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兔

我多么希望
那是一句“我还活着”
就能抵消的痛苦啊

【盾冬】我好像在哪见过你(15)

队长失忆梗

设定在队三三年后,队长因一次任务,头部受到重击失去了所有有关巴基的记忆,此时,特查拉正好找到了可以解除冬兵脑海中密令的方法……

 01~03 04~05 06~08 

09 10 11~12 13~14



我以为旅人将我热情都燃尽,

你却像一张情书感觉很初级,

人们把晚来的爱都锁进密码里,

字正腔圆地撇清所有关系。

 

15

 

      夜,是巨大无缝的黑幕,将苍穹笼罩。

  

      四下安静无声,天上无星无月。

 

      史蒂夫没有睡着。

     

     他很累了。


     养一只猫的难度于他而言,和大战外星人的程度不相上下。一整天他都在忙着置办猫砂盆、猫砂铲、猫砂、猫粮,还去超市买了一瓶猫咪专用的沐浴露。

     他把泡沫倒在James柔软的毛发上,轻轻地揉搓着,突然喷射出水的花洒把猫给激怒了,一个抖机灵甩了史蒂夫满头满脸的水。史蒂夫自然不恼,却也没有普通主人那样快活地笑起来。

   他的心里堵得慌。像是有一块石头梗在他的喉咙上,难以吞咽任何一份快乐。

 

   他的猫是一只不足五月大的苏格兰小折耳,圆滚滚的脑袋,圆滚滚的眼睛,很有灵气,也非常黏人。它的名字是詹姆斯……

 

“James,James……”史蒂夫从猫的前腿后面把它环抱起,托住双腿放在自己的大腿上,倒了点猫粮在自己手上,凑到它的嘴边去,小家伙饿坏了,闻了两下就开始舔舐咀嚼。猫舌头的触感让史蒂夫觉得有些痒,他爱怜地用另一只手抚摸着猫的后脊背,梳理着小猫的毛发。

 

“Winter也很喜欢你,可他为什么抛下我们就这样走了呢?”

 

“James……你知道为什么吗?”

 

“他好像总有很多话埋在心里……不过也是,哪一个复仇者没有自己的秘密呢?”

 

史蒂夫得到的回应总是无限的“喵呜喵呜”,他却觉得很畅快,一些不能和萨姆、娜塔莎说的话,他自顾自地朝他的猫说着,他的猫依赖他、信任他、爱他,让他有种熟悉的感觉,被依赖、被信任、被爱,史蒂夫缺少这些东西太久了。

 

    “James,我和Winter才认识两天,我却总觉得他很熟悉,又有点陌生,他总是不愿意看我的眼神,他有秘密。”

 

 “我不该对一个新来的同事的隐私产生这种想要窥测的想法,这是不对的。”

 

 很久,史蒂夫都不能入睡。

睁开眼,亦或闭起眼,都是“Winter”一个人站在雪原中央的场景。他和Winter在这一望无垠的雪原里面对面地站着,彼此都冻得瑟瑟发抖。

史蒂夫想走过去,他大喊着“Winter”的名字。

 

可Winter却始终置之不理,仿佛那根本就不是他的姓名。

 

他慢慢地跪倒在雪地中央,绿眼睛迷茫地望着大片大片的白,那是让人怀疑他得了雪盲症一般的空洞。   

 

他在等什么人,可他不是在等史蒂夫。

 

    史蒂夫满身是汗地坐起来。脑海里开始走马灯般地播放起着白天和Winter接触的一幕又一幕,他有种在看别人故事的错觉,这些东西,不属于他。他应该…应该有比这更好、更珍贵的故事。但是他的脑海空荡荡的,他的心也空荡荡的,像是一个很胀大的气球,被突如其来的针扎破了一个洞,堕入了虚无的地狱。

 

快天明的时候,史蒂夫突然感受到脚边有团热乎乎的东西在蹭他。

 

是“James”

 

它的小嘴巴用力地扯着史蒂夫的裤腿,史蒂夫没办法,一边觉得惊奇一边又顺着猫的心意掀开被子,套上拖鞋,双脚接触地面,打开门。

 

走廊里安静得可怕,灯火倒是依旧通明。

 

史蒂夫现在不用担心那位绅士会突然地从哪个空气里冒出来说话了,星期五并不像贾维斯那样热情好客。

 

他蹲下身子,双手捧住“James”的半个身体,悄声问:“你想要做什么?”

 

James并不理会他,依旧用还没长全的牙齿扯住史蒂夫的裤腿,拉着他往一个方向前进。

 

好奇心害死猫。

但史蒂夫可不怕。做史蒂夫的猫更是不用怕。

 

史蒂夫走起路来很稳健,也很轻盈,完全不像是一个体重超过两百磅的超级士兵所能拥有的脚步,这也足以说明他在搏击和潜伏这一块下的硬功夫之深。

 

所以本是极为警觉,对周身的风吹、草动、滴水都能立刻机警地惊醒的冬日战士,此刻仍闭着眼,不安地挣扎在他慌乱的梦境里。

 

史蒂夫难以想象自己竟然就这样跟着自己的猫偷摸进了另一个男人的房间——Winter。

 

更令他难以相信的是:

他伫立在房间门口的时候,James用亮晶晶的眼睛注视着他,希望他能够进去,但是房门是上了密码锁的,史蒂夫可不知道Winter的密码是什么。史蒂夫听说猫能听见一些人类听不见的东西,即使是听力超过普通人四倍的罗杰斯队长,在听觉方面,恐怕还是得向他的猫甘拜下风。他想着,“James”一定是听见了一些他所没有听见的声音。

 

私下进入别人房间实在是件不太好的事情,但史蒂夫又确实是那个伪造了四次假证明的小伙子,他其实可没像报纸和历史书上写的那么那么古板又正直。他只跟着他的心走,现在他的心给他报出了一串数字,他理智上立刻否定了这四个阿拉伯数字。

 

但是手指却不由自主地触碰上那四个灰色的莹莹发着绿光的按钮键:

 

Zero-Seven-zero-four

 

0-7-0-4

 

“咔嚓——”

 

那是他的生日。

 

史蒂夫想起某天借用萨姆的手机时需要解锁屏密码,萨姆丢给他几个数字并告诉他:“

像他们这样老派的士兵,都喜欢用自己的生日或者亲密的人的生日做密码。”

 

    我,算是你亲密的人吗?

 

史蒂夫脑海中又立刻跳出另一个想法来否定自己:但是他的生日也是美国独立日的日子,也许Winter是一个非常爱国的士兵呢?

 

但无论如何,这密码锁都已在他心中埋下了一个导火索,让他能够知道,自己在Winter心中是占有一席之地的,而终有一天,这导火索,将成燎原之势,点燃所有的火焰。

 

房间里很黑,但史蒂夫的夜视能力极佳,月光冷清地打在地板上,铺出一条尘土飞扬的狭窄的光河。他一动都不敢动,甚至连大气都不敢出。

 

Winter像极了那个他在脑海里看到的躺倒在雪原中央的他。

 

绝望的、凄美的。

 

像是盛开的玫瑰花。

 

史蒂夫的目光如同粘在床上那个蜷曲的身体,再也拿不开。

 

他小心地移动着,希冀能离他更近一些,又唯恐惊醒他。史蒂夫知道Winter对外界的一切有多敏感,恐怕机敏程度不会亚于他的猫。此刻,他的脸上全是汗水,面孔惨白如纸,嘴唇却是被他紧紧地咬住,看来是有人教会他不该在睡梦中说些不该说的话,他下意识地绷紧了身体,就算是在令他极度痛苦的噩梦中依旧保持警惕。

他突然震动了一下,吓得史蒂夫以为他要醒来,还好他依然紧闭着眼,只是翻了个身体,最大程度地弯曲着自己的腰,整个人背对着靠门一边的史蒂夫,像是在睡梦中,也不愿让史蒂夫能离他更近些。

 

   他的十指都收拢抓紧了床单,身体压抑不住地开始发抖,他喘气喘得厉害,从头发丝到脚趾都在颤抖。

 

   史蒂夫在床的一侧立着,身体挺得笔直,眉间的刻痕皱得更深,他又能做些什么呢?他的心像是被一只无形的手紧紧攥住那样让他疼得无法呼吸,可他又能做些什么呢?

   他能拥抱住Winter吗?不能。

   他能揽住他的肩膀吗?不能。

 

   他甚至都不能触碰他。他甚至连一个简单的伸手都不能做。

   事实是,他根本就不该出现在这里。以一个什么身份,他应该以一个什么身份出现在这呢?

 

   月光突然照耀到Winter的金属胳膊上,那反射出一阵刺眼的光,史蒂夫眼中一闪而过的是Winter那只金属胳膊上画着的一颗星星。

   

   但那只是转瞬即逝。

 

   因为月亮,很快,又被云雾遮住了。

 

   四点四十分的时候,Winter才渐渐平息下来,恢复了比较平稳的呼吸。史蒂夫这才沿着刚才进来的足迹,一点,一点地退回自己的房间。

 

  他的猫早就已经在他的枕头上睡熟了。

 

  他的心起了一层不可忽视的涟漪,那是爱。

 

TBC

说明:

     这是我个人觉得我写的最认真,花的心血最多的一篇文了,真的是每天都绞尽脑汁地在想如何安排可以更妥帖一点。虽然以前一直写AU,但我其实是一直都更喜欢原作和想挑战原作一点的,可能功力和文力不够,对人物的理解也不够深入。ooc在所难免。

    作者确实也只是个冬冬苏苏苏,队长苏苏苏而已,但也尽可能地去把我所想展现的人物性格给展示出来,所以也一直把大段的笔墨花在心理描写上,一方面作者确实有这个细节癖,喜欢把所有东西,时间点,都一点一点地讲清楚,一方面也是希望传达给读者我对盾冬这个Cp的理解,通过各种形式的设定去传达我想表达的两个人之间的友情、爱情。

   

总之还是希望你们喜欢这篇文,并感动吧。感觉以前评论的姑娘都不来了呢QAQ……


完结本文后又可以开启甜蜜狗血之旅辣~其实是我内心的狗血之力已经招架不住了…当然这个文也是非常狗血的orz

大概还有五到六章完结这样。HE。

明天是冬冬和失忆队长待的第三天了。。。


送一只胖乎乎圆滚滚的詹猫,马丹,我迟早有一天会写猫化的!!!




评论(97)
热度(385)
©青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