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兔

我多么希望
那是一句“我还活着”
就能抵消的痛苦啊

我为机长狂(16)

01~03 04~05 06~08 09~10 11~12 13 14~15


16

 

今天对神盾航空公司来说是个大日子。

 

赌局中心人物就要大驾光临了。

他们想过这一天总会到来,可没想到这么快。

 

昨夜围在电脑旁窃听的各位都纷纷露出震惊脸。

罗杰斯机长可从来不是这种舍不得一件衣服的人。

或许……他真的舍不得的,是那个穿着衣服的人?

    

  旺达很认真地说:“我告诉过你们了,机长喜欢那个甜蜜的男孩。”

“但是没准……没准,那件衣服真的很贵呢!”彼特试图反抗。

  所有成年人都用一种“怜悯”的目光看着彼特。

 

  “hey,guys,我有一个主意。”托尔抽了张纸抹了抹自己油腻腻的手指说,“我弟弟告诉我想要测试一个人喜不喜欢另一个人,就应该让他吃醋。”

   接着他就嘿嘿嘿笑起来:“我弟弟就特别喜欢吃醋,他嘴上每天说着恨死我了,可是我知道他老喜欢我了,否则他……”

   “打住,托尔!我们不想再听你和你的好弟弟那些破事了,不过你说的方法倒是值得一试。”托尼·斯塔克若有所思。

    克林特还在咔嚓咔嚓地嚼着薯片,突然提问:“你们有谁还记得佩吉·卡特?”

 

 

***   

  

  詹姆斯·巴恩斯决定给自己放假一天。

  他几乎一整夜都没怎么睡着,抱着那件衣服辗转反侧,想象这是史蒂夫结实有力的肌肉。

  巴恩斯小少爷亲手把那件深蓝色外套洗好,烫平——这还是他第一次给一个人洗衣服。一个男人。

  他使劲揉了揉溅进眼睛里的肥皂水,睁开眼睛后才发现镜子里的自己是挂着多么幸福的微笑,他的记忆里还有妈妈给爸爸洗晒衣服的样子。

  他那时不懂,明明有一大堆佣人在家里,为什么母亲要劳心劳力地去洗那么多衣服呢?

  他坏心眼地跳进水池里,肥皂泡沫溅了一地。

  母亲生气地把他捞出来,用浴巾使劲擦着小詹姆斯的头发。

  他不高兴地嘟起嘴:“妈妈,洗衣服有什么好玩的,来陪詹米一起堆积木吧。”

  母亲揉了揉他湿漉漉的头发,轻轻地把干净的新衣服套上詹姆斯光溜溜的身体:“闻闻,上面有什么味道。”

  “阳光,肥皂,还有……”

  “还有什么?”

   “还有妈妈!”詹姆斯拱进母亲的怀抱里。

   “总有一天,詹米也会找到一个愿意给你洗衣服的人的。”

   “像妈妈一样漂亮吗?”

   “像妈妈一样爱你。宝贝。”

 

  这就是爱情吗?妈妈。

  巴基垂下眼睫,把脸埋进熨干的西装里,他能闻到我的爱吗?

 

  ***

 

  再三在哈雷机车的后视镜上确认自己的头发被梳理的整齐又妥帖,Prada的淡紫色衬衫性感而不失风度之后,詹姆斯跳下车,拿上精致的包装袋有些忐忑有些兴奋地走进大厅。

 

他从没做过跑腿这类的事儿,磨蹭地找到前台,摆出自以为最甜蜜的笑容,冲着前台小姐问:

  

  “hey,请问史蒂夫·罗杰斯机长在什么地方?”

“请问您是?”

 

“我是他朋友,来找他还点东西。”巴基坦诚地露出一排白牙。

 

  一阵噼里啪啦的键盘声之后,前台告诉他罗杰斯机长今日并无飞行计划,正在健身房内做体能训练。

   

   巴基在前台小姐的指导下找到进入公司内部的入口,前台小姐是个深棕色头发蓝眼睛的姑娘,告诉他:“人最多的地方就是罗杰斯机长待着的地方,祝你好运。”

 

  

  也许他今天不该来的……巴基把装着衣服的袋子搂在怀里,一步一步地走向人声鼎沸的竞技场里,像只走向屠宰场的鹿。

   有许多人纷纷地朝他投来好奇的目光,也许是认出了他是巴恩斯财团的CEO,也许是那天巴黎飞向纽约的航班上的空乘人员。

  但更多的人都兴奋地和身边的同事喊着两个名字。

 

 

一个是史蒂夫·罗杰斯,一个是佩吉·卡特。

后面的那个,巴基并不认识,但他知道那大概是个很优秀的女人。

 

“老天,你们看到他们有多默契吗?!”

“卡特女士真是辣极了!”

“他们还和以前一样般配。”

   

巴基觉得脑仁生疼,四面八方的掌声和欢呼涌动着钻进他的脑子里,但他还在往前走,他是来把衣服还给史蒂夫的,他要还给他。

 

那是个透明的拳击台,高而宽阔。他仰起头看见他的史蒂夫,大块的汗渍浸透了他的白T,金发有些乱糟糟地贴在额头上,撑着膝盖正在喘气,巴基目不转睛地盯着,想,是不是也和那个晚上他偷偷用大腿袭击罗杰斯机长把他绞在沙发上,他们脸贴脸时,史蒂夫发出的那种喘息。

 

充满着强大的雄性荷尔蒙的喘息,性感的,诱惑的,难以阻挡的。

 

史蒂夫突然露出一个笑容,巴基的心骤然跳得快起来。

随即又沉下。他不可能看到他的,他只是和这些仰慕罗杰斯机长的人一样,抬头看着他而已。

 

史蒂夫站起来,笑着和他对面的女士击了一掌,模模糊糊地只能听见几个“又进步了”“一点儿都没松懈”的词句。

 

突然身边多了一个人,正好是嚼着口香糖的萨姆·威尔逊,那样子活像NBA球场上的篮球明星,他好奇地冲巴基打了个招呼:

 

“Hey!巴恩斯先生,你也在这?”

  无声的尴尬一路游到巴基脚下,像海浪缠住双脚。

 

“是的,我来……还史……罗杰斯机长的衣服。”巴基眼神游离,随即又一亮,“我能问问罗杰斯机长和台上那位女士的关系吗?”

 

  萨姆一怔,颇有些烦躁地摸了摸鼻子,左肩向上耸了耸,道:“那是佩吉·卡特,是我们公司唯一一个女机长,也是个传奇呢。你知道机长是个相当需要体力的职业吧,卡特女士是唯一一个可以和罗杰斯机长相匹敌的人,竞技技术一流!!机长又是向来最喜欢挑战的了。听说他们还曾经一起在空军团服过役,机长追求过卡特。”

 

“罗杰斯,一直是单身吗?”

 

“谁知道呢,机长一向对感情生活很保密。”萨姆偷偷观察着巴基的脸,对方竟然在轻轻地微笑,他补上“没准早和卡特在一起了。”

 

巴基的笑容更深,伸手把袋子交给萨姆:“这是罗杰斯机长的外套,帮我谢谢他昨天晚上借给我穿,里面还有他机车的钥匙。他是个很好的人。祝他幸福。”

 

巴基用一只手掌的内侧用力抵住肋骨下方,他觉得他的胃部一阵阵翻绞似的疼痛,那让他感到呼吸困难。

 

他想逃。

 

但他的双脚不受控制地固定在原地。他侧头盯了几秒钟,满眼都是模糊的史蒂夫微笑的样子,昨晚溅进自己眼睛里的肥皂水此刻让眼睛火辣辣地发疼。

 

爱情是一只鸟,一起飞就会滴血。

可他的,甚至还没起飞。

 

他转身就跑。

 

史蒂夫走下竞技台,扭开一瓶运动饮料,冲着正在用毛巾擦脸的佩吉说:

“佩吉,我刚刚似乎看到巴基了。”

 

佩吉翻了一个白眼:“得了吧,小子,你从刚刚我们开始打的时候就一直在提你甜蜜的小男友。”

 

“准确的说,我们还没正式交往。”

 

“哦,得了吧,你恋爱了。”

 

***

巴基浑浑噩噩地走进办公室。眩晕,一种让人无法遏制的坠落的欲望。自从他的父母去世之后,他就一直沉浸在这眩晕之中。纵使他拥有半个国家的财力,他想要的东西,从来就没有真正得到过。这次,大概也不会例外。

 

但他必须还得做回他的詹姆斯·巴恩斯。

 

“娜塔莎,你家詹姆斯又回来上班了,金融杂志可真得颁发给我一个最敬业的CEO的名头!”

  

“巴基?”娜塔莎惊奇地望着从电梯里出来的她的男孩,心中已浮起忧虑。

 

“有什么工作吗?都让我来搞定。”他看起来就像往常一样生机勃勃。

 

娜塔莎递给他一本文件夹,状似漫不经心地开口:“你和你的机长先生昨晚约会如何?”

 

果不然,她的男孩背脊一僵,继而才打了个哈欠,笑嘻嘻道:“他是个老古板,我们甚至都没一夜情,娜特你放心了吧。”

 

他走过去,准备一如既往地坐在他宽大的旋转椅上开始工作,娜塔莎拦住他,一把攥住他的胳膊,直到此时,娜塔莎才发现他浑身都轻轻颤抖着。

 

她被吓到了,低声问:“巴基,你,没事吧?”

 

“我?一如既往的好,娜特,我只是刚刚进门的时候被摆在那里的仙人掌球刺到了而已,你看,”巴基哭丧着脸向她扬起手,果然有几根仙人掌的刺扎在手心里。

 

“詹米。”娜塔莎轻声唤他的名字。

 

巴基没有回答,呼吸的频率猛然加快,他低头注视着娜塔莎的面容,突然抬手捂住口鼻,眼泪正酸胀地向鼻腔里急速灌进去。

 

****

萨姆走进休息室,把衣服丢在沙发上,重重地叹了口气:“我们似乎玩大了……”

 

托尼也在,抓了一把甜饼塞进嘴巴里,问:“他伤心吗?”

 

萨姆把口香糖啐进垃圾桶里,扶额叹息:“他还微笑来着,不过你们是没看见那笑,比他电视上做出来的那些还难看。”

 

旺达从椅子里站起来:“好了,现在你们就像童话故事里那些破坏王子和王子在一起的老巫婆们了。”

 

萨姆有些惭愧,但还是强辩:“我们也是为了机长,毕竟对方是个花名在外的CEO。”

 

旺达是个心灵感应很强的女孩子,往往能第一时间察觉出乘客是否感到不舒服,她叹了口气:“你们绝对伤害到他了,我看见他走出去的背影了,他一定很难过。”

 

“你们在说谁?”史蒂夫打开门。

 

休息室里的众人一下子愣住。

 

TBC

拼死拼活赶完这一章……

世界上最温暖的存在,克里斯·埃文斯先生,6.13生日快乐。

评论(40)
热度(211)
  1. 一六七桑青兔 转载了此文字
©青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