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兔

兔撩撩老师教你撩汉纸

【盾冬】求偶记(01~02)

Summary:设定在队二之后,队三之前,没有内战,世界和平,只有一只不慎被九头蛇变种光线射中的队长狗狗,幸运的是,他在受伤时被他的老朋友捡到了,并如愿以偿地带回了他寻找已久的安全屋。

 

这是个系列文~

汪汪汪,喵喵喵~

 

警告:oocoocooc

         兽化兽化兽化

 


--------------------正文------------------

01

 

史蒂夫感到有人正在拨弄他的头发,一双手,五根冰冷的手指,一齐揉弄着他。

 

他睁开眼却被突如其来的亮光狠狠扎了一下,眼前模糊一片,只能听见四周淅淅沥沥的雨声,雨点很小,但是在他的耳朵里却是“哗啦啦”的一片。于是他把眼睛眯成一条缝,小心翼翼地瞄了一眼,又是一眼,然后他无声地瞪大了眼睛。

 

史蒂夫看到他寻觅已久的冬日战士,正好整以暇地蹲在他眼前,表情淡漠,但眼中不乏关切。

 

他一下子激动起来,血气上涌,心砰砰砰跳起来,张开嘴大喊:“巴基!”

 

身经百战、意志如钢的美国队长在听见自己声音的那一刻惊得仿佛回到了被一只蟑螂吓哭的幼年时期。

 

他又试图喊了一声他失踪已久的朋友“巴基”的名字,饱含深情的,含情脉脉的,百转千回的。

 

“巴基!”

 

“汪汪!”

 

“巴基!”

 

 “汪汪!”

 

“巴基”

 

“汪汪”

好吧,事不过三。他努力地歪着脑袋看自己的下半身,他真的……真的变成一只小狗了?

 

美国队长还来不及思考人生,就感到身体一轻,他的挚友,失踪已久的冬日战士巴基·巴恩斯正抱着他从湿漉漉的泥地里站起来,黏糊糊的毛发夹带着血肉与土地分离的时候,即使巴基的手法已经非常温柔和小心,但他还是不可避免地感到身下一痛,“嗷”的嚎出来。

 

这可非常不美国队长了。

 

他感到巴基抱着他的手微微一颤,接着用眼睛去看他的下肢,喃喃了声:“你受伤了……”

 

史蒂夫觉得自己的心跳猛地漏了一拍,巴基的声音,还是像以前那样软软的,好听得他浑身的毛都舒畅地竖起来。

 

他眯了眯眼,“汪”地轻呼一声,把自己的两条脏兮兮的前腿摆到巴基肩膀上,好让受伤的那条右腿能搁在巴基的手掌上。即使变成了一只狗,他的视力依旧惊人的好,所以他仰着头,尽量把自己毛茸茸的脑袋贴近冬日战士的脸庞,他清晰地从巴基专注的绿眼睛里,看见了自己的模样。

 

耳畔突然响起复仇者们在聚会上一个一个喝的东倒西歪时,调侃史蒂夫的话:

 

“你们没人觉得Cap有点像那种大型犬类?”

 

“举手”

 

“举手”

 

“举手”

 

鹰眼干了一杯伏特加,哑着嗓子喊:“像金毛!瞧瞧他那头灿烂的金发!”

 

娜塔莎回道:“我觉得是拉布拉多,忠诚,大气,憨厚”

 

史蒂夫勾了勾嘴角,苹果肌微微鼓起来,端起酒杯敬娜塔莎。

 

“应该是哈士奇啦,嗝~”猎鹰倒在沙发上,晃着酒杯里的威士忌大声争辩着。

 

然而。

 

史蒂夫看到了一双蓝汪汪、水灵灵像两颗大葡萄的豆豆眼,毛茸茸的金棕色的耳朵乖巧地下垂紧贴着头,一颗脑袋又小又圆,哦,该死,他看起来就是只模样机灵又可爱的泰迪!

 

他刚刚是说了脏话吗?史蒂夫不想管那么多了,谁被变成了一只狗都会忍不住生气的!更何况是被变成一只与自己想象相差甚远的泰迪!他在网路上看到过这类宠物视频,下面总会有无数的小女孩在转发、惊叫、发小红心,而视频内容仅仅是两只泰迪狗在打架而已,打架的理由竟然是争夺在主人身旁那个枕头上睡觉的名额。

 

美国队长表示对现在这个世界很绝望。他们那个年代可从来没有想过仅仅拍只猫或者狗的视频,就可以得到成千上万的点击量。

 

他还知道泰迪有个很大的习性,可以称之为坏毛病吧,那就是它们非常非常喜欢黏人,非常喜欢,恨不得连洗澡都跟着你一起进淋浴房。

 

如果它们遇到了自己喜欢的人,那黏人这个属性将会被无限地放大。

 

所以史蒂夫觉得自己有些不受控制地受到了这个属性的影响,他被他喜欢了一个世纪的人抱在怀里,天,巴基是那么好看,巴基是那么好闻,巴基,巴基,他找了那么久,心心念念的巴基。

 

史蒂夫不由自主地蹬着那条没受伤的腿,使劲地往巴基怀里钻,拱了拱脑袋,使劲蹭着冬日战士的胸口,又热又痒的触感,使得巴基感到有些痒,那夹在他手指缝里的小尾巴也快乐地摆动起来。巴基说不出这是什么感觉,他已经很久没有体会过这种被人全身心信赖过的感觉了,自从和史蒂夫重逢后,自从他慢慢地恢复记忆以来,身体里属于巴基·巴恩斯的那部分正在慢慢复苏,但更多的,还是被重重叠叠的冰雪和黑暗覆盖着。

 

他甚至都快忘记,曾经,还有一个人,一个男人,是那么那么地需要他,信赖他,关切他,宠爱他。

 

他独自漫步在七十年的黑暗里,太久太久了。

 

巴基被这只摇着尾巴的泰迪逗笑,作势想去拍它的小脑袋,一低头却恰巧对上泰迪圆溜溜的大眼睛,是蓝色的眼睛,巴基从没看到过有蓝眼睛的泰迪狗,但是这双水汪汪的蓝眼睛让他想起了他的队长,巴基从小就爱史蒂夫的蓝眼睛,总是闪烁着坚定、勇敢、无所畏惧的光,让人不由自主地想要追随他,他从小就知道拥有这样一双蓝眼睛的人,终究会站到世界的中心,让所有人都敬仰他。

 

 

“小家伙,你想跟我回家吗?

 

巴基听到自己问,他的声音很柔软,就像不由自主柔软下来的心一样。

 

“汪汪汪!”“汪汪汪!”

 

 

02

 

   仲春的午后,不算太过强烈的阳光淡淡地洒在巴基身上,能清晰看见他蜜色的脸庞上细小的绒毛,眼睑微微耷拉着,长长的睫毛垂落下来,绿眼睛里填满了少见的温柔。他双腿上趴了只金粽色毛发的泰迪,毛色在阳光的渲染下亮得好似发光,小巧的尾巴乖柔地蜷在巴基的手心里,整个儿看起来像一团球窝在巴基怀里。

   就在十个小时前,史蒂夫还从没想过,自己如此顺利地就能进入他们寻找半年都无果的属于巴基·巴恩斯的安全屋,他想象了无数次自己与巴基再次重逢的场景,譬如在某个偏远的小国家里,他终于锁定到了巴基的GPS定位,找到了他,紧紧抱他,带他回家;又或者是在纽约人来人往的街头,他和巴基擦肩而过,他牢牢抓住了巴基的肩膀,紧紧抱他,带他回家;又或者是巴基终于想起了一切,主动来到了复仇者大厦找到他,他依旧会紧紧抱他,带他回家。

   可他从来没想过会是这样一幅场景,他成了那个被巴基紧紧抱住的角色,他成了那个被巴基带回家的人。

 

   虽然也没差多少?

   若是排除他还是只只会汪汪叫的泰迪,他会欣然接受巴基愿意带着他来到这间屋子的。

 

这是一个不大的屋子,甚至说很小,在纽约可租不到什么价格低的好房子。但巴基把它收拾得很整洁,一张床、一张桌子、一把椅子,只是四周的窗户都用报纸粘得密不透风,唯有一点点微弱的光会从缝隙里渗进来,房间里称得上是昏暗。

 

十分钟前。

巴基收了雨伞,让泰迪两只前肢攀着他的左臂,手掌依旧托着那条受伤的右腿,右手从裤口袋里摸索出钥匙,插进锁眼里的时候,楼梯口冒出个小女孩来,发出惊喜的赞叹时,他和巴基同频率扭头去看她。

女孩还只有12岁,对这样的泰迪犬没有任何抵抗力,她从楼梯上兴冲冲连蹦带跳地跑下来,眸子里全是喜爱,看了眼巴基没有丝毫波澜的眼睛,做了个不自觉的吞咽动作,小心翼翼又带着喜悦的问道:“詹姆斯哥哥,这是你的狗吗?”

 

什么?她叫他詹姆斯哥哥??

 

属于泰迪的独占欲恰如其分地发作了,兴许是扩大了史蒂夫心中原来就有的那些小心思:巴基是我一个人的,谁都不能抢他。

 

他有些不乐意地“汪汪汪”喊起来,用脑袋拱了拱巴基露在外面半截的脖子,呼出的热气洒在皮肤上。

 

“汪汪汪”快告诉她我是你的,快告诉她我是你的!

 

“是,他是我的。”巴基其实还没想好是否要真的收留这只他在雨天捡到的小泰迪,这只狗很喜欢他,他知道,他感觉的到,但他又怕自己没有能力照顾好它,又或者,小狗早已经有主人了。但他面对着女孩亮晶晶的眼睛时,还是下意识地回答了他想说的答案。

 

 奇妙。

 

     史蒂夫被巴基放到床垫上,他一点儿都不嫌弃泰迪身上脏兮兮的污水,拿来一大块干净的白毛巾为他细细地擦干净身体。

 

史蒂夫想,如果狗也能脸红的话,他此刻一定已经变成了一只麻辣小龙虾。巴基在擦他的身体,而他也毫无顾忌地摊开了身体,躺平任他揉搓。那温润的手指一点点拨弄梳理他毛发的感觉真是太舒畅了,他之前怎么说来着,巴基的一切都让他浑身上下的毛都可以立刻竖起来尖叫着有多喜欢。

即使他问不了,但他现在知道了,巴基一定已经慢慢地恢复了记忆,他想起来自己是谁了,他也会想起来史蒂夫·罗杰斯是谁。

史蒂夫趁着巴基到医疗备用箱里去捣鼓绷带的时候,拖着伤退连滚带扑地翻到巴基的枕头的旁边,用前爪掀开那白净的枕头,哦,那上面还沾着巴基的味道,那就像刚下完初雪的花园,还夹着带海风的清香和盐水的清新,并且带着一丝丝甜蜜蜜的水果牛奶香,他得感谢他现在已经超越普通人类40倍的嗅觉。

他以后会有更多机会,毕竟他可是只不黏在人身上就不能活的泰迪星人了。

 

史蒂夫果然在枕头底下发现了巴基的笔记本,说真的,用萨姆的话来说,只有你们这些老年人还喜欢做记笔记这样无聊的事了。

 

但史蒂夫知道的,这绝不是无聊的事,也不是像史蒂夫那样用来补记现代生活,这里面盛满的都是属于巴基的记忆,那些被九头蛇夺去,又被他唤醒的最美好的记忆。他知道巴基会想起来的,就如同他一直都知道即使他找不到巴基,巴基也能把自己照顾得很好一样。他也知道巴基不想他找到他,他当然知道,但是他就是想找到他,告诉他,你是有家的,回来吧。

敏锐的耳朵从紧贴着的状态一下子竖起,巴基要回来了。

 

史蒂夫有些慌乱,他做人的时候可从没有这么慌张过,不过谁让他现在是一只泰迪呢,他可还没适应好他的新爪子,于是他一紧张——好了,他现在发现自己竟一爪子捅破了那本笔记本里夹带着的一张光滑的纸,他把那张纸插在爪子上翻过来一看:哦。原来那是他自己的海报,美国队长的海报,他的小肉垫正拍在自己的脸上。

 

“嘿,小混蛋,你在干什么呢!”

 

 

TBC

 

    查阅资料的时候发现,有些狗狗的视觉和人的视觉不同,无法像人那样分辨各种色彩。我想在队长这只高举双标大旗的泰迪眼里,世界都是灰色的,只有他的巴基是彩色的XD。

 

 

PS:

已经确定要出一个合集本了~书名是《相见如故》。

主要文章是《我好像在哪见过你》以及番外【还没写完】,因为这篇文是我完结的第一篇比较长的原著向文章,也是耗尽了脑力和眼泪炖出来的文,想留个纪念。然后后面还跟了《三次爸爸发情》+《大学同学》+这篇求偶记三个治愈系小甜饼~~有虐有甜,让队长和冬冬不管以哪个方式相遇,都能相见如故。当然会精细地进行修改和补充~~XD

 

先开了个印调试试看,第一次出本很紧张辣QAQ,请大家多多支持,比心。

谢谢每一个能看到这里的小伙伴,晚安。


印调走这

评论(31)
热度(279)
©青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