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兔

我多么希望
那是一句“我还活着”
就能抵消的痛苦啊

【盾冬 ABO】 三次爸爸发情被我撞见,一次他没有(中)

父亲节过去了,,,然而这个甜饼还是没有完。。。

我有罪ORZ

保证下一发肯定完结了!!!!


 



03

 

第二次是在我十岁从泽维尔天赋学校回来的寒假里。

 

圣诞节的氛围很祥和,我三岁之前都没过过圣诞节。谁让瓦坎达是个傲娇的国家呢?搬回布鲁克林后,我才开始知道原来世上有个叫圣诞老人的白胡子老头,不过可惜我已经过了相信圣诞老人的年纪了。

 

咦?你说二十岁在床上放袜子的人也很多?不不不,如果你也是我们学院的人,看见有个长翅膀的天使成天咒骂上帝,而那个尾巴长长的蓝皮肤的小恶魔却在每餐前都要虔诚地祷告。你也会对你的宗教观产生怀疑的!

 

说起来我真受不了Kurt每餐前都要进行的又臭又长的无声的祷告,除了快银的动作够快能偷两块鸡块吃,其他每个人都翻着白眼看着天花板。只有有一个人例外,我打哈欠的时候四处张望,奇怪了,那个看起来脾气很不好的小翅膀竟然会注视着小恶魔,深情款款的,仿佛那个恶魔才是他的上帝。

 

嚯!我一定要向收废铁的告发我们学校有人早恋!!

不过我没告诉史蒂夫爸爸和巴基爸爸,因为我知道他们也是早恋呢。比小翅膀和小恶魔早恋的年纪还小。

 

虽然我不相信圣诞老人,但该来的礼物还是会来的。

 

快乐的圣诞歌随着火鸡香一路飘荡,雪花像个晶莹的小精灵落在屋顶上,还有一棵很高很高的圣诞树。房间里的火炉烧的正温暖,噼里啪啦得响个不停。我试图靠近那堆温暖的火苗,却被巴基爸爸一手捞起来。他一字一句、一板一眼地说:“小孩子不能玩火。”

 

其实这种教育我不能干这事,不能干那事的白脸一般都是史蒂夫爸爸来唱的。我噗嗤一声笑出来,火光照得巴基爸爸的脸红扑扑的,烛光在他明亮的大眼睛里跳动。

 

我可拒绝不了他。没人能拒绝他。

 

于是我光溜溜的脚丫子蹬在他的铁手臂上,一使劲儿像只小猴子一样骑上了他的肩头,两只胖手捂住他的眼睛。他一点儿都不惊慌,反而用双手抓住我的脚丫子,好让我坐得更稳些。因常年握枪而起的茧子蹭在我脚底心,我笑趴在他软绵绵的长发上,好香,嘿嘿。

 

巴基爸爸的骨架比史蒂夫爸爸的小很多,肩膀也远没有史蒂夫爸爸来得宽厚。但我好喜欢趴在巴基爸爸背上的感觉,他温柔却凉丝丝的信息素仿佛冬日里的太阳,融化了我的整个心脏。

 

我真爱他。

 

然后门咔嚓一声被打开了。

 

我和巴基爸爸同频率地一齐抬头。

 

我猜那画面精彩极了,不然“文明地破门而入”的托尼叔叔怎么会惊呼了一声“哇~”

 

托尼叔叔是一个人来的。

 

不知为什么我觉得他比我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要高了一点,不过戴着围裙的史蒂夫爸爸从厨房里出来招待他并热情地递给他拖鞋的时候,他脸色一僵,死活不肯脱鞋。我好像明白了些什么。

 

我们绕过沙发去迎客。巴基爸爸依旧让我骑在他的肩头。

 

史蒂夫爸爸见了我们,眼中略有嗔怪之意。不过我没理他,好像巴基爸爸只有他能骑似的。托尼叔叔倒是爽快极了,直接塞了礼物袋子给我。我一把夺过,不是我见财眼开,是彼特哥哥告诉我的:托尼·斯塔克的礼物一定是好礼物。

 

“甜心,今年又漂亮了~”他亲密地喊着我。

我伸长脖子过去,给了他一个响亮的亲吻。

 

他夸张地大笑起来,可不知为什么我觉得他总是带着那么一丝愧疚之意。也许是我的错觉吧。毕竟托尼叔叔是买礼物给我最多的人,他一定非常喜欢我。

 

他高兴地朝史蒂夫爸爸和巴基爸爸打了招呼。史蒂夫爸爸热情地拥抱了他,而巴基爸爸依旧淡淡地点了点头,像他往常一般。

 

大人们,总是很奇怪啊。托尼叔叔推脱了史蒂夫爸爸邀请他留下来一起吃晚餐的请求,说复仇者大厦里还有一群小孩子等着玩过家家呢,娜塔莎阿姨一定和巴顿叔叔回他家过圣诞节了。所以我猜他在说幻视和旺达姐姐,没准还算上猎鹰叔叔,毕竟他到现在也没找着老婆。

 

临走前,他那双盈盈的大眼睛望着我们一家三口,抿了抿唇,笑道:“祝你们幸福。”

小孩子最能看出一个人的真心和诚意。他说的是那么真诚。我歪了歪头想,不知道他小时候有没有像我一样幸福的圣诞之夜,希望他有吧。

 

史蒂夫爸爸似乎被这句话深深地触动了。

 

他的金发在灯光下更加耀眼,释放出令人安心的信息素,温暖而强大。他三步两步走过来,长长的手臂一下子揽住我和巴基爸爸,刚刚还有些紧绷的巴基爸爸立刻放松下来,我随着他闭起眼一起窝进史蒂夫爸爸的怀抱里。

 

老天,我如此真切地感受着他们的爱。他爱他,他们爱我,我也爱他们。

 

这个圣诞节如此美好。巨大的烤火鸡还在炉子里滋滋地转着。可是就在此时……

我敏感的鼻子又闻到了四岁时那芳香的核桃奶油拿破仑、淋满草莓酱的华夫饼,还有大桶的香草朗姆酒冰激凌。这可比火鸡来得诱人多了。

 

还是熟悉的味道……难道巴基爸爸又!!!

 

我窦然睁大了眼,现在我大抵已经能明白这代表了什么。学院里,我和快银已经深入探讨了这个问题。他向我科普了部分“ABO”的原理,先是洋洋得意地向我炫耀了他是个Alpha【虽然我后来嘲讽了他更像Omega】,然后“嗖地——”把我带到离教室好远的湖边,神秘兮兮地告诉我:“你知道吗?我撞见过好几次我爸和教授的那个那个呢。”

 

“哪个哪个?”我疑惑极了。

 

“就是那个那个嘛。你看见你爸爸们在做的那个那个!”

 

“噢——我知道了,你早说是那个那个嘛”

 

“还好我速度够快,逃得也够快。我可不想被一边被教授脑教育,一边被我爸像玩金属球似的吊在空中。”

 

哇,他可真惨。这混合双打来的够酸爽。

像我们家就从来不家暴。还好我们家的星盾是地球上最高级的艾德曼合金,不是什么随随便便的废铁。

 

“总之,这个叫做发情,一般这种情况Alpha都会变得极其暴躁易怒。”哦,难怪史蒂夫爸爸掀了我们家的门。

 

“而且他的Omega会极其依赖他的Alpha。”哦,难怪巴基爸爸双手双脚都缠着史蒂夫爸爸,还愿意让史蒂夫爸爸插在他身体里。

 

“快银,你怎么知道的?你又没有Omega!”我忍不住好奇地问。

 

快银红脸的速度也比一般人快,几秒钟就红的像个煮熟的虾子。我穷追不舍,他只好支支吾吾地开口:“我注册了一个论坛,上面……上面都有写的。”

 

后来我哭着喊着求琴脑了他,才发现原来他看的都是他爸爸和教授的小黄文,哎,青春期的小男生。

 

好了,托快银的福。现在我脑海里全是爸爸们纠缠在一起的画面了。虽然我是个美国人,但我也只是个孩子好吗!

 

巴基爸爸和史蒂夫爸爸都惊恐地发现了这个事实。草草地对视了一眼,史蒂夫爸爸立刻把我从巴基爸爸的肩头抱下来,我知道他马上又要开始说:“宝贝,对不起,今晚你只能一个人吃火鸡了。”

 

好吧好吧,我帮你补完下一句:“因为你要去吃我的巴基爸爸了。”

 

然而……情况似乎和小黄文里写得不太一样。

史蒂夫爸爸没有变成大灰狼一下子扑倒巴基爸爸,巴基爸爸也没有像上次一样湿得像一汪水。

 

我坐在毛毯上,好奇地看着巴基爸爸立刻从茶几下的抽屉里拿出一个药瓶子,史蒂夫爸爸递给他一杯水,巴基爸爸三下五除二地倒了几片就着史蒂夫爸爸递水过来的手,咕噜咕噜地就咽了下去。

 

我目瞪口呆。这和说好的不一样啊!

 

房间里那股甜腻的巧克力味正渐渐消散。

火炉烧的正温暖,噼里啪啦得响个不停。屋外的雪,似乎停了。

 

史蒂夫爸爸仍然围着围裙,微笑着从烤箱里拿出了那只我早就垂涎欲滴的大火鸡。餐桌上真的有我梦寐以求的淋满了草莓酱的华夫饼、核桃奶油拿破仑。我跳上椅子,从水果篮里挑了最大的一个黑布林,咯咯咯笑着地递给巴基爸爸,他还有些难受,眯着眼躺在沙发上喘气。

 

我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写好的剧本突然被换掉。但我知道他最喜欢吃的就是黑布林,这会让他好受点的。

 

巴基爸爸慵懒地睁开眼,头发湿漉漉的,眼睛也湿漉漉的,看见我白胖的手里拿个黑不溜秋的李子蓦地一亮,我扑上沙发,把李子送进他红红的嘴巴里。

 

他朝我眨了眨眼,突然像是天上的烟花绽放一般绽放了一个笑容,唇角的弧度几乎弯到耳后。他的眼睛比焰火更辉煌,他的笑容比星辰更璀璨。

 

我一瞬间被那夺目的光彩迷得睁不开眼。

 

直到史蒂夫爸爸的脚步声接近,他清爽的气味融进我们之间,分别给我和巴基爸爸的宽阔的额头上印上一个吻。

 

“宝贝们,圣诞节快乐。”

 

这是我第二次撞见爸爸的发情。不过这次一点儿都不尴尬。

 


TBC



可怜天下父母心。。。

评论(34)
热度(483)
©青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