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兔

兔撩撩老师教你撩汉纸

【盾冬】 无所遁形(一)(替身梗)

 【盾冬】 无所遁形(一) 

警告:有OOC!有OOC!有OOC!

           替身梗,不知道有没有撞过。。

          Lo主也是在这个脑洞成梗后突然意识到我堂堂第一秘密武器冬日战士怎么特么可能会去做卧底呢?!设定寡姐没看见过冬冬的银胳膊~然后看的小天使们就不要注意这个Bug了【然而Bug还是无处不在ORZ】

 

 

 楔子:

 

“我可是最好的武器。”

 

他把这一切都归结为入戏太深。

冬兵不动声色地抹掉眼角的泪珠,却刻意忽略掉扎在心尖上刺骨的疼痛。

 

他咬紧牙关,推开紧闭的门,任那些人将他束缚起来。

 

 

(一)

 

冬兵捧着牛奶盒子坐在美国队长铺在地板上的沙发垫上,他只穿了一件美国队长的老头衫,头发湿漉漉地披在肩膀上,滴滴答答地落了满地水,眼睛蓝汪汪得氤氲了一片水汽,嘴唇被他舔得闪闪发光。如果不去看他满身的伤痕和左肩膀下那支显然精密无比的金属胳膊,他就像一个刚洗完澡等着大人来接他回家的男孩儿。

 

现在他的监护人来了——那个老得足以做任何一个高中生爷爷的美国队长鼓捣着新买的电吹风,拖着长长的电线从客厅的另一端走向冬兵,冬兵甚至有点担心大名鼎鼎的美国队长会被这条长长的电线给绊倒。

 

这和资料里给他看的美国队长一点儿都不一样。冬兵被那双宽大的手轻轻攥住头发的时候想,在心里忍不住砸吧了几下嘴巴。

 

史蒂夫有些无奈地拖着电线,冬兵坐到沙发垫上后就再也没有动过,他打开冰箱门也只有几盒快过期的牛奶,毕竟不能指望一个单身汉家里能出现什么自己榨的果汁啊,自己酿的葡萄酒之类的玩意儿。所幸史蒂夫记得巴基以前最喜欢喝牛奶了,即使经过了七十年,人的喜好应该也不会有太大改变。他有些不好意思地把牛奶盒塞进冬兵手里,所幸冬兵并不挑剔,或者他从没有注意过那些日期什么的。但他没有喝,他只是捧着那个牛奶盒,死死地盯着史蒂夫走来走去。

 

史蒂夫按照说明书里的步骤小心翼翼地按了“ON”,机器登时开始发热,轰轰地运转起来,冬兵感到一阵头皮发麻,毕竟他不久前才经历过一场极为痛苦的洗脑。史蒂夫感受到手底下突然紧绷起来的身体,连忙把开关又推到“off”,道:

 

“巴基没事的,只是把头发吹干,别怕,虽然我也不是很懂这新鲜玩意儿,不过你别怕。”

 

巴基?他是在叫我吗?他应该是在叫我了。任务很明确我现在就是巴基。冬兵脑海里闪过文本上加粗过的名字:巴基·巴恩斯

 

我现在就是这个巴基。冬兵在脑海里给这句话也加上着重符号。

 

史蒂夫理所当然地没接收到任何一句回复,他重新开了电吹风,一只手抓住那些随热风飘起来的褐色长发,一只手抓着电吹风的手柄,他吹得很慢,也很认真。手指慢慢地摩擦过冬兵的每一缕发丝,穿过去又捋回来。

 

他偷偷抬起眼睛看他,冬兵从来不知道男人还可以温柔成这样,像是对待全天下最珍贵的宝物一般。

 

他也把我当成任务了吗?

 

冬兵的世界里只有暴力、死亡和他的任务。

所以他并不明白,这是一个人对着另一个全天下他最爱的人才能给予的全部温柔与馈赠。

 

他当然也不懂这就是幸福。

 

史蒂夫对上他的眼睛,蓝眼睛在灯光下折射出一种奇妙的橙黄色来,像是有火焰在他的眼睛里跳动,冬兵不由自主地就被那簇火焰吸引进去,史蒂夫的声音混着电吹风极大的噪音响起:

 

“巴基,舒服吗?”

 

舒服。他下意识地想回答这两个字。但是他非常明白冬日战士的字典里没有舒服这两个字,舒服是属于人的,他只是个武器,武器不需要舒服。他必须得反复提醒自己是那个巴基·巴恩斯,又不是那个巴基·巴恩斯。他是冬日战士,杀过无数人,流过无数鲜血的武器。

 

而对方只是他的一个任务,虽然这个任务是特殊了点。不会记住,冬兵,他是你的任务,不是朋友,不需要朋友,不是兄弟,不需要兄弟。

 

“一旦他知道你只是个替身后,他就会毫不留情地杀了你。”皮尔斯不带一丝温度的冷笑在脑中回响起来。

 

他很快低下头,装作没有听见史蒂夫的问题。金属手指攥紧了那盒牛奶,拒绝让美国队长看见那双眼睛里的杀气和毫无人性的冷漠,又或者是拒绝去对比,美国队长那双充满了笑意和怜爱的如一泓春水般溢满人心的眼睛。他不想让自己觉得卑微。

 

牛奶盒子几乎变形。他反复舔着嘴唇想要品尝那久违了的口感与甘甜,但他不能喝,他不敢喝,这不是他的家,他没有家。

 

史蒂夫没有察觉冬兵在瞬息之间转变了无数次的心理活动,他依旧卖力地替老友吹着那头长长软软的褐发。他只是太高兴了,太高兴了。

 

追溯到一小时前,史蒂夫还是这个世界上最可怜最孤独的超级英雄,可现在他觉得自己成了天底下最幸运最幸运的人。比七十年前他从那个小小的实验舱里满身是汗地发现自己身体的巨变时还要幸运一千倍,一万倍。

 

他刚结束完神盾局的一个任务, 像是全纽约每一个单身男青年一样,骑着心爱的哈雷回到自己的单身公寓。他刚踏进楼道的时候就已经知道有一个人,一个不速之客来了。史蒂夫拥有比常人高出四倍的感官,很清晰地能辨认出空气里一个本不该属于这里的呼吸声——很细微也很有节奏,这是一个接受过军队训练过的人才有的呼吸声。

这个认知让史蒂夫的心脏跳动得飞快。
他莫名觉得熟悉。

 
逼仄的楼,狭窄的道,昏暗的光,小心翼翼踩着步子的美国队长。

——以及很快出现在史蒂夫视野里的那个人。

 

一切都迷离恍惚得恍如上个世纪二十年代的无声电影。

 

冬兵根本没打算藏匿起自己,不过冬日战士的本能还是让他选在一处背光的角落里。 他听见史蒂夫愈来愈近的脚步,他按照皮尔斯给他写好的脚本抬起头,像是任何一个濒死的流浪汉,走投无路到需要找一户陌生人家接济。但他在对上男人的脸后,却说不出一句台词来。

 
如同第一次在资料里见到男人的脸一样震撼,他觉得太熟悉了,太熟悉了,他认识他,他应该认识他的。

 

史蒂夫彻底惊呆了。

 

TBC

 

算是给包子的生贺吧!!还有好多梗想写QAQ,家里鼠标和键盘都坏了,今天才去买了个鼠标呢!大家觉得这篇怎么样~虐是一定的了【正直脸】水中奇缘大概、马上会更的!!

 

评论(9)
热度(66)
©青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