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兔

兔撩撩老师教你撩汉纸

【盾冬】我好像在哪见过你(11~12)

队长失忆梗

设定在队三三年后,队长因一次任务,头部受到重击失去了所有有关巴基的记忆,此时,特查拉正好找到了可以解除冬兵脑海中密令的方法……

感谢之词不易言表。

还是更新吧,今天还是比较甜的一更。

01~03 04~05 06~08 09 10


 

11  

 

史蒂夫莫名地有一种安心的感觉。

 

繁华的纽约城,街道上吵吵闹闹,熙熙攘攘,他和冬兵肩并肩安静地走着,沉默得像是两个完全不认识的人。

 

但史蒂夫觉得踏实。那些因神秘的赫拉克勒斯巨人之帚而一扫而空的巨大空白让他多日以来都辗转反侧,躁动不安。

 

你是否知道心脏被人挖去的空洞感?

 

而Winter,他不爱说话,连与他视线的交流都鲜少。史蒂夫拥有最敏锐的观察力,他发现每次和Winter的简单对话中,Winter都不爱看自己的眼睛,甚至连瞥到自己的脸都会立刻躲开。但他的存在,就像他走起路来随着轻风带起的一阵阵清爽的薰衣草夹杂着海水的香气,令史蒂夫觉得舒服,舒服到很想把头埋进那光滑的颈窝里,深深地嗅他的气味。

 

史蒂夫对这样的自己很陌生。

 

就像昨夜,他本该提醒Winter那件湖绿色的衬衫开口处三颗松落的扣子,因为始作俑者就是他。但他却两眼发直地盯着那大片露出来的牛奶色的肌肤,说不出一句话。又如今早,他远远地就看见了那个在湖边看鱼的男人,不由自主地就想离他更近、更近一点。他从来不是会打扰别人,或是会主动邀约的人,更何况对方是仅仅认识一天都不到的新同事。他甚至快控制不住自己的手,去擦拭掉Winter嘴畔那些被他蹭得到处都是的苹果酱。他有种很奇怪的错觉,他仿佛做过这件事千万遍。

 

但他记不清楚,而Winter似乎也没有表示出丝毫他们曾经认识的痕迹。

 

他总是很得当的保持着那些距离。史蒂夫想靠得再近些,他便恰到好处地放慢速度,不远不近地跟在他身后,永远是一个肩膀的差距。

 

史蒂夫觉得自己大概有罪,他不该像个青春期男孩一样把新来的同事当成性幻想的对象。还是一个男性同事,他不应该是这样的人。

 

离那家旺达告诉他的宠物店还有些距离,他想着不应该在这样沉默下去,终于主动开口,他努力让自己看起来不是那么突兀:“Winter,没有冒犯的意思,我想……”

 

“27岁。”

 

“来自罗马尼亚。”

 

“受瓦坎达国王之托来到纽约复仇者大厦”

 

“有服役记录。”

 

巴基一句一句地如同汇报任务一般截断了史蒂夫想要问的问题,他太了解史蒂夫了,他的眼神,他鼻翼翳动的弧度,他无意识流露出来的叹息。他想了解自己,那好啊,我全部告诉你。

 

他一句话都没有撒谎。除了他的年龄,他在那些冰冷的、充斥着墓碑的梦里看见的,那数字一点一点地从那黑色大理石上浮现出来:1917-1944.

就让巴基·巴恩斯永远定格在27岁吧。

 

巴基甚至给了史蒂夫一个微笑:“队长若想知道更多,可以去档案库调查我的资料。”

 

档案库当然没有巴基·巴恩斯的资料,甚至没有冬日战士的资料。而巴基也咬定了史蒂夫不会去档案库调出自己的资料来看。他是一个绝对信任自己队友并且不会去窥探他人隐私的人。

 

史蒂夫有些尴尬地抿了抿唇,他张了张嘴想再说些什么,又默默噎回。他第一次觉得独属于美国队长的魅力似乎在Winter身上行不通了。

 

良久,他想了想,还是说:“不是工作时间,就喊我史蒂夫吧。”

 

仍然是一片沉寂。

 

   12

   

   Wendy’s House是一家受众面向广大儿童和年轻女性的宠物店。

 

   所以到达这家旺达曾经给他推荐的宠物店时,史蒂夫有点后悔了。

   

   他明显感受到身边的冬日战士散发出来的冷气。

 

  “这,是你的品味?”巴基想翻个白眼,从史蒂夫震惊的表情来看他似乎真的这么做了。

 

  “我以为,是类似宠物医院一样的地方,果然是小姑娘的推荐。”史蒂夫尴尬地用手挠了挠头发,咧着嘴冲巴基无辜地笑起来。

 

他,他……在笑。

冬兵有一瞬间觉得自己身体里的那个巴基·巴恩斯又鲜活地跳动了起来,史蒂夫冲他笑得那么开心,这是属于史蒂夫·罗杰斯的笑,可能再年幼一点时的笑容,可能是那场该死的战争还没来到的时候,巴基也记不清楚了,他只知道,这样笑着的史蒂夫·罗杰斯属于前一个世纪,属于他的巴基。

 

这个世纪的美国队长,从冰里第一次醒来的美国队长,和冬日战士交手时的美国队长,和复仇者们联手打败奥创的美国队长,在内战中与钢铁侠矛盾激化的美国队长,总是面容严肃的,眉间绕着化不开的结。

 

所以他被这笑容感染得几乎热泪盈眶。

 

那就放下一次吧,巴基。

放下一次你的面具,跟着你的心走,跟着史蒂夫·罗杰斯,那个布鲁克林永远不会放弃的小个子走吧。

 

冬兵率先迈入那扇被涂得和招牌一样粉红色的门,一屋子的猫猫狗狗,“喵喵喵”、“汪汪汪”地此起彼伏。

 

史蒂夫错愕地看着那双笔直又纤细的大长腿蹭地从自己身边掠过,倚在门框上朝自己眨眼睛:“还不快来。”

 

花儿是眼里的季节,芬芳是心中的一个季节。

冬日战士的这一抛微笑,融化了所有冰雪。 

 

甫一踏进门,史蒂夫就感到脚边一团热烘烘的东西扑了上来,低头一看,是一只奶黄色的小猫,喵呜喵呜地咬住了他的裤脚,他有些手足无措,抬脚也不对,伸手去把这小奶猫拨开又不对。

“他很喜欢你。”巴基如是说。

 

史蒂夫抬起头,脸颊微微泛红,Winter的声音其实很好听,软软萌萌的,明明是特意压低的嗓音,却让他显得柔和了许多……他该多和人交流交流的。

 

“来,小猫。”巴基弯下腰,轻轻用手指拨弄着脚掌还踩在史蒂夫鞋带上的猫,用右手攥住猫的后颈,轻松地将猫提起来,接着送进史蒂夫那宽厚的胸膛里。

 

“嘿,你得抓住它。”巴基提醒史蒂夫。

 

美国队长在面对可爱的小生灵时总是有些想施加更多善意的小慌张,直到那团温顺的小东西开始蹭他的胸肌,毛茸茸的爪子在他手心里蹦跶,他才渐渐冷静下来,露出一个像春风拂过柳枝那般的笑意。

 

“真不好意思,两位,詹姆斯就是这么不听话,喜欢到处乱跑,没有抓伤你们吧!”一位年轻娇小的女士从里间仓仓皇皇地冲出来,面带歉意。

 

“没事,他很乖。”巴基回道。他的心在听到“詹姆斯”这个名字的时候陡然加速,他努力保持着冷静的面部表情,上牙和下牙紧紧地挤在一起,肌肉绷得僵硬。

 

“请问二位需要什么,是来给女朋友买生日礼物?”温蒂小姐从史蒂夫手里接过詹姆斯,礼貌地进行询问。

 

“不,我想买些金鱼。”史蒂夫率先开了口,用手指了指巴基,“他很喜欢那些金鱼。”

 

温蒂小姐立刻露出一个“原来你们才是一对”的表情,惊喜地咯咯咯笑了出来。史蒂夫和巴基自然都读懂了这个微表情,巴基仍然不动声色地跟着温蒂朝水生动物的专区走去,史蒂夫倒是红着脸开口解释了:“不不不,我们只是同事而已,你误会了。”

     

     确实只是个误会,巴基想。

 

     那些快活的大尾巴金鱼在水缸里自由自在地游来游去,漂亮的水泡眼黑漆漆活像两颗大葡萄。巴基弯下腰,把眼睛贴近那透明的玻璃缸,目不转睛地看着那长长的水波和流动的水草,以及在其中遮遮掩掩的鱼。

     其实巴基并不是那么喜欢金鱼。金鱼的记忆只有7秒,这可真是对他最大的嘲讽了。但他有时候又有点羡慕金鱼,他在罗马尼亚的时候也喜欢去喷泉旁给那些在水底游动的鱼洒些面包粒,这些鱼啊,无情的很,每次都会用鱼尾甩他一脸水,在投喂的时候却又乖乖地凑上来等着粮食,他不怪它们,因为它们不记得他了。

     就像五年前他第一次和史蒂夫重逢时,他忘记了史蒂夫,甚至打了他三枪,那血从他的腹部渗出来,红色的,染满了他曾经一直嘲笑的制服。

     史蒂夫不会怪他。是啊,他那么爱他,怎么舍得会责怪他。

     就像现在史蒂夫忘记了他一样,他那么爱他,又怎么舍得会真正责怪他。

 

     失去记忆的金鱼,才能在水里总是游动得那么开心。

     

     “Winter,想要这一缸吗?我和你,应该可以扛走它。”史蒂夫也弯下腰,就在巴基的身后,温柔询问着,呼出的气全部喷在巴基的耳畔。

  

     好痒。

 

      巴基立刻直起腰,绿眼睛俯瞰了一圈,淡淡回应:“我只要两条就够了。”

      说罢朝温蒂小姐指了指那两条金鱼,他还是有些不由自主地会去做那些很幼稚的事。比如他选的金鱼,一条很漂亮却很小巧,一条也很漂亮,却比另一条大上许多。他都不知道自己若有若无地在暗示些自己什么。

   有必要吗?巴基。那只是两条鱼而已,用得着把它们想象成那是史蒂夫和你吗?

 

   温蒂小姐赠送了一个小小的玻璃鱼缸,塞进Winter的怀里。里面只有简单的水草和石子,巴基觉得这样就足够了,一直以来,都是这么简单的环境罢了。

   而一包小小的饲料被温蒂小姐推进史蒂夫的手掌里,向他眨眨眼:“好好帮你同事一起养鱼哦。”

    

   史蒂夫为两只手都抱着小鱼缸的Winter打开门,门外依旧是吵闹的喧哗的都市生活,也许马上又要迎来一场激烈的作战,可史蒂夫突然觉得,生活,有了新的色彩。

   他看的到,Winter抱起那只小黄猫时的姿态有多美好,他想着,也许连他自己都没有注意到,他的嘴角不自觉地流露出那么打动人的微笑,他明晃晃的绿眼睛闪着那么令人动容的光。史蒂夫现在知道了,Winter冷漠的外表下有一个比任何人都温柔善良的灵魂。

 

   巴基突然停住脚步。

 

   史蒂夫没来由地有些着急,迎上去问:“怎么了?”

 

   “你,喜不喜欢詹姆斯这个名字。”


TBC

13~14


感觉朝着狗血ooc的道路一路奔去了。。

这章还是比较大的一个转捩点,毕竟其实队长已经有点明白自己是喜欢冬冬的,但是这个爱也不能是特别深厚,只是因为多年以来爱着的习惯,而自然而然地会喜欢上他。


花了大量的笔墨去构造心理描写,剩下的情节其实也不算很多,完结还是指日可待的。


晚安。

评论(29)
热度(361)
©青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