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兔

兔撩撩老师教你撩汉纸

【盾冬】我为机长狂(17)

01~03 04~05 06~08 09~10 

11~12 13 14~1516


17

 

萨姆的脸顿时涨红了,接着发白,一阵红,又一阵白。他的眼睛在鹰眼、旺达、斯塔克之间转来转去,他想辩驳些什么,却说不出来。

 

所有的人同他一道哑口无言。

 

史蒂夫心中有隐隐的不安,就像他能第一时间察觉到雷暴一般,他敏锐地感受到这股沉默一定与他有关。

 

史蒂夫的身上还带着没有擦干的汗水,从他饱满四张的肱二头肌上滑落,他充满疑惑和威慑力的眼睛在四人身上来回扫视,如同一只被侵犯了领地的雄性美洲狮。

 

他沉声问:“有人想说什么吗?”

 

萨姆站起来,也只有他了,毕竟只有黑人的脸才黑到让人看不出他脸上那两抹心虚的红晕,他迈出一小步,从桌子上捞起那个精美的包装袋,递给史蒂夫,支支吾吾道:

 

“机长……巴恩斯先生让我把这个转交给你。”

 

“巴基?”史蒂夫拿过包装袋一看,眉毛皱起来,是他的衣服不假,原来他是真的已经来过了。但是巴基不可能不亲自把衣服还给他的。除非,他听到了什么不该听的。比如公司里常常有的流言,他和佩吉的绯闻,为什么偏偏是今天,佩吉会出现?

 

“你们做了什么?”史蒂夫强压下怒气,哑着声音问。

 

人人都能从他额头鼓起的青筋和发白的指节看出,他们平日里谦和有礼温暖如阳光的罗杰斯机长此时怒气冲天。

 

是啊,谁能不生气呢?自己喜欢的人给自己洗好了衣服亲自送过来,却无端地被子虚乌有的东西所伤害。

 

他难以想象。巴基那双充满了希望的大眼睛渐渐晦暗下去盈满泪水的样子,那如芬芳的花瓣一般甜美的嘴唇耷拉下来抿起委屈的弧度的模样。

 

史蒂夫明白有了希望,再陷入绝望是什么感觉。史蒂夫明白巴基。他知道巴基一点儿也不像那些金融杂志和电视报道的那样冰冷无情,手段狠辣,他只是个缺爱的,爱撒娇的小男孩而已,他所做的一切都只是为了守护住他现在所拥有的一切。看似冷漠不可一世的巴恩斯小少爷实则单纯的可怕,也脆弱,易碎的可怕。

 

Damn it!他的心快要被撕成碎片了。

 

 

“你们现在,立刻,把,来龙去脉给我一五一十地讲明白。”

 

史蒂夫把门重重地往后一甩。

“砰——”

 

 

***

 

“你还记得你上次哭什么时候吗?”娜塔莎递给她疲惫地靠在沙发上乖巧的男孩一杯温水。

 

巴基小声地擤鼻涕,眼眶微肿着,沾湿的睫毛成捆糊在眼皮上,活像只兔崽子,他微不可见地点了点头,说:“记得,我记得,二十二岁的时候,我爱上了一个十八岁的男孩,我和你大吵了一架,你说那男孩根本就不爱我,是个吸毒打群架滥交的人渣,只是为了钱才和我在一起而已。”

 

“然后呢?”娜塔莎看着他。

 

“你是对的。”巴基小口地啜饮着杯里的温水,双手把杯子包得严严实实,希冀着这能带给他一丝温度。“他骗了我一张银行卡,甚至让我上了那种……不堪的杂志。”

 

“你是对的,娜塔莎……”他空洞地注视着前方,喃喃着又重复起来,“他不爱我。”

 

娜塔莎把他的头揽进怀里,这不是巴基第一次觉得她像个真正的姐姐,但是这是第一次娜塔莎如此亲密地拥抱他。

 

“詹米,我爱你,我爱你。”

 

“娜塔莎,我不应该如此痛苦的,可是,可是我不知道为什么……”巴基轻轻地啜泣着,“我经历了那么多的失去,我想我没什么可以怕的了。可是我无法想象,无法想象史蒂夫·罗杰斯不是我的那种感受,他就像妈妈小时候告诉我的大天使一样美好,我只是,只是没办法不拥有他,没办法……我不可救药地想要占有他,亲吻他,我并不是个真正的同性恋,你知道的,我只是爱他而已。”

 

巴基的声音和眼神都渐渐渺远起来:“就仿佛是,命中注定的那样,我应该早点遇到他的,我应该早点遇到他的……”

 

娜塔莎轻轻地把他的头搁在沙发软枕上,起身拿来一条薄被,为她的小鹿仔盖上。

 

“詹米,如果你不想仅仅和他成为朋友的话,就别再和他做朋友。”

娜塔莎摸出巴基的手机,目光冷厉地掐断了那个一直显示的电话——My Captain。

 

夜,来得很缓慢。

可一旦黑暗笼罩后,就吞没得比一切都快。

 

史蒂夫静静地端详着被切断接听的手机屏幕,探头朝那栋一片漆黑的豪华别墅望去,巴基,你不在,对吗?

 

不在也没关系。

 

再一次不死心地拿出手机,他可以做这个一整天。

 

电话毫无悬念地再次被转移到语音信箱里,他这时开始有点紧张起来:

 

“巴基,我不知道你现在听不听得见,我是史蒂夫,正站在你家门口,从网上查来的信息,我不知道是否准确,早知应昨天就问你的,只是觉得有些唐突。你的衣服我已经收到了——”

 

然后他紧绷的双肩不由自主地就放松下来。

 

“你洗得很好,很干净,有淡淡的牛奶味,像你身上的味道。自从我母亲去世以后,再也没有人给我这样洗过衣服了,你是第一个。我希望,也是最后一个。巴基,我不知道该如何表达我对你的喜欢,我喜欢你,是的,我真的喜欢你。不管你今天听到了什么,都请把它们全部忘掉,那只是我的同事们和你开的一个小小玩笑。我知道这也许会伤害到你,这绝不是他们的本意,我替他们向你深深地道歉。我不知道你是否对我抱有同样的好感,或许只是感激那天我在飞机上的急救而已。你是如同海底小美人鱼一般美好的存在,我却是天空中的转瞬即逝的飞鸟,我此前从未追求过任何人,但这次如果你愿意的话,请允许我这只飞鸟追求你,守护你。——史蒂夫·罗杰斯留。”

 

 巴基在睡梦中不安地翻了个身。

黎明的初光照到他带着泪痕的面容上。 


TBC


你们说巴基会听到吗?


评论(52)
热度(271)
  1. 婺苳芜青兔 转载了此文字
©青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