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兔

我多么希望
那是一句“我还活着”
就能抵消的痛苦啊

【Evanstan】水中奇缘(二)(游泳教练X单身爸爸ABO)

分级:NC-17

Po感觉一下子受到了大家的宠爱QAQ,这篇文目前还真的只是个脑洞,得容我再好好规划一下~~ 

警告:孩子真不是CE的,孩子真不是CE的。

楔子:也许偶尔,人们的生活需要些意外。

          如果意外来了,爱情还会远吗?

 

塞巴斯蒂安不是一个怯懦的Omega,像是一个可怜兮兮只会张着双腿乞求男人操他的婊子。说实话,现在的社会已经比从前好了太多,政府颁布了保护Omega的法律并研制出有效抑制信息素的抑制剂。除了Beta,不管是Alpha还是Omega都得按时服用抑制剂,以免控制力不好的Alpha发了疯似的去街上操人,也避免了发情的Omega淌着湿漉漉的大腿晕晕乎乎就被标记了的情况,政府甚至还允许医院给Omega做标记祛除,这放在从前可是要上绞刑架的!

 

社会在进步,可仍有些黑暗的东西保留下来。最原始的欲望、贪婪、施暴欲藏在人心里,一代又一代地沿着人类的血脉传袭下来。

 

塞巴斯蒂安上高中那会儿,他的性征还没完全显露出来,还不是现在这个光是坐着都散发出一股子忧郁来的青年,垂下眸子就不禁想让人拥抱住他。他只不过是一个散发着好闻气味的转学生,长着圆嘟嘟的脸,结结巴巴地说着罗马尼亚口音的英语,唯一引人注目的大概也就是他那苍白得如同吸血鬼般的皮肤和总是让人觉得他没睡醒的淡淡黑眼圈,以及黑眼圈之上,那双明亮得如同烟火的眼睛,时蓝时绿,像是被湖水淹没了的钻石。

直到磕磕绊绊地过完了前半生,他的这双眼睛,仍是他身上最美丽的,最移不开视线的地方,似乎,被这样一双眼睛看着,再深的黑洞都能升起星光。

 

他现在在酒吧做驻唱,给自己的老朋友切斯打工。偶尔还带着詹姆斯去百老汇看喜剧,他知道小家伙不喜欢安安静静地坐下来,而是更喜欢运动,像个好动的小老鼠,所以他不打算像自己的母亲从小教自己弹钢琴一样教詹姆斯。但他知道詹姆斯喜欢自己弹钢琴给他听,他总能在爹地的安眠曲里愉快地睡着,塞巴斯蒂安习惯漂亮地在琴键上划过尾音,然后轻轻放下钢琴盖,温柔地为詹姆斯擦去嘴角的水渍,关上壁灯,对自己和儿子说一声“晚安”。

 

今天晚上他也是这样做的,只是黑暗笼罩房间的那一刻,他心头划过一丝颤抖,黑暗如同最令人窒息的牢笼锁住他的喉咙,让他不由自主地恐惧。他望着空荡荡的天花板,耳畔传来的詹姆斯绵长而平稳的呼吸令他稍稍安下心来,他侧过头刚好能看见摆在床头的抑制剂小药瓶,克里斯的金发就这么突兀地闪过塞巴斯蒂安的脑海,接着是全部的,在太阳底下他不敢直视的一切都在黑暗里悄无声息地蔓延上心头,硕大的胸肌,水珠从锁骨一路下流,像一道蜿蜒的小溪流,淌过形状分明的六块腹肌,接着没入深色的泳裤里,哦,老天,塞巴斯蒂安的脸登时又滚烫起来,他真是个没用的Omega,才见了人家一面,居然在大晚上就浮想联翩别人的老二了。他摸了两把被子盖在自己脸上,窗外,夏日的蝉叽叽喳喳即使在晚上也从不停歇,塞巴斯蒂安却觉得这挺好的,至少,让这房子显得不那么寂寞。人,偶尔总会害怕寂寞的,这么多年过去了,噩梦也终于远离了他,唯有寂寞,像是蚀骨焚心的虫,始终缠绕着他,哪怕是詹姆斯的味道也不能安抚半分。

 

大概这就是Omega的本能吧。大概这就是人的本能。蛾子尚且扑向明媚的焰火,只是为了仅存的一抹温暖就愿意舍弃一生。

 

在孤单又时刻充斥着暴力、死亡的世间,他一个人走得太久太久。塞巴斯蒂安头一次希望,能有一个温暖的胸膛抱住他,让他能安心地把脑袋蹭进那人的肩窝里,使劲磨蹭也不会被嫌弃,他需要真实的Alpha来抚慰自己,而不是这些药丸和被他藏起来的按摩棒。

 

也许自己明天可以请个假去看看詹姆斯游泳的样子。

他想着,陷入沉睡。

 

******

“爹地,快看我跳水哦~~”塞巴斯蒂安冲儿子做了个加油的姿势,好吧,那有些蠢。他现在还是有点不敢相信自己居然真的坐在昨天那把长椅上看詹姆斯游泳。

 

他觉得昨天晚上自己只是被Omega那些时不时就会出来泛滥一下的敏感情绪冲昏了头脑,但他今天早上向切斯请假的时候,脑袋确实是清醒的。

 

他不会游泳,他也不喜欢水,他甚至有些害怕水,但詹姆斯喜欢,他就给他报了这个切斯推荐的游泳班,很贵,他甚至没时间来和教练做个交流,但詹姆斯说他很喜欢。

 

塞巴斯蒂安四处打量了一下,并没有看见昨天那个金发教练,大概是他们来得有些早,池子里也只有几个正在自己戏水的小姑娘,他说不清楚自己是不是有些失望,他说服自己只是来看小宝贝们的,顺便来询问一下詹姆斯的情况。

 

随着一声巨大的落水声,唤回塞巴斯蒂安乱成一团麻的思绪,一阵喷涌而上的水花激乱了塞巴斯蒂安的裤脚,他居然都没看见自己的小宝贝跳水,太遗憾了,塞巴斯蒂安笑着从长椅上站起来,想着和詹姆斯商量再来一次,这次他一定给他拍张帅气的照片,然而恐惧瞬间攫住他的心脏,所有的喜悦登时一扫而空。詹姆斯不见了,詹姆斯不见了,塞巴斯蒂安快速地走到泳池边上,碧蓝的眼睛慌张地扫过水面,没有,没有,哪里都没有,他双脚几乎要瘫软在地上,眼前一阵一阵地发黑,他吓坏了。

 

被水彻底淹没的恐惧席卷着失去儿子的害怕如同开了闸门的洪水无比尖锐地涌进脑海,他想大喊救命,他想大喊詹姆斯的名字,但所有语言都鲠在喉咙里,仿佛一根鱼刺,他头脑一片空白,只有眼前的这一片水。他以为永远不会找上来的记忆还是涌上来了,仿佛退后了很久很久的潮水,一旦泛起便愈来愈猛,愈来愈教人抵抗不了,他如同巨浪下的木舟,下一秒就会粉身碎骨。

 

然而下一秒有水花泼到他脸上,冰冷的感觉唤回他的丝毫理智来,他听见詹姆斯的笑声,听见他大喊爹地,看见他的宝贝儿碧蓝碧蓝的眼眸从满满的笑意渐渐褪色成惊恐。

 

他也想冲着他的宝贝儿笑,然后捏住他的小脸蛋告诉他以后不许对爹地做这样的恶作剧了,他更想立刻冲上去抱住看上去吓得不知所措的孩子,他不能让他的孩子觉得安全,这是作为一个爸爸最大的失败。

 

但是他很快看不见詹姆斯了,水,全是水。

四面八方的、无处不在的,

水。

 

他几乎窒息。

 

TBC

 

然而人工呼吸还是被这个话唠怪推迟到了三喽~~希望不要被打嚯嚯嚯,第一次尝试这种小言风,没什么控文的经验┗|`O′|┛ ,打滚来点评论来点捉虫~麻麻喊睡觉了,大家都晚安~明天放CE英雄救美hhhh

 

评论(10)
热度(119)
©青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