里,咧开嘴笑了。

 

“慢慢吃,不够本大爷这里还有很多。”酒吞亮出鬼手里握着的一捆冰糖葫芦插杆,洋洋得意。

 

“挚、挚友!!”茨木看到那一串又一串的冰糖葫芦,兴奋得像个孩子,话都说不利索起来,不过还是照着本性朝酒吞念叨,“若是挚友想吃冰糖葫芦,只管和吾说,吾就是赴汤蹈火也一定为挚友取来,这种事情怎么能劳烦挚友出马呢?都是吾的错,吾……”


“闭嘴,茨木!”酒吞喝道,接着又低下头含住茨木的嘴唇,“我现在倒是比较想让你品尝一下我的糖葫芦。”

 

“如挚友所愿。”

 

这糖葫芦,果真是又甜又多汁啊。

 

05

 

翌日,平安京都又传出新的怪谈:夭寿啦!糖葫芦小贩发疯了!王八蛋王八蛋酒吞童子吃喝嫖赌吃喝嫖赌,抢了所有糖葫芦,所有糖葫芦,带着茨木童子跑路了!王八蛋王八蛋酒吞童子你不是人!你不是人!

 

这话传到了安倍晴明那里,晴明正和源博雅在下棋,听罢之后,笑:“他本来就不是人。”

 

篇一完

TBC

评论(11)
热度(100)
©青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