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兔

兔撩撩老师教你撩汉纸

【盾冬】 咖啡馆里的汪和喵

【盾冬】 咖啡馆里的汪和喵

 

CP:主盾冬【后期漫威群CP,加少量Evanstan客串

Rating:G

Author:青兔

 

设定局长拥有听懂动物说话的能力,这只是一个不成文的脑洞。。一定ooc有,雷者绕道。

 

01

尼克·弗瑞的咖啡馆里新来了一只猫。

 

并不是那种刚出生的只有巴掌大的小奶猫,可是摸起来也是软软的、奶香四溢的。

 

它叫Winter Soilder.

 

它是只好看极了的波斯猫,圆滚滚的脑袋,圆滚滚的身子,还有一双圆溜溜的蓝眼睛,粉色的小耳朵在棕白交加的毛发里若隐若现地摆动着,它还有张漂亮的三角嘴,红红的,像是偷抹过女主人的口红那样红。

 

可惜它几乎不发出那些讨好人的温驯的叫唤来,它并不是看起来那么和善,咖啡馆每个试图摸摸它的女孩子都知道,小猫不喜欢被触碰。它总会冷冷地拒绝女孩们给他的好意,再冷冷地踏着猫步离开,留给人类一条桀骜而性感的长尾巴。

 

只有一个人是例外,额,不,一只狗——寇森经理最喜欢的那只狗,史蒂夫。

 

嫁狗当嫁史蒂夫!至少有六条街的流浪狗都汪汪汪叫着希望成为史蒂夫的配偶。

 

它在人类里也是极受欢迎的柯基犬,毕竟没人能拒绝那么神采风扬的小家伙,Winter Soilder也不行。

 

 

事实上,Winter Soilder就是史蒂夫捡来的小猫。

 

02

 

Well,弗瑞和一屋子的猫猫狗狗当时都被史蒂夫吓了一大跳。

 

那天下着很大很大的雪,满世界都银装素裹,马路上、屋顶上都铺满了皑皑白雪,路人裹着大衣领子匆匆地往家里走,寒风如鞭抽打着世界。

 

  “Nat,你觉得史蒂夫那家伙是不是疯了,居然听了那小女孩的几句话后就在这种天气跑了出去!Aamzing!”五短身材的黑猫鹰眼用爪子扒拉着小甜饼的碎屑说。

   娜塔莎是神盾咖啡馆里唯一的母猫,漂亮而高贵,也是黑色的毛发,却有一双极为罕见的红眼睛,仿佛玛瑙石似的熠熠生辉,她懒洋洋地等着鹰眼把甜饼喂进来,道:“不如就等着看吧。”

 

  突然,咖啡馆的门被很大力地挤开一道缝,砭骨的风夹带着雪花一股脑地冲进来,那只金色的柯基犬咬着什么东西也一股脑地冲了进来。黑猫们继续趴在卡座上瞧着事态发展,从史蒂夫莫名其妙地冲出去到它又莫名其妙地冲回来,已经过去了一刻钟。

 

  弗瑞从吧台上走下来,瞪着那只独眼,仔细盯着那团活物,张大了嘴彻底惊呆:“你居然带回来一只猫!上帝!”

 

史蒂夫放下嘴里叼着的那毛茸茸的小团子放到壁炉边,火堆劈啦啪啦地烧着,他先动了动自己金色的耳朵,接着浑身一激灵地抖落毛发上的雪花,一下就把弗瑞新换上的地毯弄得脏兮兮的,他抱有歉意地汪汪汪冲主人叫了两声。

 

咖啡馆里暖和极了,新鲜的巴西咖啡豆在研磨机里散发出滚烫的诱人的香气。

 

小猫在地毯上打了个不太好看的滚,立刻警觉地睁开那双迷人的蓝眼睛,他看起来虚弱极了,雪水和泥水脏兮兮地在毛皮上留下印记,肚皮上开了一个口子,滴滴答答地淌着血,最有问题的还是他的左前肢,上面蹭掉了一大块毛发,露出血淋淋的一大块肉,几可见骨。他站都站不起来,却咬着牙亮出自己的爪子,将背部勉强弓起来做出战斗的姿势,嘴里发出呜呜的低吼。

 

这下连娜塔莎和克林特也轻轻跳下来看这只猫咪了。

 

史蒂夫居然是在人家猫先生完全不知道的情况下把猫带回来的,有辱狗界啊!

 

“hey,你别着急,你是巴基,我认识你的。”史蒂夫用前肢示意性想抚摸猫先生。猫咪嗷叫地后退一步,却不小心撕扯到伤口,痛苦地闭起眼睛。它真的太虚弱了,几乎支撑不住自己的身体

 

“Who the hell is bucky?!”

 

 猫先生冷漠地盯着眼前的大狗,滴溜溜的眼眸里写满了“你丫的死狗离我远点”

 

“你忘了我吗?巴基,我是你的史蒂夫啊!我是史蒂夫!”

 

“史蒂夫?”

 

“是,你认识我的对不对?我们从小一起在垃圾堆里长大的,你在我们那条小巷子里可是最厉害的猫,我那时候还没长开,都是靠你保护我给我食物的啊,后来有个男人把你抱走了,后来我再也没有见到过你,巴基,你知道吗,我一直想你,想你过得好不好,有没有鱼干吃,有没有牛奶喝,想到发疯,巴基……”

 

“不认识巴基,不是巴基。”猫先生果断打断这只大狗滔滔不绝的回忆,厌恶地看着狗先生控制不住的几乎要流到他脚下的口水。

 

两只黑猫趴在弗瑞脚边,一人两猫都心照不宣地微笑起来,呵,原来这就是Cap(是他们一起给史蒂夫起的外号,平时在咖啡馆和外面行动的时候都是史蒂夫领导)传说中的青梅竹猫哦。

 

 

“hey,Cap,别再对着这只可怜的小猫流口水了,我们得给他治治伤,又收一只猫,我这咖啡馆真成流浪动物避难所了。”弗瑞叹息地捂住自己的独眼,去吧台下拿医药箱,心里却露出奸商的笑容,哈哈,又来一只可爱的猫咪,又可以有更多的姑娘们来了。

 

猫先生看出那个黑人估计是要对自己做什么,愈加紧绷地蜷缩起瑟瑟发抖的身体,都是这只狗,把自己带进这种地方,我怎么就这么他喵傻地在人家嘴巴里睡着了呢?!现在好了,任狗宰割!

 

史蒂夫蹲在火堆旁心疼地看着自家竹猫,欲言又止。能找到巴基已是天大的幸运,他忘记自己了也情有可原,毕竟都七年过去了,自己也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但他还是有些小小的伤心,他最好的巴基猫忘了他了。

 

狗尾巴无力地耷拉在身后,脑袋上两个尖尖的耳朵也垂下来,脸上的毛皮都松了一圈,整只狗都不好了。

 

“喂,大狗,我叫Winter Soilder。”还闭着眼睛的猫先生突然就喵喵叫起来,他不带一丝感情色彩的声音响起来,“我想你认错猫了。”

 

“才不会!你化成猫骨头我也能认出你的!没事,巴基,我一定会让你想起我的!我是史蒂夫,你好。”

 

娜塔莎和克林特瞪大了猫眼睛看着那个前一秒还死气沉沉的史蒂夫下一秒蹭地从地毯上跳起来,小心翼翼地把身体往猫先生那儿挪动了几分,欢快地吐起舌头。

 

不愧是体格结实,充满活力又忠诚无比的柯基犬啊。

 

猫懒洋洋地抬起一只眼睛看狗,轻轻喵了一声就不再理会他。

尼克·弗瑞踏着健稳有力的步子蹲下,熟练地打开药箱,拿出已经注射了药剂的泛着寒光的针管,面带笑意地看着明显局促起来的小猫。

 

“Winter Soilder是吗?真是个炫酷的名字,别害怕,我很专业的,不会痛的,一觉醒来就什么事都没有了。”

 

“一觉醒来就什么事也没有了。”那些人也是这么说的,冬兵背脊一凉,只觉得肚皮上的伤口更加痛起来,警觉地喵喵大叫,可每一次都是这样的无能为力。无能为力地看着自己被人类按住前爪,无能为力地忍受钻心痛的针孔,无能为力地看着冰冷的药剂一点点打入身体,如果自己是个人该多好,就可以反抗了。

 

 

视野里的一切都渐渐模糊起来,窗外下着的暴雪,那一簇跳动的火苗,那些若有若无的食物的香气,那两只一直盯着自己瞧的同类,还有……那只一直担忧地望着自己的大狗,他晃晃悠悠地倒在弗瑞手心里,蓝眼睛还睁着,只是已经对不上焦,那只大狗……可恶的家伙……明明自己已经逃出来了啊……为什么又把我拽进火坑……都和你说了,认错猫了……

 

TBC

 

PS:百度了一下柯基犬和波斯猫的寿命长短是差不多的,安下心来。

 
本来想写水中奇缘的orz,这篇也是记梗。

 

评论(14)
热度(136)
©青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