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兔

我多么希望
那是一句“我还活着”
就能抵消的痛苦啊

【盾冬】我好像在哪见过你(10)

队长失忆梗

设定在队三三年后,队长因一次任务,头部受到重击失去了所有有关巴基的记忆,此时,特查拉正好找到了可以解除冬兵脑海中密令的方法……

尽量保持日更。请相信,作者的心与你们同在。

回忆杀预警。


01~03 04~05 06~08 09

10

 

天空渐渐明亮起来。他们沿着蜿蜒小道前行,几个穿着校服的青年人嬉笑着地骑着自行车从街道上飞快地掠过,一个落魄的黑人老乞丐倚着树昏昏欲睡,周围几乎全是高耸入云的摩天大厦,走到哪里看天空都是一条缝。

 

他们就这样漫步在清晨的纽约城中。肩并肩的。

像是从前一样,却又和从前大不一样。

    

冬兵偶尔会看看人群,但大多数时候始终低头看着一块又一块花纹迥异的地砖,恰当地保持着比史蒂夫远半个肩膀的距离,不算近,也不算远,普通同事的恰到好处。

 

沉默在两人之间蔓延开来。

 

史蒂夫依旧只穿了他那件普通的汗衫,壮硕的肌肉被勾勒得块块分明,裸露的小臂上还残留着颗颗清晰可见的汗珠。他走得也并不是很快,但走起来的样子很稳健,仍旧保持着他的军人做派。

冬兵记得曾经巴基·巴恩斯也和史蒂夫·罗杰斯一起肩并肩地漫游在纽约城的各个角落。不。不是肩并肩。是巴基搂着小史蒂夫的肩膀,缠着他要他陪他到很远很远的地方买甜甜的棉花糖。

时而,巴恩斯家的大少爷那两只尚且完好无缺的手臂潇洒地交叉在耳后,嘴里振振有词地唱着自己编的有关“史蒂薇”的歌谣,史蒂夫总是皱着眉侧耳倾听着那变了调的曲子,最后总能笑出来,他们没心没肺地笑倒在路边,好几个小时都一起坐着看人来人往、车水马龙的城市。

 

史蒂夫才是那个不爱说话的人,可巴基总会让他们之间生机勃勃。

 

时过境迁。

 

岁月改变了这个世界,也改变了他们。巴基少了一只手臂,史蒂夫蹿高了个头。

 

他们仍旧并肩走着,每个人怀着截然不同的心思。

 

拐过街角的时候,巴基隐隐觉得熟悉起来。直到四周的高楼大厦越来越少,绿意盎然的植物和林林总总的小平屋充斥着眼眶时,他才惊觉这是他和史蒂夫小时候来过的那家有着曼哈顿最好吃苹果派的小餐馆。

他确实爱苹果派和牛奶。罗杰斯忘记了他,却本能地带给他最想要的东西。

 

那是家足有一百年历史的餐厅了,比罗杰斯和巴恩斯走过的岁月还要漫长。

它的主人始终不肯重新装修它,任由它在风雨飘摇中成了历史的一座孤舟。可它很幸运,至少比巴基要幸运得多,它的味道,手工打造出来的最精美的甜品,始终是曼哈顿一绝,故而也始终没有为历史所抛弃。

 

人们总是偏爱那些甜美的事物。而不是像冬日战士那样,冷若冰霜而又苦涩无比的。

 

 

“这是曼哈顿最好吃的一家苹果派了。”史蒂夫向他介绍。

     “哦。”冬兵点点头。

 

“史蒂薇,这是曼哈顿最好吃的苹果派了!”巴基笑嘻嘻地用一只胳膊绕着史蒂夫的整个身躯,揉了揉他毛茸茸的金发脑袋。

史蒂夫一脸嫌弃地推开他,嘟囔道:“巴克,拿开你刚才糊过泥巴的手,我们乘车这么久,就为了来这吃个派。”

    

“你喜欢吃苹果派吗?”史蒂夫问他,推开屋子的门,那门已经很破旧了,吱嘎吱嘎像是一位要断气的老人。

“我,忘记它的味道了。”冬兵如实说。

 

“嘿,史蒂薇,快过来,”巴基已经一口气跑到店门旁,手啪嗒啪嗒地有节奏地敲打着门边的木质的廊柱,大声催促着仍慢慢步行的史蒂夫。“我爸爸从曼哈顿给我带来过一块,甜得好像要融化了,香喷喷的,我已经闻到了,快点史蒂薇!”

     史蒂夫朝他翻了个白眼,巴基永远都像个长不大的孩子似的,在他面前。只有小姑娘才喜欢吃苹果派这样的食物,他的巴基小女孩。

     

 “来两大份苹果派,料足一点。”史蒂夫对收银台前的老人说道。

  其实冬兵还记得这个老人,和他父亲长得很像。是个好孩子,依然在这大城市里坚持着父亲的本心。

   他跟随美国队长坐到B4的座位上,这让他的头有些微微刺痛起来。

 

“好吃吗?”巴基“呼哧呼哧”地大口咬着热腾腾的苹果派,烫得直用嘴呼气。

    “小心点,巴克。”史蒂夫就冷静多了,一边叮嘱他的巴基小女孩别被烫掉了嘴,一边拿起刀叉将完整的一块苹果派小心地分为四块。拿出一块用手帕包裹起来,他要带回去给还在医院值班的萨拉吃。

“我喜欢A5这个座位,它能让我看到C1那个漂亮的妞!”巴基下巴上都沾满了苹果酱,有些炫耀似的对史蒂夫说。

史蒂夫抬起眼无奈地说:“好,如果你喜欢,我们以后就一直坐这个位置。”

巴基从桌子那边跳起来抱住他,黏糊糊的苹果酱把两个人都搞得黏糊糊的,巴基大笑着:“太好了!史蒂薇,我就知道你最好了!”

史蒂夫有些无奈地用纸巾擦拭着肩膀,宠溺地笑起来。

 

   冬兵知道有些事情确实不一样了。他不能沉浸在七十年前的回忆里,现在是独属于他一人的回忆了。

他仍旧跟随着史蒂夫坐下,把贪恋的目光从A5那个空荡荡的座位挪开,逼迫自己盯着露在外面的金属手指。

“Winter,从前从没吃过苹果派吗?”史蒂夫突然问他,关切的目光流淌出来。

“吃过。只是,太久了。”冬兵尴尬地朝史蒂夫露出一个尚且算微笑的表情,“我知道,是甜的。”

     史蒂夫指了指自己的脑袋,说:“外人都不知道,其实我的大脑出了点问题……”

 

     巴基的心突然像乘上云霄飞车。

 

“我对过去的记忆都不太记得,但这家店,我还有点印象。”史蒂夫温和地对冬兵说。

 

确实是只有点印象而已,巴基告诉自己,他愿意向你坦白自己的记忆缺失,他在慢慢地向你袒露心扉,这不是个好现象。他了解史蒂夫,他是个非常注重隐私的人,不是过分亲密的人,史蒂夫绝不会将自己的记忆缺失如此敏感的问题透露出去半个字的。

何况是仅仅认识两天都不到的新同事,冷漠寡言的他。

 

巴基的心泛起了奇怪的涟漪。一种莫名的洋洋得意,瞧吧,即使他将我忘了一干二净,史蒂夫·罗杰斯还是会重新和巴基·巴恩斯成为朋友。然后又是莫名的怒火,他确实得承认,他一直都在对史蒂夫发火,为什么,你会忘了我呢?如果你再想起我,这段日子,将成为你一辈子的噩梦和愧疚,史蒂夫,你知道吗?

 

冬兵不给出任何反应,史蒂夫也并没有觉得多么尴尬,依旧自顾自地说着:“任务结束后,旺达很喜欢吃这里的甜品,听说是姑娘们的最爱。”

 

     原来,这苹果派的味道,已经不是巴基与史蒂夫的独享了。

     他拿着刀叉的手有了瞬时的呆滞。一种被剥夺什么的错觉击中了他的心脏,让他几乎难以下咽喉咙里滚烫的那块充满了甜味的派,很香甜,但喉咙里却有铁锈的血腥气,酸涩得往他鼻腔里灌。

     “Winter……”史蒂夫那双漂亮的蓝眼睛突然直直地盯住他,两片薄而好看的嘴唇叫着他那个陌生又熟悉的名字。

      他不解地用眼神看他。

      “你的下巴上,有苹果酱。”史蒂夫轻柔道,他似乎总是用这种对待易碎品的语气和他说着话,不管是失忆前,还是失忆后。冬兵对这种温柔,无法抵御。

       巴基下意识地伸出舌头湿乎乎地舔了一圈自己的嘴唇,把嘴巴一圈的苹果酱都卷进口腔里。

      “是下巴上。”

 

“是下巴上。”史蒂夫皱眉看着他。

 

 “哪里嘛?没有。”巴基灵活的舌头绕着唇瓣转了一圈又一圈,“没有就是没有了。”

 

“这里,傻瓜!”史蒂夫突然伸手,轻轻握住他的下巴,大拇指抹了一大把苹果酱,伸出手指,“看到了吗,这里。”

     “是这样吗?”巴基突然凑上前来含住史蒂夫沾满苹果酱的大拇指,饶有意味地吮吸着,抽出时还故意发出响亮的一声“啵” ,“你是说这里吗,小史蒂文。”

     “Jerk!”史蒂夫脸涨得通红,眼睛却是盯着那被巴基自己舔得粉嫩又红肿的丰满的水光淋淋的嘴唇。

 

     “恩。谢谢。”巴基有礼貌地点了点头,左手伸出拿了张纸巾,小心翼翼地擦去了下巴上的苹果酱。 

      “现在没有了……”不知为何,史蒂夫有些怅然若失。

 

      他们小口地吃着苹果派,静静地。

      依旧是沉默。

 

      史蒂夫再也不试图找出新的话题,他发现,无论他说什么,Winter总是不高兴的。他想大概是Winter确实一点儿也不喜欢他。

 

     太阳渐渐升到头顶,纽约城繁华依旧。

TBC

 



下章队长视角,太晚了,只能把买鱼留到下章。

写正剧就是要花点脑子和时间,比较慢。。。多年不写正剧。

白天沉迷工作,晚上十点半才开始写文,尽量日更,请见谅。

写文的时候本来要睡着了,看看奥夫太太那个倒带流的视频被虐回来了。真的是,大颗的眼泪掉往下掉。然后发现牙齿出血了。。。真的是虐吐血了。。。


晚安。比哈特。

评论(35)
热度(334)
©青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