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兔

我多么希望
那是一句“我还活着”
就能抵消的痛苦啊

【盾冬AU】我为机长狂Crazy For Captain(机长盾X总裁冬)(11~12)

Summary:Barnes家的小少爷James在一次出差中,胃病发作,所幸被途经的机长Steve·Rogers发现并及时施行急救,在他们一起度过了漫长一夜之后,James·Barnes发现自己爱上这个全美最帅最英俊最温柔的机长了……然后就展开 了强烈的爱情攻势,他要让全世界知道,这架飞机他承包了!!

01~03 04~05 06~08 09~10

昨天没更新,写情人节贺文来着【估计写不完了】,写机长比较过瘾~~~感觉时间过很快,作者是个话唠,而且是晚期的那种。。文大概还有很长。。

本章出现了Ant man!!队长痴汉一号已上线。

11

  这里只是一家小酒馆,巧妙地坐落在两户普通人家之间的小巷子里,像是从《哈利波特》里搬出来似的狭小而神秘。

  入口处标了一小串俄文,史蒂夫是一个称职且学识渊博的机长,修过多门外国语言,俄文自然不在话下。他瞄了一眼,发现刻的是叶赛宁很有名的诗篇——《莫斯科酒馆之音》。

   这无疑是一家很私人的酒馆。

 

   史蒂夫跟着巴基走进去,不安地理了理自己规整的西装,他感到两颊有些发烫,后颈微微冒出些许冷汗,尴尬的标签几乎贴在他脸上,有谁去酒吧会穿身正装呢?

  

  他疑惑、生气、后悔。

  疑惑在他原本以为巴基会邀请他来那种足够豪华的大酒店,就像他们公司的第一大股东托尼·史塔克那样在米高梅里挥金如土。他甚至还带了两张信用卡,决定吃到最后由他来付账。

  生气在自己居然一点儿都不了解自己的心仪对象会有的行为,自动地把巴基归为了俗人。这简直无法饶恕。即使他们满打满算加起来了认识也绝对超不过48小时,但他也应该去把谷歌上所有有关詹姆斯·巴恩斯的资料全部背下来的。他很想对他说一声抱歉。

  后悔在自己真不应该花了两个小时的时间来翻衣柜、挑衣服甚至还熨了袖子。

  巴基没有注意到此刻罗杰斯机长懊恼的神色,自顾自地向前小步跳着,眉飞色舞地比划着手指说笑起来:

“这是我父亲生前最喜欢的一家酒馆。我十五岁的时候还是个淘气包,有一天我和别人打架,把人家揍得鼻青脸肿后逃学到他的会议室里,恰好会议室里那些老古董们正在开会,见我冲进来了,他脸都绿了。然后尽量保持着他最好的风度走过来,一把拎起我,像抓住一只猫的后颈似的,让保镖把我丢到这里来。”

 

   他们在一片祥和的氛围里穿梭,酒馆真的很小,大概是普通酒吧的四分之一。天花板上安了水晶打造的壁灯,不舍昼夜地散发着幽幽的昏黄色暗光,只有几张四人桌挨着钉了画框和东方式挂毯的墙壁,稀稀疏疏地坐了几个上班族碰杯在喝酒。

 

   巴基带着史蒂夫坐定,朝调酒师打了两个响指,洁白的脸庞若隐若现,他把手肘支在吧台上,慵懒地笑着,继续他的故事,领口上的扣子被轻轻解开,灯光在精致的锁骨上跳跃:

 “你知道未成年人是不能喝酒的吧?我爸以为有保镖在,我就不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举动来了。可是啊…哦、谢了,狄俄尼索斯[注1]…”

 

  那胡子拉碴的调酒师看起来受用极了,但是很不给面子地把巴基的杯子重重地敲在吧台上,杯子里装的不是酒:“小蜜糖,你哭着求我也没用了。娜塔莎刚打电话给我,说三个月内不能让你沾一滴酒,否则就把我这老窝给突突了。”

 

“史蒂夫,你看见了吧,他们就是这样合起伙来欺负我的。”巴基又拿出他那可以拿小金人的哭功来,泪眼汪汪地转向了罗杰斯机长。

 

史蒂夫无奈地冲他一笑,想来娜塔莎大概是巴基姐姐一类的人物,又是个俄国人的名字,这家酒馆估计是靠娜塔莎撑起来的,看着巴恩斯皱起来的鼻子伸出手宽慰地拍了拍他的肩膀:“我一年365天,有300天都在天上飞,喝不着一滴酒呢。”

 

然后他语气软下来,收敛起自己的笑纹,低垂的睫毛在眼底打下一大片阴影:“你胃不好,昨天才痛过,今天就忘了,嗯?”

 

罗杰斯机长带着那种禁欲的美感坐在摇曳的灯光下,巴基浑身一阵激灵,眼神迷离起来,他杯子里根本没一点酒精,可他的脑子现在仿佛装满了一吨啤酒,咕噜咕噜地冒着气泡。

 

他小心地把自己的脑袋埋进乳白色的液体里,一点一点地啜饮起来,以此来掩饰自己已经喝上头了的酡红色的脸颊。

 

“那么,这位在天上飞的阿波罗先生,您想要点什么?我是斯科特·朗,不是屎壳郎。我们这最有名的是皮姆粒子,把数十种名酒重新蒸发调和,最大程度地浓缩每一种酒的香气和醇厚……”调酒师手里变魔术似的摇动着酒瓶,龇牙咧嘴地冲着金发闪闪的史蒂夫笑,然后他手上动作一滞,眼神倏地亮起来,“哎,你不就是……你不就是罗杰斯机长吗?难怪是天上飞的!我和我女儿都看过你的真人秀表演,你可比电视上还帅啊,老兄!我女儿还关注了你的Facebook,你一定得给我一个签名!”

 

巴基一下子从牛奶里抬起头来:“什么?史蒂夫,你还上过真人秀?”

 

斯科特恨不得从吧台后面跳出来,一个劲儿地点头:“你可不知道,他还有个粉丝后援会呢!是个叫什么寇森的老头儿给办的,凯茜一直都可不高兴那个秃头能每天和罗杰斯机长共事,成天嚷嚷着以后要做空姐。”

 

巴基克制不住自己的想象力,什么真人秀?超模大赛、Sex Star,难道他们要史蒂夫脱光了衣服秀自己的肌肉吗?这听起来确实很有看点,不,那是我一个人的,不能给任何人看!

 

巴基五指收拢,狠狠地掐着他的牛奶杯子,眉毛全部纠结在一起,如果他有一条尾巴的话,他一定要甩烂斯科特的所有酒瓶子。他真该和朗姆洛一起看看综艺节目的。

 

 

史蒂夫抬了抬眼睛,似乎对自己还有一个粉丝后援会感到震惊,他撇了下嘴角,说:

“那个真人秀节目只是一档小综艺,是教授大家在飞机上需要注意的事项和保护措施,顺便秀一秀神盾的新飞机而已。我只是个普通的机长,不是什么大明星。寇森是我们公司的公关经理,大概是为了提高神盾的知名度才这样做的吧。”

 

斯科特很想说其实罗杰斯机长您要是也关注了那个老秃头的推特,翻翻他的相册就会知道里面全是你的照片。

 

但鉴于他的小老板詹姆斯·巴恩斯几乎进入暴走状态的眼神,他还是默默吞下了“小心偷拍”这句忠告。詹姆斯从来没有带别人来过这家小酒馆,没准这位罗杰斯机长以后就是总裁夫人了,他想凯茜一定会很高兴的。

他把精选的“皮姆粒子”调制好,插上一朵漂亮的小樱桃递给罗杰斯机长,可是顺手想从另一侧递他的签名本子的时候,失手打翻了那杯牛奶。

 

“咣当”一声,清脆的玻璃杯倒在大理石台面上,流了满桌子的乳白色液体,一小摊溅上了巴基的黑色衬衫。

 

斯科特嘴巴张成“O”型,立刻弯下腰找出抹布,手忙脚乱地开始擦台面,史蒂夫则眼疾手快地从边上抄了一大包餐巾纸,“唰唰唰”抽出好几张开始往巴基的胸上擦。

 

这、这简直太辣了。

巴基一动都不敢动地坐在椅子上。

 

看史蒂夫眉眼专注地给他抹去牛奶,他只穿了这一件衬衫,很薄,能清晰地感受到那双握着飞机驾驶杆的大手正按在自己的胸口上,布料随着史蒂夫的节奏摩挲着他的乳头。

 

巴基使劲舔着嘴唇,两颗小门牙死死咬着下嘴唇,努力克制着自己的心不要跳得像只兔子。

 

“你的心跳的好快,巴基。”史蒂夫突然停下来,注视着他慢慢变红的耳尖,平静地说。

 

巴基觉得他一生所有最尴尬的时刻都被罗杰斯给碰上了。

 

“我觉得大概是擦不干净了,机长。”他双腿笔直,僵硬地钩着椅脚,手指扣着台面上镶嵌进去的亮闪闪的水钻,看了眼依旧湿漉漉的前胸。

 

“朗先生,你们这有厕所吗?”

 

12

 

巴基觉得有些诡异,又有些暗戳戳的高兴。好像一下捡到了升级宝石,跳过牵手、拥抱、亲吻直接通关到本垒了。

 

他和史蒂夫站在厕所里,面面相觑着,巴基有些气喘,嘴唇湿润而饱满,脸色绯红,衣服上还沾着一大块白色不明液体。

 

他们看起来就像刚来了场超棒的口活,史蒂夫摁着他的脑袋,不断挺动自己的腰身,那饱满的囊袋撞在他的嘴唇上,前液淌了一嘴。

 

但是事实上他们还没有牵手。巴基心碎地想到这个。

 

史蒂夫同样有些口干舌燥,来到小酒馆已经半小时了,他甚至还没喝到一滴酒。巴基的眼神扑朔迷离,史蒂夫有点不确定他是不是在和他想一样的事儿。

 

不过他可不想让他的心上人穿着湿漉漉的衣服,好一眼就让别人看见胸口那漂亮的小茱萸,他可一点儿都不愿意让别人和他分享巴基的胸膛,一点儿都不愿意。

 

史蒂夫先是很小心地把他的红叶取出来放进他的浅灰色西装衬衣左胸口袋里,接着就把蓝色西装脱下来,递给巴基:“你穿我的衣服吧,没想到我傻瓜似的穿了件西装来,还能派上用场。”

 

巴基伸手接过,目不转睛地盯着没了西装遮掩的罗杰斯一览无遗的胸肌,巴基可真为他的扣子们担心,因为它们看起来随时都像是要欢快地跳脱出去似的。

 

“巴基,去换吧,穿着湿衣服是会生病的,嗯?”

 

该死,又是那个该死的尾音,他完全无法招架住这种问法,刚才史蒂夫说什么来着,真人秀是教授飞机操作,他难道对整个美国都是用这种要命的语气来进行教学的?全美国都分享了他的机长的课程吗?

 

他一定要收购了那家播放这档节目的电视台,管他什么CBS、HBO、BBC,他全都买了!然后把罗杰斯机长的视频存起来,找扎克伯格给他设上只有他知道的十六位密码,天天晚上看。

 

他撅着嘴,露出那种“不爽猫”的表情,走进隔间里。

 

不过这一切不高兴的小情绪,都在他换上史蒂夫的西装外套时烟消云散了。

 注1:希腊酒神,这是巴恩斯小少爷给斯科特取的诨名。

TBC

即使爆了字数,还是没写到我最喜欢的一个情节啊啊啊!!!

听说1113终于更新了XD

那明天我还更新XD,谢谢一直留言给小红心的看官老爷小天使们!!

评论(24)
热度(231)
©青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