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兔

兔撩撩老师教你撩汉纸

【盾冬 武侠AU】刀剑如梦(一发完)

之前和基友闲扯过的一个梗

违和感极其严重!雷!雷!雷!

大概是天龙八部的梗套在了神雕侠侣上XD

 

石狄赋X八纪【盾儿X小鹿姑姑】

 取名比写文难一万倍XD

大晚上的随便鸡血一下,希望别吓到人

 

 --------------------正文----------------------------

 

腊月。

 

天气像死人手指一般的冷。

 

地上、树上、瓦上。

 

都有雪。

 

——像是死人脸上盖着的白布。

 

走在路上的人,只要是多脱一件衣服下来,都感觉会随时冻死。

 

石狄赋也走在街上,路人们纷纷拿眼睛瞄他。

 

他是逆风而走的。

 

所以他的白色长襟向后鼓起,髙束而起的黑发拂动着,墨色的眼睛里沉重得像是再也见不到太阳的夜,两鬓旁夹着灰白色的头发,倒是与这漫天飘扬的白雪很是相配。

 

无边无尽的寒风像是夹着刀子凶猛地刮在他脸上。

他的人看起来就像是要去赴一场葬礼。

 

路人们看他,不是因为他在那么寒冷的天里只着了一件长袍,而是这素白的袖口绣着的墨黑色鹰状图,所有人都知道,他是京城里排名第一的大侠,是京城正义之派神盾门的首领。

而今天,他独身一人,去赴对家九头蛇给他下的应战书。

 

多年来,这位神盾门的当家都没有娶妻生子,尽管凡是见过他一面的姑娘们统统为之倾倒,江湖上总是流传着那句无论哪个江湖都会流传的名句:“嫁人当嫁石狄赋”。

 

亦有传闻,说这位大侠实则不喜女色,而是个龙阳之徒。

 

也有说法是石大侠心中一直有位美丽的女子让他魂牵梦萦,割舍不下。否则,为何每年的腊月,石狄赋总是要跑到离京城很远很远的洛阳去,不知是去寻找谁,又不知是去悼念谁。

 

人们在新年走马灯上,总是会画上关于这位大侠的奇妙传说,关于他是如何得到神功秘诀,然后从一个体弱多病的少年一举变成如今这壮阔雄伟的模样。

 

可烟花四溢、花灯明媚的新年里,从不见这位神盾大侠的身影。

 

陪伴他四处奔走的,唯有那只通体漆黑,眼神明亮的猎鹰和他从不离身的天下第一神器:拔出时会绽放奇异蓝红相间光芒的神剑“振金”。

 

可今天,今天是腊月的第一天,往往早在此时,在第一片雪花落在京城青瓦石上的时候,石狄赋就早该带着他的鹰,早早地前往洛阳城了。

 

是九头蛇的邀战书留下了他:

 

腊月初一,一个人,来御街。

不来后悔。

 

石狄赋将他的鹰托付给了神盾门里的好友,来自罗刹国的贡品娜塔莎。

 

女子一袭红杉如火,脑后梳如瀑长发,莹莹白指逗弄着猎鹰的翅膀,那爱美的鸟儿立刻欢快地把脑袋也蹭到娜塔莎的手里去。

 

娜塔莎问:“非去不可?”

 

石狄赋没有回答,只是腾身而起,飞燕般施展轻功远去。

 

娜塔莎心道,那杀手大概是九头蛇的最后一张王牌,若是门主以一人之力杀掉了他,那九头蛇帮派的覆亡就是必然。

 

希望他能毫发无伤地回来。

 

***

石狄赋踏上御街的第一步,就感到空气中已经布满了杀气。

 

他以为对方会从背后下狠手,但没有,石狄赋眼力所及范围内,看见那个全身裹成黑色的刺客蹲在屋瓦上,那模样更像只悄无声息的黑猫。

分不清是男人还是女人。

 

石狄赋莫名觉得刺客有些可爱。

也许可以留作神盾门用?

 

他的手岿然不动地按在剑柄上,双眼炯炯地看着对方那黑布上露出来的一双毫无感情的冷冰冰的眼睛,那双眼睛好看极了,即使是只有这样一双带着杀意和怒气的眼睛,也让人觉得拥有这么一双眼睛的人,一定是个美人。

 

有一片枯叶从他们两人中间被风带过,然后似乎是遇到了无形的一层火花,“刺啦”一声,竟硬生生断成两半,落在雪地上,是那么扎眼。

 

刹那间!

剑影如潋滟般亮起,如流星划破长空。

 

没有人能形容那一剑的锋芒和速度。那名为“冬日”的刺客形如鬼魅般迅速,雪光、剑光、月光融合在一起,构成一种摄心动魄的美感。

 

石狄赋躲不过这剑,所以他选择不动。那锋利的剑锋抵在他脖子上,这种锋利的金属质感割在脖子上的感觉是任何一个活人都会害怕的,那是冷漠的剑气、那是叫嚣着鲜血的杀气。

 

石狄赋感到有温热的血顺着脖颈淌下来,但他丝毫不感到害怕,他的“振金”已经出鞘,他的右手正牢牢地握着剑柄,剑尖抵在刺客的胸膛上,他只要稍微一用力,剑身就会没入心脏。

 

局势紧张极了。

 

很少有人能和神盾大侠打成平手。

也很少有人能在“冬日”的剑下活过三招。

 

这两个人互相瞪着对方,谁都不肯先撤回剑尖。

 

石狄赋眼看着对方的眼睛染上怒色,更加激起了他想好好看看这个传说中鬼魅般存在的杀手,究竟是个什么模样,是个大姑娘吗?非得把自己包得密不透风,是个好看的大姑娘吗?难道一掉下面纱,就会吸引无数的男人涌上来吗?

 

我一定要看看你是什么模样。

 

于是石狄赋先退一步,足尖点地,劲腰扭如乾坤,双肩几要着地,官靴上镶着的青玉与雪地发出“嚓嚓”的摩擦声,一个回旋绕到杀手的背后,拿“振金”硬如磐石的剑柄狠狠敲上杀手的背脊。

 

对方一愣,疼得倒吸一口气,大概是没想到声名赫赫的神盾大侠也会用这种偷袭的方式。

 

他大概是在面罩里喃喃自语了一句:“不要脸”

 

他紧紧攥着剑,长腿翻空,猛地连续使出十几个旋踢,他的转身实在太快,快到石狄赋甚至以为那是两个分身。

 

“叮叮——”

火花四溅,锋芒万仗,剑光如梦。

 

积雪被剑气猛地振开,破成一道又一道长长的痕迹。剑光四溅,“振金”沿着雪地划出长虹般的弧度,它的气势也如长虹一般,时刻变换着“蓝红”的光芒。

 

破风、割气、斩霜、刺骨。

而“冬日”的剑从剑鞘、剑柄、剑穗、剑把无一不散发着杀气的。

 

他们又过了几百招。

 

越是交手,越是肢体接触,石狄赋愈发觉得对方的招招式式都仿佛是他提前知道一般,而刺客,也仿佛能知道石狄赋的剑想往哪刺,格挡的掌法又是如何。

 

两人竟都生出些惺惺相惜的意味来。

 

黑与白,交缠在漫天雪花里,恍如一体。

 

几百招过下来,两人身上都有些破开的血口,刺客的真气虚浮,不如侠客那般淳厚,想来是身上一直有旧伤未愈。

 

“振金”终是天下少有的神器,石狄赋找准机会,一把用剑砍落了刺客手里的那把通体银色的剑。

 

一个剑客没有剑,他离败也就不远了。

 

果然冬日大怒,这怒意反而让他的头脑混沌起来,又或者是眼前这人过于熟悉的脸庞和熟悉的剑法让他一直处于混沌状态。

 

他早该下狠心,在一开始就杀了这个该死的大侠,不惜一切代价,他被那混账用剑柄狠狠敲击过的背部隐隐作着痛,真是个大力怪。要不是他死盯着男人不断淌下血的伤口和沿着血迹慢慢往下蔓延的敞开的领口,他才不会被一个正直磊落的大侠偷袭呢!

 

刺客不顾一切地扑上去,从身后又摸出一把小刀来,左手和右手互相交替,变着法地想要狠狠刺破大侠的脑袋。

 

不过,这个听起来就很严肃的大侠长得可真好看,虽然冬日长年累月地被关在地牢里,但九头蛇的喽啰们时常也会提起石狄赋这个他们的死对头。

 

他是个真正的侠。

 

石狄赋的剑也狠毒,但是却宏大、宽阔。

宇宙有多大,石狄赋的剑法就有多大。

他的剑是用来保护人的,不是来杀人的。

 

和冬日的不一样。

他心里想着,隐隐地有些自卑和难过。

 

这空挡让石狄赋给钻了,他们手上虽然不停,但“冬日”的破绽其实处处都暴露在石狄赋面前,他选中时机,猛地用脚踹飞他手里握着的尖锐小刀,接着丹田的真气逼到掌心,抬手,控制了四分力拍了出去。

 

他们是近身作战,这四分力足以重伤“冬日”,却不会杀死他,刺客霎时间被振得飞了出去,那一瞬间,石狄赋电光火石之间伸出手掀掉了“冬日”的面罩。

 

猎猎的风,

呼呼的雪。

 

那如瀑的黑发顿时倾泻下来,随着刺客的身体一齐飘扬在风雪中。

 

那是一张极美的面容,冰雪般苍白的肌肤,锋利如鹰隼的眼睛,仿佛涂抹了胭脂的嘴唇。

 

那是一个男人,是石狄赋最熟悉,此生唯一爱的那个男人。

 

他还是那么美,就像,当时他失去他时那般。

 

腊月的初一,八纪就在他面前,坠落下去,迎着漫天的白雪,黑发如瀑。

 

他徒劳地伸着手,眼前只有那人越来越远的温柔的笑意和旋转的白衣。

 

从此,他只穿白衣。

 

石狄赋足尖用力,点地无声,用尽了他全身最大的力气奔跑出去,他要接住他,他要接住他,他要带他回家。

 

“冬日”稳稳地落在石狄赋坚实温暖的怀抱里,他们身上都有血迹,对方的,自己的,谁也分不清是谁的。

 

“冬日”被他打出了内伤,“哇”地一大口吐在石狄赋的白衣上,鲜红的扎眼。

 

石狄赋悔得肠子都青了,跪在雪地里,牢牢地箍紧了怀里的男人,颤抖着声音问:

 

“八纪哥哥?阿纪……”

 

一瞬间,石狄赋像是又回到了他稚嫩的十六岁,回到了那个紧闭的山洞,那里有好心收留他,照顾他,温暖他,传授给他独门武功,并让他成为真正男人的八纪哥哥。

 

他们的双修和双剑合璧,若是当年八纪愿意出江湖一试,他和石狄赋绝对能成为榜首之人。

 

可刺客恼怒至极,爆出一口与他面容极其不搭配的粗口来:“谁他妈是你哥?”

 

“我是石狄赋,你是八纪,你收留了我,你教了我武功,我们一起长大的,我认识你一辈子了,八纪。”石狄赋攥住八纪试图挣扎的拳头,柔声道,“我会杀光九头蛇满门的,我会带你走,你不用怕了。”

 

他怎么知道他在害怕,这个男人为什么能用这么温柔的语气说出要屠人满门这种话来。

 

八纪的胸口还在钝痛,抱着他的男人的手正握着他的手,暖洋洋的纯正的真气正一点一点地输进他的身体,就是,就是这种感觉,他体内那股子冷冰冰的真气立刻活跃着燃起了火苗,像是等了好久,好久。他缺失这股真气好久好久了。是它,是他。

 

“可是我不记得你是谁了,我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他抬起眼,红润的唇瓣一张一合。

 

“没事,我会帮你想起来的,阿纪,你是我的,我不会再失去你了。”我们的大侠一板一眼地说着世上最动情的情话,肩膀如墙般宽厚,胳膊如铁般坚固,紧紧地圈着怀里失而复得的人。

 

“还有……”

 

八纪突然小小地出声。

 

石狄赋垂下眼,发现他那如冰雪般苍白的皮肤上突然染上胭脂红。

 

“我的面罩,被你打落了,所以,我要么杀了你,要么……”

 

他顿了一下,羞得满脸通红。

 

石狄赋突然起了恶意,他知道江湖上这些不成文的小规矩,当年在洞穴里,他的八纪哥哥可没少给他吐槽。

 

向来正直磊落的大侠,笑得灿烂如花:“可是你打不过我啊。”

 

“要么嫁给你,混蛋!”

 

刺客突然发招,狠狠地用牙咬住了大侠一直在输送真气的手,一大口牙印留在上面。

 

“阿纪,我会陪你到最后的。”大侠一点儿都不在意那疼痛,最痛的心伤已经慢慢地痊愈起来,他已无所畏惧,石狄赋用嘴唇贴上八纪冰冷的额头,继续低声喃喃着,“我会陪你到最后的。”

 

刺客看见大侠鬓角旁灰白的发,心里一疼,几次伸了伸手,终于还是,把那葱白如玉的手指搭在那颤抖的肩膀上,他的嗓子很哑,声音很低,

但对于耳力是普通人四倍的大侠来说已经足够了

他顺着心里的声音说:“小石头,别怕,我会陪你到最后的。”

 

-end-

 

彩蛋:九头蛇·全门·卒

          神盾门·大婚·张灯结彩


 

 绝对是打鸡血!!晚上十一点开始写,写到现在,写惯了欧美换换风格,我果然还是深爱着古!风!的!

 最头痛的就是取名字了,看官们都随意笑笑算了。反正我自动默认读出来的名字还是“Steve”“Bucky”hh

 写到剑戏打完后才突然发现忘记描述我冬的威武金属左臂了,古代真的有那么超神的技术吗???那这条胳膊绝对是超越暴雨梨花针的存在了XD

 

大概神盾门的成员:

 

门主:史蒂夫

门主夫人:巴基

吉祥物:猎鹰

美女刺客:娜塔莎

打铁厂+兵工厂:托尼

江湖百晓生:贾维斯

神医:班纳博士

远攻神射手:鹰眼

 

PS:觉得违和想要吐槽的人憋给我留言,在下blx少女实在遭不住啊。

跟我一起唱:来也匆匆,去也匆匆,恨不能相逢!


评论(65)
热度(110)
©青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