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兔

兔撩撩老师教你撩汉纸

【盾冬 ABO】 三次爸爸发情被我撞见,一次他没有(下)

 




04

 

第三次是在我也成为复仇者其中一员后。

 

十八岁的时候我的第二性别分化成熟。我成了复仇者联盟里除了娜塔莎阿姨之外的第二个女性Alpha。

 

那么一个严肃的问题来了:我到底要给自己取个什么拉风的名字好呢?

我去找彼特(不是万磁王儿子的那一个)讨论,毕竟他出道也早,可能有些取名的经验。

 

蜘蛛侠支支吾吾了半天,有些生气又有些抱怨道:“他们最早的时候都叫我蜘蛛人,太难听了,我叫蜘蛛侠!”

 

“叫侠比较威风吗?”我咬着笔盖问。

 

“当然。”

 

好吧,我记下来:

 

蜘蛛侠、钢铁侠、超胆侠、黄蜂侠、神奇四侠。

 

不过我是个做事严谨的人,还要收集更多的样本。

 

我跑去问娜塔莎阿姨:“Nat,为什么你不叫寡妇侠??”

我跑去问史蒂夫爸爸:“Daddy,为什么你不叫队长侠??”

我跑去问巴基爸爸:“Papa,为什么你不叫冬日侠??”

 

不幸的是,除了彼特之外,所有人都齐刷刷地给予了我无声的白眼,甚至包括我的史蒂夫爸爸。喂!是不是亲生的啊!

 

没办法,这事只能告一段落。

 

不过我尚未达到能出任务的水平。平日里也就是和旺达姐姐一起弹弹吉他,或者去健身房打爆几个沙包,再者就是清晨的时候陪着爸爸们一起去跑步,不过姜还是老的辣,我完全跟不上这两个人的速度。举个例子说明吧,如果说以猎鹰叔叔跑一圈的时间来计算,爸爸们能跑一百圈,而我只有五十圈,唉,心疼自己。

 

 

偶尔雷神和漂亮的哥哥也会来。不过情况总是挺尴尬的,至少我是觉得挺尴尬的。

 

雷神披着那个莎士比亚风格的红披风满脸堆笑地喊着:“弟弟,弟弟。”

漂亮的哥哥皱起眉,高傲地背对着他,娇嗔道(所有人都这么认为,我不是一个人):“你滚,我才不是你弟弟。”

雷神绕到邪神面前,举起手里的炸鸡,放到邪神面前,继续喊:“弟弟,弟弟,这个很好吃的,中庭的特色菜。”

邪神嫌弃地看着那油腻腻的玩意儿,目带不屑,冷冷吐出一个字:“滚。”

 

雷神仍在喊:“弟弟,弟弟,我知道你不喜欢在大家面前吃这个,那我们回去吃好不好。”

 

邪神不再说话。

 

哦,原来他还真的是想回家吃独食。我学着娜塔莎阿姨一样向上翻了个白眼。说好的恶作剧之神呢?说好的高冷呢?说好的统治地球呢?我从小给洛基哥哥安上的偶像光环骤然碎成无数片飘荡寒风中。

 

炸鸡拯救人类。

 

其实我觉得幻视和旺达姐姐挺般配的。虽然幻视做的饭菜实在是令人难以形容,容貌也清奇得令人难以形容。巴基爸爸在家里都喊他紫薯,史蒂夫爸爸一开始不同意,后来巴基爸爸喊着喊着也便习惯了起来。但幻视非常有英伦绅士的风度,有点X教授的味道。

 

托尼叔叔告诉我这是因为他的一个很好很好的朋友和幻视合二为一才有的效果,向来总是面带轻松的托尼叔叔头一次,露出凝重的深远的表情,喃喃道:“小姑娘,真可惜,你没能和Jar打打交道……你一定会喜欢Jar的,他是最好的。”

 

我懵懂地点点头。是啊,真可惜,我和托尼叔叔都再也见不到Jarvis了。

 

幻视马上就要准备向旺达姐姐求婚了,托尼叔叔卯足了劲儿筹划着,希望他们能成功吧。我默默想,不过那个收废铁的可不好对付,没准儿一个不高兴就把托尼叔叔扔到西伯利亚去了。

 

“我倒是希望有一场盛大的婚礼。”我和萨姆叔叔一起坐在复仇者大厦的沙发上嚼薯片。

 

“你已经过了做伴娘的年纪了,呵呵。”萨姆叔叔嘴炮我。

算了,看在他还是个单身狗的份上,我就不和他计较了。我可是正直善良如美国队长的乖女儿。

 

“Sam,我爸爸们有没有盛大的婚礼啊!”我光着脚在沙发上蹦跶,薯片洒了一地。

 

猎鹰叔叔有些坐不下去地挪到另一个地方去了,招呼来小呆扫地。我不死心,跟着跳到他坐的那张沙发,继续问:“婚礼是什么样的啊?”

 

“那时候我们还在瓦坎达呢!”猎鹰开了瓶汽水,咕咚咕咚地往下咽。

 

 

“瓦坎达多好啊,风景美,还有一只黑黑的大猫咪。”我陷入回忆,小时候的记忆略有些模糊,只记得有只很大很大的黑猫。

 

“哈哈,姑娘,那可不是黑猫,那是瓦坎达的国王黑豹!”猎鹰叔叔像是听到了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话,大笑起来。

 

“他也参加婚礼了吗?”我问。

“事实上,甜心,你也参加了。”猎鹰叔叔回答。

 

“真的吗!!!”我立即兴奋起来。

 

“詹姆斯先生下你,再结的婚。”猎鹰叔叔肯定道。

 

“史蒂夫爸爸怎么求婚的啊?一定超级浪漫对不对!!”我开始变得一点都不像我在外人面前表现出的那种冷静端庄如美国队长的样子,开始在沙发上大吵大嚷起来。

 

“是的吧,具体我也不清楚,生下你之后詹姆斯就想回冷冻仓继续待着,你史蒂夫爸爸抱着你,在医院里把詹姆斯拦住,然后……”

 

我两眼放光地等着故事继续,却突然被一个女声打断,是星期五。

 

“紧急情况,紧急情况。”

 

我和萨姆对视一眼,立刻屏气凝神。

 

“队长受到了攻击,重复一遍,队长受到了攻击。”

 

史蒂夫爸爸!是史蒂夫爸爸!

 

我手里的薯片哗啦哗啦落了一地。我感到肾上腺素急速飙升,光着脚就冲向电梯,我要杀光这群该死的反派。

 

萨姆叔叔一把抓住我的胳膊,沉声道:“你留下,待在这监控他们的状况,我去支援。”

 

临走前他撂下一句:“姑娘,冷静点,你巴基爸爸也在,不会出事的。”

 

我颓丧地倒回沙发上。为什么我还不能快快长大,为什么他们总是要我当成小公主,我可以去帮他们的,难道他们要一直干到退休吗?我很怀疑他们会不会退休……天,为什么是我的史蒂夫爸爸,他从来都是最厉害的那一个。

 

脑子里回响着萨姆的话:“你巴基爸爸也在,不会出事的。”

 

过速跳动的心稍稍有些平静下来。

 

我让星期五调出现场视频。

 

然后整个世界都静止了。

我感到我刚刚恢复到正常水准的肾上腺素又重新飙升起来。

 

目不转睛地盯着屏幕。和这比起来,快银和我一起偷看的那些视频都算!个!屁!

 

“Friday,请告诉我具体的攻击内容。”我不知道我竟然强大到还能面不改色心不跳地下达指令。

“队长为了救巴恩斯先生替他挡下了对方砸过来的不明气体炸弹。不过现今已查明,那是一种催情剂,能让Omega在短时间内进入发情期。敌人瞄准了巴恩斯先生是Omega这点来下手,但是万万没想到。”

 

我第一次知道原来向来高贵冷艳的AI星期五姑娘也是一个段子手。

 

“那Alpha被打中之后,会怎么样?”

 

“我想效果只会更会猛烈,如您所见。”星期五用一本正经的语气告诉我,但我怎么想都觉得她此刻正在存档。

 

“他们在哪儿呢?”

 

“Boss已经将他们转移进了安全屋。”

 

“那时候就……恩??”

 

“并没有,罗杰斯队长以他惊人的毅力忍了下来,不过据分析他应当是不想让自己的伴侣被其他人看见。”

 

“那我们现在?”

 

“无妨,我是一个AI,您是他们的女儿,想必罗杰斯队长和巴恩斯先生都不会在意。”

 

我顿时对星期五姑娘崇拜得五体投地。

果然有巴基爸爸在,就不会有事。

 

下一秒,我捡起了薯片。

今天也在心疼辛辛苦苦穿好小鸟衣服拼命敢去支援的萨姆叔叔。

 

这是第三次撞见爸爸们那个那个。

不过我想吧,习惯成自然。我已经不会觉得尴尬了。偷偷告诉你们,星期五姑娘很贴心地也给了我备份了一份。

 

 

05

 

后来,我也渐渐参加任务。

 

晨跑的速度渐渐赶了上来,从超过萨姆叔叔49圈,到超过他69圈了。这进步让我开心。

 

虽然还是没有想好要叫什么侠,不过能用自己与生俱来的力量去打败那些破坏和平的大反派是我从小的梦想。

 

我现在大多数时间都住在复仇者大厦里,而爸爸们不一样。我之前说错了,他们确实是超级战士,但是他们也确实会老去,他们看起来也许比我大不了多少,但是他们确实是实实在在的一百多岁的老人了。

 

他们接的任务越来越少,两人成天黏糊在布鲁克林的老宅里。

 

娜塔莎阿姨打趣我说:“小蜜糖,也许你不用费心给自己编个名儿,你胸可比你爸还大了,穿那套紧身衣一定比他还性感!”

 

她言下之意应当是让我接盾。

 

我知道反派是永远都消灭不干净的。有超级英雄存在的一天,就有超级反派存在的一天。就像福尔摩斯和莫里亚蒂一般是对立而统一的存在。

 

我有些忐忑不安,虽然我也金发蓝眼大胸,有强于常人4倍的能力,但是我还年轻,缺乏像罗杰斯队长(是的,工作时间我也喊他队长)那样的判断力和领导力。

 

我有点想家了。

我是个行动派这点也像我爸爸。

 

我把哈雷机车停到小花园里。是啊,这辆车现在也属于我了。

 

事实上,很久以前,我偷偷来看过他们,现在他们出去都是走路,手挽着手,微风拂过巴基爸爸的长发,史蒂夫爸爸被弄得痒了,停下脚步,宠溺地用手去撩他的头发,巴基爸爸笑得眉眼弯弯,他现在越来越爱笑了。我跟在他们后面,看夕阳将他们两人的影子拉得长长的,史蒂夫爸爸揽住巴基爸爸的腰,一起坐在夕阳下的长椅上,看天边的云一朵又一朵地染上红色。(注1)

 

我的眼眶渐渐湿润。这就是他们想要的生活吧,世界欠他们的太多了。

从那之后,除非万不得已,我包揽下政府要派发给他们的所有任务。

 

我没有先敲门,而是驻足在花园里,透过干净明亮的窗户看着他们。有一瞬间我感觉回到了四岁的那个被巧克力包围的夏天,鼻尖萦绕着的是甜甜的核桃奶油拿破仑、淋满草莓酱的华夫饼、还有大桶的朗姆酒香草冰激凌。还是好想吃。

 

我是不是来错了时间?巴基爸爸又刚好到了发情期?

我猫着腰踩着小碎步偷偷靠近窗户,有轻柔的音乐声从窗户的那一头传来:它在唱:

 

城里有家小酒馆,小酒馆 

我的挚爱坐在那儿,坐在那儿 

边喝酒边笑 

 

他们在跳舞。

 

史蒂夫爸爸还是很笨拙,巴基爸爸被他踩了好几脚,不过他在笑,他在笑。

 

我真希望这一幕能永远定格下来。让这世界上一切的黑暗都不要再侵袭到这两个人。

他们不用说话,不用跳舞,只需要静静地看着对方,就很美好。

 

史蒂夫爸爸如此深情地凝视着巴基爸爸,有眼泪从巴基爸爸的眼角滑落,沿着细长的眼痕没入深褐色的发丝之间。我脑海里莫名地响起X教授曾经教我们的一首诗,来自阿拉伯的诗人:

 

当我把眼睛沉入你的眼睛

我瞥见幽深的黎明

我看到古老的昨天

看到我不能领悟的一切

我感到宇宙正在流动

在你的眼睛和我之间

 

我想,史蒂夫爸爸一定在巴基爸爸的眼睛里看见了幽深的黎明的光,而巴基爸爸一定看见了那古老的昨天。

 

他们就是我的整个宇宙。

 

我闭起眼,感受微风拂过我长长的金发,最后深深地呼吸了一口家的芳香。

我该离开了。他们会好好的。

我也该承担起我身上的重担。

 

一切,都会变得好起来。

 

-全文完-

 

彩蛋:晚上,我收到来自史蒂夫爸爸的短信。

 

短信如下:宝贝,我们都知道你一直都在。我相信你是最好的继承美国队长的人选,不要害怕承担,要勇于承担。努力去做吧,不要后悔。我们都爱你。

 

PS:我很谢谢你电脑里留着我和你papa的录像,让我能重温那一刻的美好。不过我已经删掉了哦,不要难过。

 

PPS:还有,你马上会有个新弟弟了。

 

-彩蛋完-


注1:其实来自机长文里巴基对寡姐说的那番畅想未来的话,也是我期盼的盾冬老年生活


注2:最后的诗歌选自阿多尼斯《我的孤独是一座花园》

 

没发情,怀孕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论再黄暴的女儿都比不过一个正直的老爸。

其实对盾冬的爱千言万语都借女儿的口表达出来,真的希望他们能就这样安安静静地生活在布鲁克林,没有纷扰,没有九头蛇,一世长安,白头到世界尽头。



明天(啊不今天)就是高考出成绩的日子了QAQ

所以,明天大概是不会更新辣,请给作者关爱【比心】

评论(38)
热度(648)
©青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