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兔

我多么希望
那是一句“我还活着”
就能抵消的痛苦啊

【Evanstan】水中奇缘(四)(游泳教练X单身爸爸ABO)

 【Evanstan】水中奇缘(游泳教练X单身爸爸ABO)

  分级:NC-17

 

楔子:也许偶尔,人们的生活需要些意外。

 

           如果意外来了,爱情还会远吗?

 

最近俗事缠身啊。。。吃得愉快~~

 

(四)

 

“Daddy,呜呜呜……Daddy……”

 

詹姆斯的哭声一下子打断两人信息素的碰撞,克里斯尴尬地把手从塞巴斯蒂安赤裸着的胸膛上拿开,他向来是临危不惧口齿伶俐的那个,也许是吃了人家豆腐嘴短了的缘故,句不成句的,结结巴巴解释起来:

 

“我帮你做……心肺复苏,从水里,救你。”

 

才说了第一个字他就后悔,救人是他的本分所在,他现在所有的举动都是为了救人,这样子反而越描越黑,好像自己真的是在为这些不轨的举动做掩饰一样。

 

塞巴斯蒂安艰难地试图重新呼吸,消毒水的气味弥漫在口腔里,他挣扎着坐起来,水珠甩了满地,他捂住胸口表情痛苦地又剧烈咳嗽起来。

 

克里斯和詹姆斯都目不转睛地盯着他,生怕人转眼就厥过去。

 

“Daddy?”好一阵子詹姆斯怯生生地开口,塞巴斯蒂安掉进水里有一大半的原因要归结到他身上,要不是他故意吓daddy,daddy才不会脚滑摔进水里,他明明知道daddy是个旱鸭子,都是他的错,要不是克里斯老师,daddy就……

 

一阵后怕瞬间席上小詹姆斯的心,夹带着满满的自责,他看着塞巴斯蒂安浑身湿透的衣服和依旧紧皱着的眉,放声大哭起来。

 

他哭得那么用力那么伤心,整个游泳池的小姑娘也跟着哭起来。

 

很快一双湿润的手抱住詹姆斯,塞巴斯蒂安仍然苍白着一张脸,嘴唇毫无血色,他支起身子用双臂圈住儿子的脑袋,把额头轻轻抵在詹姆斯的额头上,被消毒水浸泡过的声带火辣辣得刺痛着,他哑着嗓子,轻轻说 :

 

“詹姆斯,daddy没事,我没事,别哭了宝贝。” 

 

“daddy……”詹姆斯抽噎着,蒲扇般的睫毛上挂着大滴大滴的泪水,噗嗒噗嗒往下掉,眼眶红了一圈,像只受尽委屈的兔子,把脑袋埋进塞巴斯蒂安的怀里哭得更加大声。

 

塞巴斯蒂安无奈地抿着唇笑了,把手轻轻地放在儿子光滑的脊背上拍,一边在耳边不停说“daddy在这儿”“Jimmy别怕”

 

肌肤相触的热度让詹姆斯稍稍安下心来,他抽噎着打着嗝,把鼻涕眼泪都蹭在塞巴斯蒂安的衣服上。父子俩都有着水灵灵的大眼睛和一弯笑起来就要人命的唇角。

 

他们美好得不真实。

 

克里斯把这一切尽收眼底,要是他们都是他的,该有多好。

 

********

 

塞巴斯蒂安站起来的时候踉跄了一下,他怀里还抱着模模糊糊哭睡过去的詹姆斯,光着脚一溜儿差点又跌回池子里。克里斯下意识扶住他的腰,然后又迅速地放开。

 

 

“谢谢,埃文斯先生。”

 

塞巴斯蒂安舔了舔嘴唇,有些不知所措地站在原地,心脏扑通扑通地在胸腔里撞击着,坦白讲,腰部是他最敏感的地方,他……竟然不觉得克里斯有丝毫冒犯了他的地方,相反,他觉得有些痒,但是很舒服。

 

克里斯看着眼前的小Omega舔了舔红得发亮的嘴唇,蓝眼睛氤氲着一片水汽,垂着头不知在想些什么,半长的褐发滴淌着水珠,胸前被他扯开的白衬衫大落落地敞开着,半遮半掩地露出一大片白皙的肌肤,他真想下一秒就亲上他的嘴唇,狠狠蹂躏那人不自知凸起的两颗红色茱萸,然后操他,操他,听他尖叫,听他哭着喊自己的名字,他要标记他,把老二塞进他的最深处,射进他的子宫,反复吻他的蓝眼睛,让他只忘记自己的名字也要记得他的。

 

克里斯硬了,他的老二抵在湿哒哒的长裤里,烫得像根烧火棍,急需释放出来尽情狂欢。他尽量维持着面部的表情,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不带上那么多的情欲色彩:

 

 

“去更衣室吧,你衣服都湿了。”

 

“谢谢,埃文斯先生。”塞巴斯蒂安跟着克里斯往更衣室走,两颊泛起羞涩的粉红色,带着些不确定的问意,“我没有衣服,埃文斯先生。”

 

“别对我说谢谢,我是这个游泳场的负责人,是我没准时到,差点让你……我该说抱歉才对。”克里斯转过头,深深望进塞巴斯蒂安的眼睛里,他很认真地看着他。

 

“埃文斯先生……”塞巴斯蒂安又不安地舔了舔唇,抬头望着诚恳的男人,全身都被克里斯温暖的信息素包围着,竟说不出一个字来。

 

“叫我名字,塞巴斯蒂安。”克里斯弯下腰,把塞巴斯蒂安抵在身后的墙上。

 

现在他贴得他更近了,近到塞巴斯蒂安能看清克里斯澄澈的蓝眸和一根根分明的长睫毛,金发被水打湿后软软地贴在额头上,让他看起来没像昨天般昂扬向上得如同头狮子。 

 

被雨水浸润过的阳光,现在塞巴斯蒂安觉得他像是这个,很温暖也很温柔的阳光。

 

詹姆斯在他怀里不安分地调整了睡着的姿势,嘴里喃喃着爹地,塞巴斯蒂安迅速收回自己放远的思绪,更加用力地抱住儿子,他不该这样,他讨厌水,也应该讨厌与水有关的一切,他不能忘记从前。

 

他是Omega,但他也是男人,他自然清楚地看见了克里斯长裤下那不正常的小帐篷,他不能忘记从前。他反复提醒着自己,睫毛开始不停地颤抖,呼吸猛地加快了好几倍。

 

他清了清嗓子,仰起头道:“埃文斯先生,请带我去更衣室。”

 

一开口他有点后悔,疏离的称谓让那片阳光一下子乌云密布,他又有些害怕,Omega本能地害怕一个Alpha生气,他知道惹怒一个Alpha生气的下场是什么。

 

克里斯听到塞巴斯蒂安那声陌生不变的“埃文斯先生”,眼神乍得便黯淡下去,他不知道为什么原本安静得如同只小鹿仔的Omega突然像被触到了逆鳞般,浑身长出了坚硬的刺,倔强地不肯换掉称谓让克里斯全身猛地一凉,或许,他显得有些攻击性了?他不该这样轻佻地调戏一个孩子已经7岁了的单身父亲。

 

他最不应该的是就这样轻易地勃起了,但是他克制不住,他克制不住想要把塞巴斯蒂安压在墙上狠狠操他一顿的冲动。他不知道现在塞巴斯蒂安怎么想他,一个满身肌肉饥不择食到操自己学生家长的Alpha?

 

但他还是开口了,他保证这次他没打任何坏主意:

 

“你可以穿我的衣服。”

塞巴斯蒂安松了口气,他一直紧绷的神经在克里斯转身的一刻放松下来,他感受不到克里斯那种随时都要掏出老二来的攻击性信息素了。

 

塞巴斯蒂安跟着他来到更衣室,把儿子放在一边的软椅上,克里斯背对着他,从长裤里掏出钥匙打开衣柜的门,塞巴斯蒂安从背后注视着男人健壮的肌肉和光滑的肌理,却不禁有些口干舌燥。但你已经拒绝他了,塞巴斯蒂安,你不敢尝试,他刚刚才救了你的命,不,那个人也救了你的命,看看结果,别给他反应,塞巴斯蒂安,别给他反应。

 

克里斯掏出几件干净的衣服递给坐在软椅上发愣的Omega,塞巴斯蒂安一惊,伸出手接过,交接的瞬间却正好碰到克里斯温暖干燥的手心,触电般的全身一颤又收回,他瞪大了眼睛看着克里斯,像极了掉进陷进里任人宰割的猎物。

 

克里斯不是猎人。

 

克里斯暂时还不明白塞巴斯蒂安对他的恐惧由何而来,他有些难过,但更多涌上心头的却是心疼,不仅仅是Alpha对Omega出自本能的怜惜,他想把看起来吓坏的塞巴斯蒂安抱进怀里,抚摸他柔软的褐发,搂住他瘦削的肩膀。克里斯不是个刚入世的愣头青,他从来都是个风光无限的家伙,这不仅取决于他的好皮相,他深谙为人处世之道懂得进退,他看得出塞巴斯蒂安曾经大概经历过一些不好的事情,或许他让他想起了那些不好的事情。

 

但克里斯想要的,无论是金牌还是美人,他最后一定都会得到。

 

现在他得安慰好这只受到了惊吓的兔子和他的兔宝宝。

 

他把衣服塞进塞巴斯蒂安手里,又帮小詹姆斯取出衣服,温声细语道:

 

“这衣服可能有些大,詹姆斯今天让他先回家吧,我的学生们还等着我,先走了。”

 

塞巴斯蒂安目不转睛地盯着他离开更衣室。

 

老天,他真的不知道他那双雾气朦胧的眼睛和微微嘟起的红唇会给男人的老二造成多少点伤害吗!

 

克里斯走出门口的时候天人交战着,他心中的小恶魔正在暴走,然而他的小天使拽住他,让他又重新倒回来,明显把正准备套衣服的塞巴斯蒂安吓个正着。

 

嘿,这些衣服可是要还的。

 

TBC

嚎叫着想写肉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这特么都没搞上,我对不起CE,但包子也不是好吃的╭(╯^╰)╮,打滚求来点互动啊,作者看不见评论什么的很容易手一抖往虐里写呢。。

 

 

 

 

 

 

 

 

 

 

 

评论(28)
热度(145)
©青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