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兔

我多么希望
那是一句“我还活着”
就能抵消的痛苦啊

【盾冬AU】我为机长狂Crazy For Captain(机长盾X总裁冬)(14~15)

改一下,前面大盾车的设定,改成哈雷了!!!!

浴巾:本章有小蜘蛛的话唠23333333 
             科学组出没!

01~03 04~05 06~08 09~10 11~12 13

 

14

 

他们从“莫斯科酒馆之音”走出来,一前一后。

 

刹那间,空气冰凉如洗。

 

一穿过那又长又暗的走廊,史蒂夫就从后面越上去,抓住巴基的肩膀,解释道:“巴基,对不起……我并不知道……”

 

“没事,史蒂夫……”詹姆斯立在晚风里,身后是川流不息的璀璨的车灯,他微长的发梢飘拂着,嘴角浅浅地弯起来,他的声音甚至还带着笑意,“他们,那些记者们,可大肆宣扬了好几次那起车祸,机长你一定是从来都不关注金融界的新闻吧。”

 

残忍的笑意。

他瘦削的肩膀轻轻战栗起来,似乎是笑得有些用力。

 

史蒂夫一瞬间很想把眼前的男人紧紧拥进怀里,融进自己的骨血里,好融化掉他身体里的冰碴。

 

但他强忍住自己前倾的身体,逼迫自己陪他笑起来。巴基是一个男人,不是一个爱流泪的小姑娘,他需要的不是一个充满怜惜的拥抱。

 

史蒂夫把车钥匙塞进他手里,无奈地摊了摊手:“喝了酒,没办法回家了。”

 

巴基的瞳孔猛地收缩,眼角几不可见地湿润了,随即便开怀大笑起来,真正地笑起来,他笑起来的样子一直很迷人,他手指虚虚地抓着以飞机为原型的钥匙扣,挑眉道:“你的哈雷归我了!”

 

 

******

 

“好像我们真的在开睡衣派对似的。”彼特·帕克(就是那个想把飞机改造成企业号的nerd)咬了一块披萨,大咧咧躺在克林特的沙发上。

 

“这根本不是派对,这简直是剥削大会。你现在嘴里的披萨可还是花我的钱买的呢。”克林特皱着眉,锐利的眼睛鹰般扫过成排坐在他沙发上的人。

 

毫无疑问,猎鹰一定在场。

 

还有正仔细聆听着窃听器里内容的空姐旺达,正在和彼特抢最后一只脆皮鸡腿的托尔,规规矩矩正在品茶的班纳博士,以及不规规矩矩坐在班纳腿上的托尼·斯塔克。

 

谁来跟他解释为什么斯塔克这个天杀的也在?!

 

“巴顿驾驶员,我严重怀疑神盾航空公司内部存在贪污现象,否则我每月拨下去的几千万资金到了你这个员工这就剩下这么一栋破破烂烂的小公寓了,这简直不是人可以呆的地方,你是怎么生存下来的,提问。”

 

“不想呆这就滚。”克林特理直气壮地骂着他的老板。

 

“谁让我也压了一大笔财产在那个无聊的赌局上呢?钱不是问题,但关键是能不能赢。小鸟,作为前黑客先生,你的窃听技术可是一流的。”

 

“是是是,你们就都来压迫我这个无产阶级好了,我迟早找个富婆气死你们!”克林特想着,还好自己把从比利时带回来的饼干藏在床底下

“话归正传,现在还想改变立场的人还有机会。”猎鹰很专注地听着窃听器里的一举一动,道。

 

所有人顿时放下手中的食物,严肃起来。

 

“作为这里唯一的女士,我对我的直觉相当有信心,他们一定会在一起的,想改变战队的人现在还有机会。”旺达翘起她的长腿,把那双闪亮的高筒红皮靴搁在鹰眼家的茶几上。“你们听不出来吗?机长明显对巴恩斯动心了,不然怎么会问他愿不愿意成为他的华生医生呢?这是个很明显的暗示,接着巴恩斯也给他提示,直白地点明他需要一个能与他精神联结的大副了。如果这都不算爱?”

 

“你大概是那些同人文看多了,旺达女士。我坚信两个普通男性之间是不会在这么短时间内就产生如此剧烈的化学反应,鉴于我对星际迷航的了解程度,我觉得就算巴恩斯发出了邀请,这也只是一个友好的希望对方成为他最好朋友的邀请。”彼特第一时间跳出来反对。

 

他推了推自己的黑框眼镜,开始滔滔不绝地阐述观点:“并且,在座的各位都要知道,詹姆斯·巴恩斯是一个极度富有的财团继承人,巴恩斯财团拥有整个美国百分之三十的财富,比在座的斯塔克先生仅低了百分之五,而机长,当然我并不能说他不富裕,至少在我们之间,他是个中产阶层,但比起巴恩斯来说那简直是九牛一毛。虽然机长在各大社交网络上蝉联了三年的‘最受欢迎机长’,具有一定的社会影响力,但根据目前我得到的数据,新一轮大选即将开始,巴恩斯财团已经选择了共和党,共和党已经操控了国会,并且其候选人很有可能成为下一任美国总统。这将意味着巴恩斯财团有百分之九十的几率成为受益最大的利益集团。他将登上美国时代周刊的封面,成为最具有权力的新星。需要我为各位列举吗?古往今来,中外因等级和财富差距而最终悲剧的情侣。比如玛格丽特和阿尔芒,比如罗斯和杰克,比如玛拉和罗依……”

 

“哦,闭嘴!彼特·帕克,我们现在在讨论谈恋爱,你能别把学术论文的那套搬出来吗?”旺达忍无可忍地打断他,“顺便一提,他们都是极其相爱并永垂不朽的。”

 

“可是……彼特,我记得前几天来找你的那个绿眼睛的少年叫,叫什么来着,哈利……哈利·波特?”托尔求助地朝克林特望去。

“是哈利·奥斯本。奥斯本集团的年轻CEO,托尔。”克林特及时补充,不,补刀。

 

旺达突然浮起那种坏女巫得到小美人鱼的声音时的邪恶的表情:“彼特,你好像就是打破金钱和等级,光明正大在谈恋爱的那一个吧。”

 

彼特白皙的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蹭地变得像只熟透了的龙虾一样红,继续推着他的黑框,以冷静的姿态道:“我始终坚信他们不会在一起这一观点。”

 

“你一定会后悔的!”

“我倒是觉得不在一起的可能性更大一点,我并未发现机长对任何一个男性有过性趣。”

“你说什么就是什么,亲爱的。”

“你们都不懂什么叫做一见钟情和真命天子。”

“你们走前能交份子钱吗?”

“谁说的,我当然懂!”

“我觉得我弟弟可能也会喜欢这个赌局。”

 

“都别吵了!继续听下去。”

 

萨姆把电脑的喇叭调到最大。

 

众人屏气凝神。

 

15

纽约是个不夜城。

巴基·巴恩斯一生中的绝大多数时光都是消耗在灯红酒绿、觥筹交错之中的。有一小部分时间,他靠服用安眠药,蜷缩在冰冷的大床上,等待天明的那一刻。

 

可他从没想到纽约的夜能这么快乐,这么舒畅。

史蒂夫粗壮有力的胳膊围着巴基的腰身,詹姆斯放纵自己双腿大张冲下一个滑坡,大声在迅猛的风中疾呼尖叫。

 

(托尼有一瞬间以为他们在做爱,这遭到了众人的鄙视。)

 

风是张扬的,发丝是张扬的,笑容也是张扬的。

 

史蒂夫翕动鼻翼,轻嗅着风带来的巴基身上的香味,那是淡淡的奶香味,好闻的要命。他一瞬间脑袋里全是自己轰隆轰隆的心跳声。

 

他愿意用一切去铭记这段路程,可以的话,他希望回家的路,永远不要结束。

 

“巴基,你还没讲完那个故事呢?你爸爸把你送到朗先生的酒馆后,然后发生了什么?”史蒂夫笑意盎然。

 

“哇哦——”巴基绕过一个刁钻的弯道,在风里大声回答史蒂夫,“哈!哈!哈!我打烂了保镖的一!排!牙!那比你还高大的家伙哭着给我爸打了个电话,一边用他漏风的声音讲:‘喂,巴恩斯洗生,你儿只是个魔王,我要吃职……’,然后我喝遍了店里所有的酒,等我爹地怒火三丈地赶到的时候,迎接他的是一个倒在地上呼呼大睡的儿子。最后他被我妈咪臭骂了一顿哈哈哈……”这些逝去的回忆,在此刻,再也不是晦暗的、沉痛的了。

 

“听起来,你打架很厉害。”

 

“机长,你是在故意提醒我你在飞机上不费吹灰之力就把我撂倒了的事情吗?小心我把你甩出去!”巴基猛地在急转弯的时候加快了速度,威胁史蒂夫。

 

“你不会的,我紧紧抱着你呢,要甩了我,你也得掉下去。”

 

巴基希望他永远这样抱着他,永远。

 

*****

 

他们在史蒂夫的公寓前落定。那是位于布鲁克林的一套小别墅,门前有个明显被主人悉心栽培过的花园。

 

沉默突然在两人之间蔓延开来。

 

史蒂夫想邀请巴基进自己的公寓,转念又觉得自己太冒失了,过于唐突并且让人觉得他似乎很着急去做什么事一样。

 

“我今天晚上很快乐,史蒂夫,谢谢你。”巴恩斯明亮快活地眨着他漂亮的蓝眼睛,真情实意地感谢。

 

“我希望这不会是我们一起度过的最后一个晚上,巴恩斯先生。”史蒂夫开口。

 

“当然,我向你保证,机长。”斜倚在哈雷上的巴基垂下头道。

 

然后他们一齐闷声大笑起来。

 

“所以,我们算是朋友了?”巴基抹掉自己笑出来的眼泪,问。

 

“并且是坚定的,就如侦探和他的医生,舰长和他的大副一样的友情。巴基。”史蒂夫温和地注视着他,蓝眼睛里闪起忠诚的光芒。

 

“我想,你的机车我今晚得开走了,所以,明天我来你的公司?”

 

“这听起来相当不错,不过明早我可得步行去公司了。”

 

“我还以为你的屋顶上会有一家大飞机,你每天开着飞机去上班呢。”

 

巴基突然想到个好主意,他继续问:“史蒂夫,你的生日是什么时候,也许我可以送你架飞机。”

 

“这就是和有钱人做朋友的好处吗?真是太棒了!我可做梦都想要一架属于自己的飞机呢!”史蒂夫闷声笑了起来,又摇了摇头,“开玩笑的,巴基,你不需要送我这么贵重的礼物,我平均一礼拜就要飞行一次,可吃不消天天飞。至于我的生日,那可真是个伟大的日子。”

 

“不会是我们的国庆日吧?”巴基睁大了眼睛问。

 

史蒂夫点点头,颇带些无奈的。

 

“真是令人印象深刻!史蒂夫,晚安,我想我得离开了。”巴基发动引擎,突然又倒回来一段,冲还没进家门的罗杰斯大喊,“还有你的衣服!机长!”

 

哈佛毕业的高材生巴基其实是打定了主意不还的,他觉得史蒂夫肯定不是在意这一两件衣服的人。这样他就可以拥有这件外套,把它抱在怀里,当做自己的玩具熊。或者还可以用来做些NC17的事情。

 

巴基窃喜起来,沉浸在自己甜蜜的小幻想中。

 

但他没想到,史蒂夫竟回过头来说:“好的,巴基,我等你、我等你。”

 

他想要回这件衣服!这代表了什么?!

巴基心里一阵小鹿乱撞,但他冲着史蒂夫,认真地敬了个标准的军礼,回答道:“Yes,sir!”

 

*****

巴基回到家时才发现私人手机里多了条短信,来自“狄俄尼索斯”:詹姆斯哥哥,你可一定要把超级帅的罗杰斯机长给带回家,凯茜要给你们做花童!

 

巴基甜蜜地弯起眼角,快速按下回复键:一定:)

 

TBC

停不下来,本来我真的只打算写一千就滚回去看文睡觉的。

然而,没有刹车的我。我觉得我写文的时候是一百码速度在开车,写作业的时候是十码【泪流满面

评论(17)
热度(200)
©青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