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兔

兔撩撩老师教你撩汉纸

【Evanstan ABO】黑桃K(01)

【Evanstan ABO】黑桃K


一切的RPS都是YY

一切的RPS都是YY

一切的RPS都是YY


OOC OOC OOC


警告:年龄差/养成系/控制欲/后期轻微DS/狗血


这大概是个关于救赎和爱的故事。

 

01

 

夜色朦胧,连月亮都没有的枪林弹雨里,Chris不知怎的就看见了那辆无端被击中的小汽车,他手心全是汗,枪口冒着白烟,周围是护着他的保镖。

 

枪声四起,到处都是子弹穿过血肉的惨叫声。有自己帮派的人,也有对头家的。

 

车里有女人发出的尖叫声,然后Chris听见子弹噼里啪啦打在挡风玻璃上,接着是一声刺耳的刹车声,像他小时候和Scott看的那些电影一样,被打爆了轮胎的汽车失去控制,冲破了环山公路的护栏,跌跌撞撞落下悬崖。

 

大约十二秒后,Chris在心里默默数着。一声巨大的落水声由下而上传进他敏锐的耳朵里。就算没有月亮,他也能想象到那高高扬起的海波,重重拍打上崖壁,一圈又一圈的白色水花泛开,然后那辆无辜的倒霉的轿车,渐渐的,悄无声息的,在这个天寒地冻的冬夜里,沉下去,沉下去。

 

但就像Chris不知怎的注意到这辆无辜被卷进来的汽车一样,他浑身的信息素不知怎的蠢蠢欲动起来。在他摆脱了恼人的青春期后就再也没有出现过的躁动、不安席卷了全身。

 

他嗅的出那车里有一个女性Omega和男性Alpha,还有一个……还有一个尚未性别分化的孩子……

 

Chris在所有人的惊愕中,飞快地跑出保镖们的包围圈猛地发力像个超级英雄似的跳进那冰冷漆黑的海水的时候,和他们想的其实是一个问题:我是不是疯了?

 

也许是出于愧疚和似曾相识,Chris在自己下坠的过程中想。他在家里养狗,甚至喜欢亲自给他的狗洗澡吹毛,但他也绝不会说自己是个好人,他杀了不少人,也指使人杀了不少人,毕竟他头顶着“黑桃K”的王冠。

 

可Chris不喜欢杀无辜的人。他可不相信那些操蛋的命该如此。

 

他扎进海水犹如一只动作优美的海豹。

 

冷,是Chris的第一感觉。四面八方的寒气随着海水灌进他的身体。

 

Chris立即飞快地摆动自己长而有力的四肢,甩下腰带上拴着的各种枪支。他绝不是敢贸然跳下来的愣头青,仗着自己长年冬泳的习惯,Chris很快适应了这对常人来说难以忍受的寒冷。加之他极其出色的感官能力,他迅速找到了离他大约十米左右的轿车。

 

褪去寒冷的袭击,更多涌进心头的是担心,希望那孩子能多撑一会儿。Chris加快蹬水的频率,其实他也不知道自己的自信从何而来,就一定笃定那个孩子没有在乱枪中被射死,或者被冰冷的海水所吞噬。又是那股可怕的直觉,心底有个声音告诉他:“上吧,Chris,他在等你。”

 

这是Chris第一次救Sebastian。

说是愧疚也好,说是偶然也罢,总之命运的齿轮从这开始转动起来。

 

“说实在的,这孩子能活下来简直是个奇迹。”他的首席女医官Emily从手术室疲惫地走出来,解开口罩。

 

手术进行了十三个小时。

 

正好够Chris处理完高速公路混战的相关事项以及打捞那辆轿车并伪装成意外事故的后续安排,对了,他还顺便回家洗了个澡,又换上了他那副衣冠楚楚,西装革履的样子。

 

不过他还没来得及浏览Anthony给他传来的那孩子的背景资料和有关孤儿院的安排说明。

 

 

“他怎么样?”Chris双手插在剪裁得体的西装裤里,站得笔直,问。

 

Emily耸了耸肩,说:“子弹已经被取出了。脱离了生命危险,但打断了一根肋骨,你知道的,少年的肌肉薄,他的肺被打穿了。”

 

“他妈妈当时将他牢牢地护在怀里,”Chris一边回忆一边张开双臂朝女医官摆弄姿势,“这样,也没能挡下子弹吗?”

 

“不知道,不关心。他的运气已经足够好了。”Emily颇带着不满,目光锁定了Chris那张玩世不恭的脸,“Chris,顺便一提,我还看了任务简报,你是不是疯了,为了这样一个随随便便的倒霉蛋,你居然就跳海了?恕我直言,这不是你作为K该做出来的事……”

 

“医生。”Chris的表情瞬间冷下来,眼睛眯起来,西装衬衣下饱含力量的身躯散发出Alpha强大的攻击性信息素,他抿着唇,平淡地说着每一个单词,可每一个单词都仿佛是一把尖锐的刀,锋利,闪着寒光,生冷,不留情面,“不该说的东西,永远都别说。”

 

Emily看不到半点刚刚那个手舞足蹈的年轻人的影子。

 

她刚想开口才发现自己的两瓣嘴唇颤抖地都说不出话来。

 

“Yes,Mr.Evans”她不由自主低下头,双手递上少年人病情的有关记录。

 

等候着K的指示。

 

Chris没有接过,只是漫不经心地扭动着大拇指上象征着家族地位的宝蓝色的戒指,徐徐地开口:“Emliy,你是我的朋友,但记住了,我想让他活着的人,就必须活着。同样的,我想让他死的人,也不会活着。”

 

她急促地点了点头。

男人终于接过那叠白纸。

 

首席女医官闭着眼飞也似的逃离的时候想,她刚才居然还会相信Chris Evans是个尚有感情的血肉动物,他不是的,任何成为“黑桃K”的人都不会是。他不会爱上任何人,他不会。

 

Chris走进Sebastian的病房。

是的,这个被他从十几米深的海水里捞上来的小不点叫Sebastian Stan。

“听起来像个东欧国家的人。”Chris摸了摸自己下巴的胡子咂着嘴想。

 

明明是被他第一时间救上来的,Chris却成了最后一个看见Sebastian的人。

 

他被擦得锃亮的意大利纯手工黑皮鞋踩在厚厚的波斯毛毯上,没发出半点动静。不过Chris确信就算他在这里跳个《大河之舞》,这孩子也绝不会醒来。

 

可他还是蹑手蹑脚地走路,生怕惊扰了这个小男孩。

 

穿过了大半个房间,Chris才来到病床前,男孩已经十四岁了,却格外的小巧,那么小的一团,像坨棉花糖似的陷在柔软的被单里。

 

这是Chris第一次看清Sebastian的模样,以至于不管过去多少年以后,他的眼前仍总会浮起初见时的场景,这让他无处安放的保护欲再度膨胀,让他坚硬的心倏地融化成一滩水,也让他眼里突如其来的阴翳渐渐消散。

 

厚厚的窗帘被拉得严严实实,分不清是白昼还是夜晚。

 

昏黄色的灯光柔美地给少年人惨白的面庞打上阴影,

失血过多让他显得过于苍白。他的头发是略微带着些卷曲的深褐色,一张娃娃脸,带着些肉嘟嘟的可爱,下巴随着轻柔的呼吸一起一伏着,有个很可爱的凹陷,Chris忍不住想去抚摸那个地方,以及,那张嘴唇,Chris的目光向下移动,他还记得在黑暗的海水深处,他吻上这男孩时的触感,他以为一定是咸涩和冰冷的海水味,可意料之外,不是的,男孩的嘴唇柔软极了,甜蜜极了,像块草莓软糖。

 

而Chris恰好很喜欢草莓软糖。

 

现在他才可以细细地打量这块草莓软糖,他几乎可以想象当那两瓣花朵似的嘴唇恢复血色时,该有多么红润饱满多么——想让人亲吻。

 

他现在开始觉得自己有点像个Anthony跟他说的那些喜欢圈养还没分化出第二性别的男孩、女孩的老变态了。

 

Chris往后退了一步,坐在摆在床附近的沙发上,开始看那叠资料。

 

-打穿了一根肋骨

-肺被开了一个洞

-严重的肺炎和发烧

-寒气入体,百分之九十的落下不可逆转病根的后遗症

-比常人更弱的体质

-甚至不适合运动

 

Chris皱起眉。

即使这里只有一个尚处在昏迷中人事不省的病人,他还是坐得像棵松树一般笔挺。

 

他可比这个男孩幸运多了。Chris想。当那些子弹贯穿车窗的时候,有些东西触发了他脑海里最深处最隐秘的记忆。他的心理医生认为他应该将年少时的这段记忆彻底忘却,他也觉得自己应该已经忘记了。可那场不知过去了多久的枪战依旧如个不速之客一般横冲直撞冲进他的大脑。何其相似,他的母亲张开双臂,血肉之躯成了世上最无坚不摧的堡垒,他毫发无伤,而他的妈妈,千疮百孔地死去。

 

哼,家族。

我可真的是幸运太多了。

 

Chris自嘲地勾了勾唇角,端起手边的伏特加一饮而尽。烈酒一路从喉头滑到胃部,带来快意的灼烧感。

 

他搁下病历,拿出手机看Anthony给他发过来的Sebastian Stan的资料。

 

他侧着头打量照片里笑得羞涩的男孩。

 

他的眼睛。

 

Chris几乎一瞬间就被那双眼睛吸了进去。说不清究竟是蓝还是绿,莹莹得有点像猫,一汪水似的又有点像鹿的大眼,眼角总是红红地向下弯着,笑起来的时候像月牙。

 

Chris读着男孩的资料,出生在罗马尼亚,果然是个东欧人,Chris挑了挑眉,罗马尼亚从来不是什么好地方。至少他这个美国佬是这样认为的。父母离异,八岁的时候母亲受聘为钢琴家搬到维也纳,生活不到四年,由于有当地不善Alpha的骚扰,他和他母亲再次移民到了这里,也就是美国纽约州。车子里的另一位受害者是他的继父,一位私立学校的校长。

 

Chris打心底里觉得这男孩的生活真是过得颠沛流离。兴许上辈子得罪了命运女神,要不然怎么会让他才过上两年的安生日子,又遭遇了这么一出飞来横祸呢?

 

Chris的目光再次不受控制地转移到男孩失去血色的脸上。他慢慢地、慢慢地俯下身子,高耸的鼻梁戳到男孩柔软的脸颊上,深深地吸了一口独属于少年青涩的、甜蜜的水果味。真是世上最甜蜜的孩子了,不仅尝起来是甜蜜的,连闻起来,也是香草和湖水的味道。

 

少年散发出清新美好的信息素,不知不觉流进Chris的四肢百骸,让他多日因帮派混乱而焦躁嗜血的心渐渐平静下来。

在千姿百态的浮世绘,光怪陆离的名利场中,Chris接受到的信息素永远都是“热”,挑逗的,诱惑的,恨不得把你拆骨入腹的。总是使人们在获得短暂的刺激后陷入更加的空虚和疯狂中。

 

但你不一样,小东西。

Chris伸出手覆盖住Sebastian仍在打点滴的手,不像女人们的娇美,也不似男人的粗糙,那是独属于少年的修长、柔软和清冷。

 

Sebastian,为什么每张照片上你总是笑得像个才四岁的娃娃呢?即使被本地人嘲笑、讽刺,也总是这么礼貌、谦卑地对待他们呢?明明是个命运的弃子,却为什么总是如此乖巧、安静?为什么,你甚至还不是个Omega就已经把我迷得神魂颠倒了?甚至,你还没和我说一句话。

 

Chris把Anthony发给他的有关孤儿院的资料一键删除。他不需要这些了,这个随遇而安的小东西是他的了。

 

“你会愿意和我生活在一起吗?Sebby?”Chris抚摸着少年深褐色的发丝,喃喃道。

 

我会把你养大,像你父亲那样宠你爱你。等你成为Omega的时候再狠狠标记你,让你爱上我,让你只成为我一个人的。然后我会告诉你我从来都不是你的救命恩人,你的父亲,你的母亲,你的家庭全部因我而毁灭。

 

到那时候,你那双总是充满笑意的眼睛里,还会充满天真和善良吗?

 

TBC

 

我不管,在我的设定里,每一个平行世界里,你桃都会对你包一见钟情。

忐忑不安地发上来,求指教ORZ


评论(101)
热度(396)
©青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