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兔

兔撩撩老师教你撩汉纸

【盾冬】我好像在哪见过你(06~08)

队长失忆梗

设定在队三三年后,队长因一次任务,头部受到重击失去了所有有关巴基的记忆,此时,特查拉正好找到了可以解除冬兵脑海中密令的方法……

01~03 04~05


晚睡福利,请比心给勤奋的我。


06

 

    “我不喝牛奶,队长。”巴基与他直视,面无表情,声音亦毫无波澜,仿佛眼前的人真的只和他认识了不到几个小时而非一个世纪一样。

  尽管他的心小声地窃喜着:巴基,他还记得你喜欢喝牛奶。

  美国队长的手尴尬地悬在半空,两道眉毛蹙起来。他默默收回手,用怀疑神盾局内部是否出了内贼的眼光扫视着这杯牛奶,他的记忆里应该有一个人喜欢喝这杯白白的、温暖的液体,那个人也像牛奶一样又滑又软,像颗奶糖一般甜蜜。

 是谁呢?

 巴基看着他皱起眉头的样子,心头蓦然地一痛。

 你在想什么呢,史蒂夫,想…我吗?

 

“失陪了,队长。”他极有礼貌地欠了欠身,决定离开。

 

“对不起。”史蒂夫突然喊住他,巴基的身形几不可见的打了个激灵。

 

“Winter.”史蒂夫放低声音。

 

 巴基这才冷静下来,转过身,依旧很有礼貌地询问道:“需要我做什么?队长。”

 

“刚才在走廊的事,抱歉,我不该对你这么凶的,我有点儿失控。”史蒂夫已经放下了那个牛奶杯,“哐当”一声敲在巴基的心上。“不过,你记住,你得和其他人沟通好,免得造成误伤。”

“恩。”巴基低下头,深褐色的长发盖住他的半张脸,埋在阴影里,让人看不出他在想些什么。巴基其实很想告诉史蒂夫,除了你这个忘记我是谁的笨蛋,没有人,敢碰冬兵。除了你,史蒂夫,现在还是除了你。

 他转身就要走,史蒂夫又喊住他。

 巴基有点内心崩溃,史蒂薇小姑娘,还和以前一样爱操心。他的耐性被彻底磨光,没好气地转过头,问:“干嘛。”

他的人类右手被塞进一张名片,史蒂夫的蓝眼睛依旧像他曾经熟知的那样温柔而坚定,金发即使在阴影里依旧闪耀如阳光,他的左手轻轻捏住了巴基的右手,冲他微笑,告诉他:“这是纽约城很好的一个心理医生,对士兵的PTSD很有效果,你可以去找她。”

巴基觉得在史蒂夫·罗杰斯面前控制住自己的感情真的很难。毕竟,他们认识一个世纪了,他了解史蒂夫·罗杰斯的一切。他的一切善良,他的一切勇敢,他的一切温柔,他的一切爱意,他的一切悲痛,他的一切愧疚。正因为愈了解,才愈爱他,才愈想逃离。

巴基开始有点想嘲笑当初给他洗脑的九头蛇们。不管你们给我洗脑几千次,几万次,我的记忆丢失过几千次,破碎过几万次,只要见到史蒂夫·罗杰斯,巴基·巴恩斯仍会奋不顾身地爱上他。

他默默接过那张硬邦邦的卡片,小心地把手从那团温热里抽离出来,道了声谢谢,忙不迭地离开。他害怕,他会违背自己来这里的初衷。

让他自由,巴基,别想用自己的私心去束缚住他,你忘记自己当时想起来的时候有多痛苦了吗?史蒂夫,如果有一天真的记起自己,如果他知道自己曾经忘记过你,他会发疯的,巴基,别这样,别让他痛苦。

    忘记一个人已经是一道沉重的枷锁,倘若记起曾经忘记的,是你多么深爱的一个人,那悲伤又将是数以千计地加之于你。巴基背着这个枷锁,已经走了太久,太久。

 

史蒂夫再次凝视着他远去的背影出神,你到底是谁呢,Winter,我们,曾经认识吗?

 

07

 

史蒂夫是个喜欢把一切都掌握在手中的人,二战时,他就从不打没有把握的仗。但自从失去记忆以来,是的,他知道他的大脑中丢失了部分东西,只是他从没和任何一个复仇者说过罢了。他们都以为他还是好好的那一个原来的美国队长。

 

 

可事实并不尽全然,日子依旧每天都在过,他依然在早上准时晨跑,依然率领队员去攻破一个又一个九头蛇的老巢,依然扮演着美国队长的伟大角色,但他知道有哪里不对,就像是故土被暴风雪彻底埋葬,时光被泥土彻底封存,他从此是一个无家可归之人。

 

他失去了对自己的掌握力。

 

他容易发怒,看到九头蛇的余孽,他心中常常会窜出莫名的邪火,他非常恨九头蛇,非常非常恨,远比他对自己了解的还要多,可他却不知道为什么他这样恨他们,这让他无比的不安。

 

他更加孤独,他总是知道自己是一个没有家的人的,无论身处何地,无论身边的萨姆、娜塔莎、旺达是如何对他好,对他尊敬,但他都没有丝毫他属于他们,他们是你等待已久的家园的感觉。他甚至有时候会觉得自己有点儿可怜,伟大的美国队长竟然觉得自己可怜,他的归宿仿佛遗失了,他的灵魂是不完整的。

 

这让他苦涩不已。

 

特工13号偶尔会来复仇者大厦找他,他笑着应对,他们似乎是一对,他记忆中似乎有这个提示。但不对,有些地方不太对,比如说为什么是金发而非褐发,为什么是黑眼睛而不是绿眸,为什么他闻不到空气中甜甜的冰激凌的味道。

 

只谈过一次恋爱的美国队长不懂为什么。

 

而Winter,他是如此美的一个人。

    尽管他知道Winter是一个和他一样强壮的超级战士,但他还是只想用“美”来形容他,凌厉的美,绝望的美,从冰雪中诞生的美,他就像他的名字一样,是从风雪中破冰而出的人。

   他的头发是深褐色的,一双眼睛绿得如同世上最珍贵的翡翠,岁月在他脸上刻下痕迹,却一点儿都不妨碍这张脸令人觉得赏心悦目。何况那双总是很少说话的嘴唇,史蒂夫不知道Winter有没有注意到自己在偷看他舔嘴唇的举动,仿佛只要史蒂夫一靠近,这个看起来镇定无比的男人就露出了连他自己都不知道的小动作,那双被他舔得水光四溢的嘴唇粉嫩得像是四月里的桃花。

    史蒂夫的心为他加速,即使他知道这不正常。他不该对一个新来的战友产生这种怦然心动的感觉,还是一个男人,史蒂夫想,这不正常。

   

   但爱上,就是一瞬间的事。

   更何况,全世界只有史蒂夫一个人不知道,他爱他。只是没有一个人知道,这时光,能追溯到多久、多久之前。

   

   “Win…ter”史蒂夫站在原地,悄声念着这个名字。

    你好像很讨厌我。

 

 

08

 

巴基回房间的路上,在拐角处跌跌撞撞地碰倒一个人,对方的眼镜“啪——”地掉落在地上。巴基立刻弯下腰,替那打扮得斯斯文文的男人捡起来,抱歉道:“对不起,我没注意到这里有人。”

布鲁斯·班纳眨了眨眼睛,撑着腰从地上一骨碌站起来,低头笑了笑:“还好你撞上的不是另一个我。”

 

“你是班纳博士?”巴基看到那张温润的笑脸的一刹那便想起自己曾经在电视上看过关于绿巨人的报道,说实话,他还挺喜欢绿巨人的。

 

“我是布鲁斯·班纳,你好,巴恩斯中士。”博士推了推眼镜,温和有礼地回答。

 

 巴基也谦和地回道:“博士,请不要再叫我这个名字了,叫我Winter。”

 

“我们倒是第一次见面。”班纳博士有些内敛地微笑,“我听说了你和队长的事,真是令人遗憾。”

 

巴基看着班纳博士友好的笑容,心突然被一阵温暖包裹,他看得出班纳博士是真诚的人。班纳博士看起来就像是手无寸铁的普通人,很久没有除了史蒂夫之外的人,对他这样友好地微笑过了,他轻声询问:“你不怕我?”

 

班纳博士有些无奈地把嘴抿成一条线,眼神中有些巴基读不懂的哀伤:“我以为,人们总是更怕我一些的,Mr.Winter.”

 

冬兵第一次在外人面前露出属于巴基·巴恩斯的一面,他咧嘴有些恶意地露齿一笑:“博士,我还挺喜欢绿巨人的。”

 

班纳博士接话,他并没有觉得丝毫冒犯:“有时候这大家伙是挺酷的。”继而他将语气放缓:“但有时候,你要知道,他们都不是我们可以控制住的。”

 

巴基目不转睛地凝视着博士和蔼的面容,过了片刻才说道:“谢谢你,博士。不过这些,都得由我们去偿还。”

 

“中士,有时候该想想原来的自己会怎么做。”

 

     巴基与博士分别后便一直坐在房间里思考这个问题,原来的自己,原来的巴基·巴恩斯?

他有些自嘲地勾了勾嘴角,原来的巴基·巴恩斯早已经死在七十年前的雪地里了。然而脑海中却不由自主地刻画出七十年前的那个自己,他有时候会莫名其妙地嫉妒原来的巴基·巴恩斯。当他还是冬兵,他听到史蒂夫·罗杰斯反反复复地念这个男人的名字的时候,他就嫉妒他,嫉妒他一个人便霸占了史蒂夫所有的爱。而当他成为有记忆的冬兵时,他更嫉妒原来的巴基·巴恩斯了,因为有些事,他做不了了,但巴基·巴恩斯可以做。

比如吻史蒂夫的嘴唇。

比如夸赞史蒂夫的眼睛有多么漂亮。

比如和史蒂夫做爱。

    比如在史蒂夫忘记自己的时候,一个拳头挥过去大骂这个混蛋怎么能忘记了自己,然后再疯狂地亲吻他,疯狂地拥抱他,让他操进自己的身体一百次,一万次,让他好永远记住这个滋味,在他想起来的时候,咬他,打他,哭着让他保证再也不能忘记自己。再然后史蒂夫会亲亲他,对他说抱歉,他们依旧会坚持旧日的誓言:I am with you til the end of line.

 

所以啊,他真的非常嫉妒原来的巴基·巴恩斯。

因为现在的巴基·巴恩斯不能做到却想要做到的事,他都能做到。

 

冬兵曲着膝盖蜷在床上,白月光从窗隙中透进来,照在他惨白的面庞上。

 

纽约的夜,悄悄深了。


TBC

09

只有在写队长视角的时候,我才能……感受到一丝丝的喜悦与甜。

自从写了这个文,我看所有的盾冬MV,都是刀,还都是每把都能戳得你掉眼泪的。

下章依旧虐,可能有甜,大家只要相信不管怎么样的队长都会爱上冬冬就行了!可以和我多交流交流,比心。


晚安。


评论(35)
热度(485)
©青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