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兔

我多么希望
那是一句“我还活着”
就能抵消的痛苦啊

【盾冬】卖花的小瞎子(情人节段子)

冬冬是个脏兮兮的小瞎子,他没钱也没朋友,住在天桥下靠卖花为生。

情人节的这一天,冬冬又坐在马路边卖花,他小心地躲闪着红红的火把,有人凶巴巴地问他"你是一个人吗?"

冬冬点点头,又摇头。

他记得他曾经看的见的时候,他不是一个人。

举着火把的人骂了一句瞎子就是奇怪气冲冲地大喊着什么跑走了。

冬冬还是没能卖掉一朵花。

他的花不是娇滴滴的玫瑰花,不好看也不好闻,是他从小河边一朵一朵摘来的,他从太阳没出来的时候就从天桥下爬出来摘花,上面都沾满了新鲜的露水,可还是没人喜欢。

有路过的情侣见他是个头发蓬乱,瘦得皮包骨似的小瞎子,谈笑着往他的篮子里丢几个硬币,可他们还是不要他的花。

冬冬很难过,他觉得他的花被侮辱了。他旋即又想,也许他不应该再卖花了,可以去试试看做推拿。

天开始下雪了。

路上的人越来越少,冬冬没卖出一朵花,提起篮子和放在脚边的拐杖,准备回天桥。

一辆车突然冲了出来,冬冬听见了声音,可还是猝不及防地跌倒在地,篮子里的花撒了一地。

雪花落在他迷茫的眼睛里,四处摸索着自己的拐杖,他全身都痛得要命。

司机摁着喇叭大骂:"你他妈不长眼啊!"

冬冬怒了,用他空洞的蓝眼睛瞪回去:"老子就是个瞎子!"

一个脚步声戛然而止。

是正要拉开车门的凯迪拉克的主人的。

冬冬还呆坐在雪地里,一双温暖的手握住他的肩膀,他下意识地浑身一抖,朝那个人的方向看去,即使只有一片虚无。

这一眼,却像是一万年。

他感到一双颤抖的宽大的手正温柔地拨开他额前的碎发,他挺想提醒这位尊贵的先生他已经好几个月没有洗头了,但他觉得这双手,还撸得他挺舒服的,并且,挺熟悉。

仿佛这样的动作,重复过几千遍,几万遍。

"先生,您想买花吗?"冬冬不确定地问了一声。

回答他的却是一个无声的拥抱,一个公主抱。

冬冬吓坏了,他看不见,腾空的感觉令他极度不安,他抓紧了男人的脖子,任凭留下脏兮兮的手印。

"你的花,我都要了。"史蒂夫贴着他的耳朵,慢慢说。

冬冬对气息敏感极了,脸腾地就红了。

"它们和你一样美,巴基。"

这不对劲儿……到底他是把花卖了,还是把人给卖了啊??

冬冬看不见那个男人的脸,却听得出他的声音。

"我认识你。"

"是的,巴基,我们从小就认识……来吧,你现在回家了。"

男人的声音近乎哽咽。

冬冬很想说些什么安慰他,但他太困了,又冷又饿。

他找了个好的姿势窝在男人的胸膛上,柔软而温暖。

卖花的小瞎子闭上他的蓝眼睛,发出几声迷乱的梦呓:

"回家……回家"

end

马丹只是睡前想这个小段子,怎感觉可以发展成大长篇????

补上情人节快乐!!!!

评论(9)
热度(89)
©青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