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兔

兔撩撩老师教你撩汉纸

【盾冬AU】我为机长狂Crazy For Captain(01~03)(机长盾X总裁冬)

一句话概括全文:机长真是太他妈得帅了。

浪漫轻喜剧~抚慰我被机长迷得七荤八素的小心脏嗷嗷嗷!

糖!糖!糖!  

Summary:巴恩斯家的小少爷詹姆斯在一次出差中,胃病发作,所幸被途经的机长史蒂夫·罗杰斯发现并及时施行急救,在他们一起度过了漫长一夜之后,詹姆斯·巴恩斯发现自己爱上这个全美最帅最英俊最温柔的机长了……然后就展开 了强烈的爱情攻势,他要让全世界知道,这架飞机他承包了!!!

 

01

 

  詹姆斯·巴恩斯现在没心情玩他的Pad了。

  他整个人蜷在柔软的真皮沙发里,把头搁在冰冷的窗沿上。属于巴黎的夜空,深沉而浪漫地点缀着最明亮的星星。他重重地叹了口气,然后又把头转回来,把手更加用力地按向胃部,他现在不确定自己有没有发烧,胃里刀绞般的钝痛感让他头晕目眩,分不清自己身处何方。

   他全身都在发颤,努力压抑着不要让自己呻吟出声。只能紧咬着牙,从两瓣惨白的嘴唇中间一张一合地发出微弱的抽气声,像条濒死的滑溜溜的鱼。

   这太丢脸了,他一定要投诉香榭丽舍大街上那家该死的米其林三星酒店,并且发誓永生不再和皮尔斯那个老家伙做生意。五指泛白,他拿拳头用力抵住胃部,无力地吞了口口水。侧过头,他从黑漆漆的窗口看见自己的倒影,像三年前的那次胃出血一样,苍白如纸,本被打理得服帖的短发完全被冷汗浸湿,糟糕地像一坨棉花软在他额头上。

 

  要是让娜特知道我的胃病又发作了,她一定能把灌我酒的老皮尔斯打断三根肋骨,不,嘴也要打烂,詹姆斯咬牙切齿地想着,脑子里一片混沌,耳中呜鸣大作,眼前发黑,手和脚似乎都不是自己的,仿佛下一秒,他就能彻底陷入深渊。

 

   偏偏这还是最后一班从法国巴黎飞往美国纽约的飞机的头等舱,除了他这个巴恩斯财团的第一继承人之外,别无其他。詹姆斯聊以自慰地祈祷着上帝派个他最俊美的大天使来拯救他,最好是那种《弥赛亚》里歌颂的那种:脸庞像罗丹雕刻出来那般棱角分明,有如金子一般灿烂的头发和比大西洋最蓝的海水还要深邃的眼睛,圣洁得面无表情但只对他一个人展露最温柔的笑意,会蹲在他的肩膀上扑哧扑哧扇动一双纯白曼妙的大翅膀。

 

  “hey,这位先生,你还好吗?”

 

   他浑浑噩噩的最后一秒听见有一把宛如法兰西白兰地一般醇和温润的声音喊他。

 

  不好,我一点儿都不好。

  然而那句“help”还没喊出声,他就一头栽倒在那团阴影里了。

 

  史蒂夫·罗杰斯急坏了。

  字面意义上的急坏了。

 

  头等舱和驾驶室只有一箭之遥,他本是只打算来问候一下他们尊贵的客人——巴恩斯集团的第一继承人,詹姆斯·巴恩斯先生的,没想到,映入眼帘的第一个画面就是:他们尊贵的客人,年轻的巴恩斯小少爷满头是汗地陷在真皮沙发里,脸色白得像鬼,嘴唇上全是因疼痛而被咬出来的牙印。接着他的下巴抬起来了,露出那张精致得像是上世纪吸血鬼的脸庞,本该如祖母绿般盈盈动人的眼睛却突然熄灭了火焰,罗杰斯看着他张张闭闭的嘴唇似乎是想要说什么,但很可惜,他晕过去了。

 

  更不巧的是,巴恩斯摔倒的方向就朝着史蒂夫站的那个方向。只一瞬间,罗杰斯就感到巴恩斯家的小少爷光滑的脑门贴上了自己最难以启齿的那个部位,身经百战的罗杰斯机长立刻感觉血液上涌,肾上激素在血液里疯狂地咆哮,那个部位似乎也相应召唤似的,腾地就雄赳赳、气昂昂了。

   好一阵子,他才从懵逼的状态回过神,祈祷巴恩斯家的小少爷苏醒后千万不要记得这一幕。

    

   很多年后,他在晨间运动中耳鬓厮磨不小心说出初遇的尴尬时,巴基大叫着“为什么不让我早知道,早知道你对我这么有反应,我用得着呕心沥血费尽心机地来追你吗?”

   

   总之,那夜就像个骤然而至的神话,被他们两人都供进记忆的神龛中。

 

02 

  

   罗杰斯机长学过急救知识,准确来说,作为一个机长,他基本上是需要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的。包括最敏锐的观察力和洞察力,他很快就注意到巴恩斯拼命捂着的胃部,料想到他大概是旧病复发,毕竟,罗杰斯暗忖,现在靠在他怀里没有一点杀伤力的男人可是全美实力仅次于斯塔克集团,在欧洲可以呼风唤雨,动一动手指头,共和党和民主党就要撕逼的利益集团中心巴恩斯财团的第一继承人。报纸上说他才26岁,16岁的时候就接手了整个家族。

   史蒂夫心中闪烁起来星星点点的心疼和怜惜,鬼使神差般伸出手把詹姆斯被汗润湿的头发细心地拨到耳后。接着小心翼翼地把人放平在宽大的沙发上,迅速地起身返回机长室。

   萨姆和克林特是他的副手,看他去打个招呼就一去不复返,心里真幻想着各种可能性,就看见他们的机长急匆匆跑进来,往急救箱里翻翻捡捡了一阵子,又急匆匆地跑回去,一般冲他们喊:“巴恩斯先生晕倒了,这里交给你们,我去去就回。”

 

萨姆是他们三人中医术最精湛的一个,更何况,神盾作为一流的航空公司,每架飞机都标配了专业技术过硬的全能医师,比如他们的这架飞机就有从普林斯顿大学毕业的医学博士班纳先生。一般遇到乘客紧急突发状况,应该立即呼叫班纳博士,可这次,似乎有些不一样。

   萨姆和克林特面面相觑。

 

  ……

  巴恩斯依然昏昏沉沉地睡着,似乎睡梦中有什么人扶起了他,有杯子靠近他的嘴唇,温热的水灌进喉咙,他模模糊糊地吞下药,感到有一双温暖的大手轻轻拍着他的脊背。

   好舒服。

   自从十六岁那年他父母因车祸去世的那一天起,他似乎就再也没有被人这样温柔地抚摸过了。

   他的胃还是细细密密地泛着痛,让他又不禁出了一身冷汗。

  巴恩斯睁不开眼睛,甚至分不清楚现实和梦境,似乎他的灵魂又飘荡回了二十年前的夏天,加州的太阳比纽约的要热情得多,暖烘烘的太阳,他好喜欢,母亲坐在钢琴椅上,弹奏他最爱的舒曼的《梦幻曲》[注1],琴声如梦似幻,充满了水和月光的诗情画意。六岁的他奔跑过去,身高才比钢琴椅高上一丁点儿,他扑腾进妈妈的怀里,撒娇地在她怀里打了个滚,把脑袋骨碌骨碌地往钢琴琴键上一碾,嗤嗤笑起来。

   

  罗杰斯现在难以动弹了。

  巴恩斯整个人拖住了他的手臂,以一种婴儿缠着母亲的姿势缠住了他。罗杰斯试着拽了拽,没法子,就像怀里这个人的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一般,他舍不得让他一个人。史蒂夫认命地坐下来,注视着眼前脆弱的巴恩斯小少爷。眼看着他整个人痉挛了一下子,嘴里开始喃喃自语起来,史蒂夫弯下腰把耳朵凑近詹姆斯的嘴唇,才听清楚那是模糊的几个“Mommy”。

  他梦见了什么?他的母亲吗?可他为什么紧蹙着眉头一点儿都不快乐?为什么明明疼得要命他也不肯喊人来帮忙?

  倔强的小东西……史蒂夫·罗杰斯机长心中突然埋下了一颗种子:他想照看这个男人,好好地疼惜他,让他每一天都能笑,都能闹。

   罗杰斯搓了搓自己的双手,确保它们有热度之后,掀起詹姆斯衬衫下摆,握住他依旧死抵在胃部的双手,那里冰冷而黏滑,罗杰斯咽了口唾沫,开始顺时针揉搓起来。

   他想那里变得暖和起来。

   

03

   巴恩斯睁开眼睛后已经是一个小时了,那时候离他的航班结束还有五个钟头。

   “你醒了?!”史蒂夫察觉到他的苏醒,立即兴奋地喊起来,上帝保佑。

   “啊……我是晕过去了吗?”詹姆斯动了动自己僵硬的小腿和胳膊,诧异地望着眼前金发蓝眼又英俊帅气的男人,大天使?!!难道他的祷告成真了?还是他已经升天上了天堂,奇怪,他为什么没翅膀。“请问,你是?”

 

 “我是史蒂夫·罗杰斯,发现您晕倒了,才……”罗杰斯不好意思地笑笑。

  巴恩斯这才发现罗杰斯的双手还在他的腹部上,难怪胃一直都暖洋洋的,原来是这个陌生男人一直都这样守护着自己。

  詹姆斯的心脏立刻在肋骨后面疯狂跳动起来,这时他才注意到对方身上穿着制服,他毫不顾忌地上下打量史蒂夫,腿长、胸大、肤白、貌美,他是个空乘吗?这也太他妈辣了吧。

  巴恩斯眨了眨他最有杀伤力的大眼睛,因为生理上的疼痛而氤氲上一层水汽让这双眼睛显得更加楚楚动人,他可怜巴巴地摆了个自以为最能惹人怜惜的表情地问罗杰斯:“请问您是空乘吗?我可没见过比您更善良更温柔更……”,他依然不争气地红了脸,红晕在苍白的两颊上显得有些突兀,“英俊的空乘人员了……”

 

“不。当然不是,巴恩斯先生。”罗杰斯摇摇头,微笑着替巴恩斯又倒了一杯热水,并贴心地往里面加了点蜂蜜。

 

他边往杯子里一勺一勺地加蜂蜜,边说:“我是机长。”

 

詹姆斯一时没忍住“啊”地一声叫出来,遂又立即不好意思地捂住嘴,瞪大了眼睛,小声道:“这么年轻也能做机长吗?”

 

罗杰斯机长调好蜂蜜水,巴恩斯一动不动地瞅着他,多希望他能用嘴唇替他试一试水的温度是否刚好,不过他立即又打断自己的念头,自己开始谴责自己:别真成了娇生惯养的小少爷!詹姆斯!你们才刚刚认识不到一小时呢!

 

“喏……”罗杰斯把热乎乎的杯子塞进詹姆斯手中,指了指自己肩上衣袖、肩章上的四条金色横杠,“我确实是我们航空公司最年轻的机长。没有骗你。”

 

  上帝,他一本正经解释的样子真的好可爱!天使在天上飞,史蒂夫·罗杰斯也在天上飞,他一定是碰上妈妈小时候和他说过的天使了,詹姆斯心花怒放,一颗小心脏像最强健有力的鹿腿砰砰砰地在他胸腔里直扑腾。他一定是被丘比特的箭镞给射穿了或者是被维纳斯施了爱情的魔咒,否则怎么会这么快就跪倒在罗杰斯机长的制服下了呢?

   他把自己通红的脸蛋埋进罗杰斯机长给他的蜂蜜水里,小心翼翼地啜饮着——这绝对是他喝过最甜的蜂蜜水了!并且顿时觉得他的胃一点儿都不疼了,是的,一点儿都不疼了呢。

 

 “巴恩斯先生,你觉得还好吗?如果实在不行,我立即去找医生来……”刚才是因为你死命拽着我,不让我离开。当然这句话,史蒂夫不会说出来。

 

“吃了药之后应该就没问题了,咳咳咳……”詹姆斯装模作样地咳了几声,“叫我巴基吧,罗杰斯机长。”

 

  罗杰斯不意外地红了耳根,有些为难,但考虑到自己面前是个刚刚饱受痛苦折磨的病人,还是点点头,吞吞吐吐地叫了声:“巴基。”

 

接着亲切地又补上:“你也可以叫我史蒂夫。”

 

“好。史蒂夫。”巴基真是求之不得,“刚才的事实在是谢谢你了,要不是你,我准得玩完儿,你说我该怎么谢谢你。”

 

巴恩斯明面上坦诚地笑着,双眼明亮而充满感激,心里却是波涛汹涌,狂喊着:我愿意以身相许,以身相许,以身相许!

 

“不用挂在心上,保障每一位乘客的安全是我作为本机机长的职责,换做任何一个有道德有良心的人看见您这样受苦,都不会袖手旁观。作为一名单飞时间超过六千小时的机长,我一共已经飞了3000个起降,按每趟航班200名乘客来算,我的航班上已经安全承载了六十万乘客,绝不会独独少你一个的。”史蒂夫正襟危坐,洋洋洒洒地念出一大串词,肩上的四道金杠仿佛绽放光芒。

 

在巴基眼里,这个男人几乎就在发光,像太阳的那种。他爱死罗杰斯一派英雄气概,谈吐风云的样子了。

 

“史蒂夫,你确定你这么久离开机舱没事吗?”巴基问道,他是带着坏心眼儿问的。

 

“没事,我的副手萨姆·威尔逊和克林特·巴顿都是训练有素的飞行员。这趟飞行绝对安全,我向您保证。”史蒂夫温柔地冲着巴基笑起来,两眼弯成好看的弧度,那比女人还要长上几公分的睫毛随着主人的眨眼如同蝴蝶双翼轻快地上下曼舞着。

 

巴基几乎立刻就想脱掉自己的衣服像只树袋熊一般缠上机长的腰,哭着请他操自己了。

 

但是显然他不能。这还在天上,还是史蒂夫的地盘儿,在没摸清罗杰斯机长的性取向前,他不会轻举妄动的。但就算罗杰斯机长是个和烧火棍一样笔直的男人,他也会不遗余力地去攻略他,像穆罕默德攻占拜占庭帝国一样绞尽脑汁,全心全意。

 

从小善于伪装的巴恩斯立刻又捂着胃部呻吟起来,眼睛泛上更多泪水,鼻子通红,两弯秀气的眉毛纠结在一起,真是个惹人怜爱的小宝贝儿,他抓住机长笔挺制服的下摆,轻轻摇了摇:“我又疼了,史蒂夫,今晚你能别走了吗?”

 

注:《梦幻曲》是舒曼所作十三首《童年情景》中的第七首。这里刚好配巴基希望回归的最美好的童年时代。

TBC

本宝宝也没想到一晚上敲了五千字出来,食用愉快。。虽然有很多虫。

对飞机航空什么的知识基本为0,但有的是一颗花痴的心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爱机长我爱机长我爱机长。

累得趴下了。。。

暗搓搓希望大家都没有用新版lo……推荐不算热度这是要老命啊QAQ,让我们来甜甜甜甜出鱼尾纹吧!!

评论(22)
热度(379)
  1. 忍冬青兔 转载了此文字
  2. panniefish青兔 转载了此文字
©青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