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兔

我多么希望
那是一句“我还活着”
就能抵消的痛苦啊

【盾冬】我好像在哪见过你(01~03)

队长失忆梗

设定在队三三年后,队长因一次任务,头部受到重击失去了所有有关巴基的记忆,此时,特查拉正好找到了可以解除冬兵脑海中密令的方法……


  01

 

巴基以为他醒来后见到的第一个人会是史蒂夫。

 

冬兵计划好的,如果他再也醒不来,他留给史蒂夫最后的印象也会是一个巴基式的微笑,足以宽慰美国队长的心。如果他能够醒来,他足够幸运的话,他会拥抱他的史蒂薇,抚摸他金色的短发,亲吻他可爱的面颊,告诉他巴基爱了你很久很久了。

 

所以当他睁开眼睛看到特查拉那张黑色的英俊的面庞时,他有些手足无措。

 

他陷在白色的床单里,特查拉的黑发黑眼睛黑皮肤衬得偌大的病房更加惨白。房间里格外安静,只有“嘀嗒嘀嗒——”的仪器声。

 

没有重生的喜悦。

因为史蒂夫不在这里。

 

“能给我些水吗?”他听见自己的声音喑哑得不行。又忽地想起特查拉的身份,忙在后面补上一句“陛下”。

 

 

“不必见外,巴恩斯先生。”特查拉伸手把水递给巴基,温和地微笑起来。

 

 

巴基整个人都沉浸在史蒂夫不在这里的失落中,以至于接过水的瞬间才恍然发现自己的左臂已经被重新安装上了,左臂上还画着一颗蓝红相间的星星,不由自主露齿微笑,这是史蒂夫画的,他认得他的手笔,这家伙。

 

他小心地啜饮起杯中的温水来,褐色的长发齐肩落在耳后。

像只柔顺的猫。

 

特查拉凝视着巴恩斯嘴边的弧度,轻声道:“巴恩斯先生,这是队长为你画的,他说你会喜欢的。”

 

“他是对的。谢谢您,陛下。史蒂夫现在在哪呢?”现在的巴基整个人又变得轻快起来,目光真挚地看向特查拉,也许史蒂薇真的太忙,错过了他的苏醒,他可要报复回去。

 

“巴恩斯先生,你现在觉得怎么样?”特查拉小心翼翼地开口询问。

 

巴基放置玻璃杯的左手突然猛地一滞,碎渣瞬息间落了满地。无论如何,他都是一个已经活了将近一百岁的人了,他明白转移话题和真正关心人的区别。

 

无疑,黑豹在转移话题。黑豹试图转移他的注意力。转移他对史蒂夫的注意力。

 

“陛下,史蒂夫出了什么事?”

 

他早该明白过来的,从他睁开眼睛的那一刻开始就应该明白过来的。史蒂夫·罗杰斯是一个严谨的、比谁都有计划的男人,如果他得知了自己有可能醒过来的消息,不可能不陪伴在自己身边。巴基有这种自信。唯一能解释他的缺席,并让特查拉做此掩饰的原因就是史蒂夫一定出事了。

 

巴基的心在胸口砰砰乱跳,无数的猜测在脑海里浮光掠影地飘过,他全身都像是被马蹄子狠狠碾压过一般,恐惧像是癌细胞扩散,在他脑子里长出难以忍受的肿瘤。情绪开始不能自控,双手几欲撕裂洁白的床单。巴基努力放缓呼吸,闭着眼破碎地吸着空气,问:“告诉我,陛下,他还好吗?”

 

特查拉为难地闭上眼睛片刻,又睁开。看不出他的表情有什么变化,黑眼珠里大概是同情和惋惜。

 

同情什么?惋惜什么?

 


他开口:“队长他很好。只是,他忘记你了。”

 

 

02

 

巴基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坐上飞机——飞向美国纽约的飞机。

特查拉那五个字犹如魔咒时刻萦绕于他耳边。宛同毒药,又好似解药。

 

他的通缉令已经解除,美国队长和其他的复仇者也已经重新回到了他们应该在的位置。巴基本应安安分分地待在瓦坎达,平静地度过他漫长的下半生,种草养花,也许还可以养一只黑猫。

 

他不是一直期许着这样的生活吗?

在没见到史蒂夫之前。

 

他孤独地窝在那个安全屋,当他找回名为“高兴”的情感时,他就会每日反复地去他的笔记本上看美国队长的海报,即使这个美国队长和他仅有记忆里的史蒂夫·罗杰斯相差甚远,他也觉得很高兴,那些莫名的暖意从心底如深藏地下的泉水般汩汩涌上。

 

因为他知道这个世界上总还有一个人记得他,记得曾经的巴基·巴恩斯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他总陷在矛盾里。他想起了一部分记忆,但不是全部的。但这些足够支撑起他对史蒂夫的爱,又或许,即使没有这些记忆,他还是爱着史蒂夫。

 

爱史蒂夫·罗杰斯是巴基·巴恩斯的本能。

 

巴基有时候想他应该让史蒂夫知道他还活着并且活得还不错的消息,让时刻为他操心着的美国队长能够安下心来做自己的事;但更多时候他坐在小小的屋子里,目光空洞地注视着墙角的阴影,想:他是九头蛇的武器冬日战士,不再是曾经的巴基·巴恩斯了,他双手染满了无辜人的鲜血,这样的他,怎么配站在美国队长身边。他不应该让自己这些破事再掺和进史蒂夫的生活。

 

毕竟,巴基·巴恩斯本就是个早就死去的人,苟延残喘至今的只是一个虚无的鬼魂。

 

但是他依然坐上了飞往纽约的飞机,蓝天和白云让他觉得这个世界还是很美好。

 

特查拉的话再次在他耳畔响起:“就在几个星期前,队长在阻拦一批九头蛇时,为了救一个孩子,舍身挡住了炸弹,新打造的盾牌又在之前恰好被击落,没有遮挡物而导致队长头部重伤,昏迷了一个月之后,他才醒过来,他什么都记得,除了你,巴恩斯中士。他把你忘记了。”

 

 

巴基·巴恩斯以为他人生可能遭遇的戏剧之巅峰已经上演过了,却独独没想到后面还有一出更精彩的戏码,只不过是他一个人唱的独角戏罢了。

 

就见他一面。巴基,就见他一面。然后你就离开,去更远的地方,这次谁都不会来找你了。

 

巴基·巴恩斯低下头,僵硬地挤出一个笑容,这值得高兴,不是吗?

 

 

03

 

飞机直接降落在复仇者大厦的屋顶上。

 

巴基以为出来接他的应该是萨姆,毕竟他和萨姆算是共同奋战过的战友。至少,他们有一个共同点,就是毫无保留无条件地信任史蒂夫,支持史蒂夫。仅需这一点,就足以让他们成为朋友。                              

 

所以当那美丽的女特工映入绿眼睛时,他有些猝不及防。

 

黑寡妇站在屋顶的草坪上,神情严肃地看着跳下飞机的冬日战士,因飞机降落而刮起的巨大的风扬起她红色的长发,如女神一般倨傲而冷静。

 

“还记得我吗?”娜塔莎用俄语问。

 

“记得,红房子,嗯哼?”巴基用英语回答她。

 

娜塔莎的面色“唰”地一白,又在下一秒恢复正常,红唇上下开合:“你都记起来了吗?”

 

这次她用的是英文。

 

“没有全部。”巴基冷静地回答。

 

“这里可又出现了一个失忆症患者,你有,什么想法吗?”女特工的语气渐渐放缓,开始变得温柔。

 

巴基尖锐地倒吸一口空气,眯起眼看了看头顶炽热的太阳,问:“我们能进去说吗?我有点饿了。”

 

“跟我来。”娜塔莎面不改色,转身向大厅走去。

 

“斯塔克愿意接纳我?”巴基跟上去问。

 

“这飞机是他派去接你的,我想他只是不擅长表示道歉,你的通缉令包括队长他们能重新回到纽约,都是他一手包办的。”娜塔莎的高跟鞋悄无声息地碰在光滑的黑色大理石地板上,她弯下腰从冰柜里拿出一盒牛奶递给已经坐在沙发上的巴基,继续说道,“他说你喜欢喝这个。”

 

巴基小心翼翼地用右手接过,避免自己还尚未能控制好的左臂捏烂这盒宝贵的牛奶。他两指并用,把吸管插入口子里。

 

娜塔莎看着他的样子觉得可爱极了,明明是一个能操纵几乎一切武器的顶级杀手却会为了这样一个简单的动作绞尽脑汁。

 

“你很可爱。”娜塔莎看着他微笑起来。

 

巴基动作一僵,换做以前的巴基·巴恩斯多半会风趣地打趣回去,可现在的他,做这个不适合。他只能慢慢地啜饮盒中的牛奶,感受到分量一点一点地变轻,就像那个人一点一点流失的记忆。

 

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连喝牛奶都会联想到史蒂夫,他真不该这样的。其实他一直都知道,史蒂夫失去记忆这件事对他的打击简直是毁灭性的。这件事时时刻刻压在他的心尖,只需再一点点的重量,就能让他粉身碎骨。

 

“没有。”巴基垂下头。“我没有任何想法。”

 

娜塔莎看着他凌乱的发丝,眼角的红痕,在心中叹息。

“他爱你,你知道吗?”娜塔莎问。

 

“知道。”巴基简短地回答。

 

“他醒来的前几天,是还记得你的。不过他意识到自己的记忆正在一点一点地丢失,所以他把自己要记得的东西都写在笔记本上,你喜欢睡觉的时候抱着他,你们喜欢在午后一起去公园荡秋千,他总是拒绝你的邀请,你喜欢喝牛奶。还有……”

 

娜塔莎突然不说话了。

 

她听见了电梯升起的声音。

 

巴恩斯淡定地注视着她的面庞,显而易见,他在心里已经做了无数次排练。

 

“你确定你不想告诉他你是谁吗?”娜塔莎最后一次问。

 

以陌生人的身份认识你,史蒂夫。

这对我们都好。

 

巴基郑重地点了点头。

 

 

 “叮——”电梯如宿命而至。

 

  “这次我们干的真漂亮啊哈哈,Tic-tac你说是吧哈哈哈哈”猎鹰的声音首先传出来,他还穿着战服,脸上挂着爽朗的笑容。

 

    巴基和娜塔莎立刻看向电梯。

 

   接二连三走出来的分别还有:史蒂夫·罗杰斯、斯科特·朗、旺达·马克西莫夫。

 

   其余三个人都在看见巴基的那一刻僵住,唯独史蒂夫,摘下头盔走过来。

 

   那写着大写的“A”的头盔“咯噔”一声落在巴基面前的茶几上,巴基抬起眼注视他的史蒂夫。

 

“你好。”美国队长露出笑容,不是史蒂夫的笑容。

 

“恩。”巴基淡淡点点头。

 

“你朋友吗?娜特。”美国队长微笑着转向静观的娜塔莎。

 

“他是…是…”猎鹰禁不住开始慌了,期期艾艾地开口道,眼神在五个人之间游移不定。

 

  “你可以叫我Winter,来自罗马尼亚。你好,队长,久仰大名。”巴基平静地开口,咽下刚到嘴边的“布鲁克林”,来自布鲁克林的是巴基·巴恩斯,而他并不是。

 

   “新队友,嗯哼?”罗杰斯转过头去看面色僵硬的其余人,“你们不欢迎一下吗?”

 

    旺达像是随时都要哭出来的样子盯着她和巴基交握的手,巴基拍拍她的肩膀,安抚道:“没关系,小姑娘,你好,我是Winter.”

 

   “Wanda.”她快速缩回手,控制了下自己的情绪,“您好。”

 

“Sam.”“Winter.”

 “Sccot.”“Winter.”

 

和猎鹰、蚁人的假装认识都相当短暂,巴基明白他并不是他们真正的战友。巴基同样知道他们其实都巴不得队长忘了他才好,要知道要不是巴基·巴恩斯,三年前根本就不会有那场操蛋的内战。巴基心里和明镜似的,复仇者们轻而易举地就可以藏起美国队长的笔记本,藏起他试图寻找记忆的举动。

其实巴基比他们谁都明白,史蒂夫·罗杰斯只有忘记了巴基·巴恩斯,忘记他带给他的幸福,忘记他带来了的那么多愧疚、那么多痛苦,才能得到真正的自由和解脱。

他该让他自由的。不能用爱的名义拴住史蒂夫,不能让他再在自己这个鬼魂身上浪费时间和情感,他值得更好的生活。他现在变得开心多了,不是吗?

可为什么他的心这样痛。仿佛要从内部撕裂他身体的每一个细胞,每一寸肌肉。

那明亮的蓝眼睛里再也不会有他的身影了。

巴基·巴恩斯再也不是史蒂夫·罗杰斯的唯一。

 

他的右手握住美国队长伸出来的手,轻轻晃了晃,然后他就立即放开。头也不回地离开大厅,星期五为他指示他的房间所在地。

 

不要留恋,不要贪婪,不要哭泣,但是要继续爱他,巴基。

 

史蒂夫呆愣在原地,感受着指尖残存的余温,冷冷的,就像他的名字:Winter——充满了冰与雪的凛冬。

 

“我好像在哪见过他……”史蒂夫喃喃自语起来。

 

     娜塔莎突然产生了一种罪恶感,她并不是这么恨詹姆斯·巴恩斯,即使他曾经朝她开了两枪。她在红房子时已经知道了冬日战士的存在,也看过基辅的那份资料。她明白他的身不由己和命运对他的不公,巴基的不幸从他离开美国队长的那一刻始,她原先认为,这不幸将会在他与美国队长重逢时停止。可她没料想到,命运当真会如此残忍。罪恶感和愧疚蔓延至她的四肢百骸,她还记得三年里队长每次提到巴基的样子,温柔的、爱慕的、悲伤的、心疼的,那让美国队长无比地像个有血有肉的人。从娜塔莎陪他回去瓦坎达,看见史蒂夫目不转睛地凝视着冷冻仓的那一刻,那个眼神,那种心跳,娜塔莎就明白,他爱他。

 

    她最后没告诉巴基的还有,他在笔记本上记下了:千万要记得你爱巴基·巴恩斯

 


ps:这篇已经确定出本,将收录在合集【相见如故】中~


04~05

评论(64)
热度(602)
©青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