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兔

我多么希望
那是一句“我还活着”
就能抵消的痛苦啊

【盾冬】吧唧不得02~(又名罗师傅如何靠甜点骗到失忆小猫咪,现代半AU,灵指神探设定)

分级:NC-17(雾)

背景:没有血清,没有二战!但史蒂夫天生具有一项特异功能,这里采取佩佩的《灵指神探》设定:只要用指尖轻轻一点,他就能令死去的生命体复活,但如果他第二次接触到该生命体,他们就会永远死去。在一次任务中,他意外见到了自己失踪多年的恋人巴基的尸体……

02 重生

 

猎鹰的驾驶水平和他的飞行水平向来成正比,他们很快降落在史塔克大厦的停机坪上,显然鹰眼、钢铁侠等一行人都已经通过贾维斯传过来的影像了解了这位冰柜里的睡美人对美国队长超凡的意义。

 

甚至连一向喜欢嘲讽的托尼也只是拿了杯咖啡陷在沙发里看着失神已久的史蒂夫,老天,队长甚至都不让他的机器人帮忙抬那个该死的冰柜。

 

鹰眼偷偷给黑寡妇使了个眼色,示意他已经通知了尼克·弗瑞,据初步估计,大概还有五分钟就能抵达。他们比这群复仇者在神盾局的资格都要老,他们自然比其他人要更清楚冰柜里面的是个什么家伙。

 

他们也庆幸队长仍然没有轻举妄动。

 

多美好的一幕啊,金发王子深情款款地凝视着他的棕发小睡美人,只需要一个轻柔的吻,就能唤醒他。

 

可醒来的却将是本世纪一个最危险的武器。

 

一出鞘,则必然锋芒万丈。

 

娜塔莎想,确实是武器,她怎么想她也便怎么说了:

 

“他和九头蛇最危险的武器们在同一条船上。”

 

班纳博士扶了扶眼镜,温吞道:“我听说过这种情况,九头蛇确实拥有这种技术,通俗点来说称为人形武器,他们通过洗脑并从小训练他们以操纵他们去执行高难度任务。”

 

“我还看到队长的小睡美人有一条银色的机械胳膊呢,那看起来确实还不错。”托尼有些兴奋了。

 

“你们都够了。”

 

越来越滔滔不绝的复仇者们齐刷刷把目光转向实验台上的男人,莫名其妙的压力笼罩了每个人,史蒂夫面无表情甚至带着些冷漠地走下台阶,他凌厉的目光扫过每个人,他有些生气了,甚至怒火中烧。

 

他们怎么可以像讨论一件商品一样地讨论他的巴基,他那么好那么好的巴基。他们怎么能!

 

“他不是武器,他不是!”史蒂夫顺手打烂布鲁斯的一只实验试管,大吼起来,如同一只抓狂的陷入陷阱的雄狮子。

 

没人看见过这样的美国队长,歇斯底里,却真真切切的。

 

试管清脆地掉在地板上,玻璃碎裂的声音把每个人都带回现实。

 

光与影,线与点,火光与泪光,巴基冰冷苍白的脸,朋友们关切惊诧的眼神,史蒂夫的太阳穴联动着神经一抽一抽地疼起来。他狠狠地捂住自己的眼睛,却阻挡不了泪水从指缝之间滑落。

 

他不再是什么正义的象征,不再是什么英勇的战士,他只是一个拥有超能力的怪胎,害死了身边一个又一个的人。仿佛回到十五年前,那个唯一可以依靠的笑容消失在他的视野,从此史蒂夫就被无休无止的枷锁所桎梏。

 

没人比他更能体会得到后失去的痛苦。一无所有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在拥有后,一点、一点地把你唯一的宝贝剥离你的心脏,淋漓而模糊。

 

 

直到现在,他僵直地陷进沙发里,红着眼眶,对所有的复仇者们也包括正走向他们的尼克·弗瑞和玛利亚·希尔,宣布:

“我会复活他的。”

 

在见到巴基的第一眼,史蒂夫就已经做出了要复活他的决定,没有人能真正阻拦住Captain America,曾经有过,但这个人正躺在他面前,了无生息的。

 

他几乎虔诚地感激起自己从小厌恶并憎恨的超能力,他的灵指能让他的爱人重生,这能抵消过去这种超能力给他所带来的所有痛苦。

 

所有。

 

“詹姆斯·布坎南·巴恩斯,曾是你童年时的挚友,因你错误地使用超能力而导致对方母亲死亡,随后送进孤儿院,在这里你们度过了极其快乐的少年时光,直到Barens生日当天的那场大火,他永远消失在你的生活中。别忘了那天,罗杰斯队长。”

 

尼克·弗瑞脚步沉稳地走进大厅,他未缺失的一只眼直直盯着正中央的史蒂夫,目光如炬,他的语调极慢却极为严肃。

 

“他们想要的人其实一直是你,巴恩斯是代替你受了这一切。”

 

“你一直都知道他没死是不是!”史蒂夫突然冲上来揪住尼克的领口,对上那只毫无色彩的独眼,他的声音像是从喉咙里挤出来,一字一顿的,染满了怒火。

 

“告诉你又能怎么样呢。你救得了他吗,你只是一个瘦弱的豆芽菜,跑两步就摔在地上,还想举枪去救你的小伙伴?”尼克挥手制止准备上前来拉开史蒂夫的希尔特工,挑挑眉不屑道,“你已经三十二了,史蒂夫,不是过去那个还会流泪的小男孩了,过去的十几年,难道都白教了你,感情行事对你没好处!这是个从天而降的好机会难道你没有意识到吗?他现在不仅仅是你的巴基了,他是冬日战士,是全世界的顶尖杀手,是整个九头蛇最高战斗力,他现在掌握在我们手里,掌握在你手里,对,我当然会让你复活他,我知道这拦不住你,但是你不想报仇了吗,你难道就甘心过去十年里我们所做的一切付诸东流吗?你难道能忍得下这口气?”

 

史蒂夫轻轻放下手,退后了一步,深呼吸一口气,沉吟道:

 

“我不会允许你们对巴基做什么过分的事的。”

 

“当然,你是我们伟大的魔法师,你说了算。”尼克一摊手,露出一口白牙。

 

“希尔!”他高喊他最得力助手的名字,对着在场所有人露出一个狡黠的笑,哦,这只老狐狸。

 

所有人看见那个被希尔特工五花大绑起来的大腹便便的男人都不禁笑出了声,局长还真的是有备而来。娜塔莎想,可省了她再跑一趟神盾局总部的时间,这个傻叉参议员早该死了。

 

班纳博士和托尼开始给冰柜里的冬兵做检查,卸载了战斗服上几处微小却致命的小武器,并顺带分析了死因,好吧,虽然死因没什么大不了的,不管他是怎么死的,他都马上要复活了。

 

不过死因的结果还是大吓了科学家们一跳,冬兵不是被炸弹或者其他什么的给炸死,也不是因为被海水给淹死(史蒂夫知道他的小猫咪水性一向很好),而是被装置在他战斗服里的秘密毒针给毒死的。

 

得不到了,控制不了了,不如毁掉吗?

他们真的完全不把他当做一个活生生的人看待吗?

 

托尼操控着机械手从冬兵脖颈上取出那根细小的毒针的时候,听见史蒂夫握紧拳头时发出的那种如爆栗子般的咔嚓咔嚓声,觉得史蒂夫像是要把他们和毒针一齐从这栋直插云霄的高楼上扔下去,当然更可能是九头蛇那拨人。

 

“他们可能是怕冬兵落到我们手里,所以销毁了他,um……you know……”托尼发表了自己的观点,在成功收到美国队长一个眼刀后,变得有些支支吾吾,“他们以防万一就杀了他。”

 

“但是他们不知道我们有最伟大的魔法师!”猎鹰作为美国队长的二号粉丝,兴奋地大喊起来。

 

“现在我们已经祛除了他身上的追踪系统,可是队长,根据贾维斯的检测,他的大脑曾接受过多次电击性洗脑,这么多年过去了,他大概早就已经忘记了自己是谁,也忘记了你。”托尼放下手里的工具,示意贾维斯开启防御模式,实验台上渐渐升起手铐和脚铐,柔软却不失力道地锁住冬兵,毕竟他们现在面对着的是全世界最危险的人。

 

  实验台上的冬兵如此安静,常年不见阳光的肌肤变得苍白无比,和曾经那个嚷嚷着要晒成古铜色皮肤的男孩一点儿都不一样,他的褐发又长又乱,但是一点都不让人觉得脏兮兮的,难怪还有人传说那面具后面的神秘人其实是个姑娘。 

   他还是那么好看。史蒂夫真想伸出手去揉揉他的小猫咪,捏捏他的脸蛋,可是他不能,他清楚地知道,他再也不能了。

 

   能力的背后需要割舍掉的东西,有些人,一辈子都无法明白。他们总是汲汲于追求一切权力与力量,却从未思考过,这需要付出成倍的代价。

 

   史蒂夫明白,他明白得很早,也明白得很透彻,他拼了命地想把这个与生俱来的烫手山芋扔掉,却没有想到正因为他的这份软弱与惧怕,最终会失去掉他最爱的人。今天,此时此刻,他才第一次感谢起上帝赐予了他这股力量,哪怕是被诅咒过的力量,他真心地感谢。

 

   史蒂夫期待着那双绿眼睛里的光,他等了整整十五年了,多少次午夜梦回,他的巴基就站在那逆光的风里,回头对他笑,笑得眼睛都眯起来了。他大喊他的名字,他冲过去想拥抱他,但是他永远触碰不到他的指尖,他永远只能看着那把大火将他的爱人吞噬进黑暗,吞噬进地狱。无能为力。

 

   他满身是汗地惊醒过来,急促地环视四周。窄小的房间,只有一个沙袋,在夜风的吹拂下,一下一下地摇摆着。

 

  他痛苦至极。

 

  他不抽烟,也不喝酒,他知道巴基不会喜欢这些东西,于是他只能画画。

 

 他曾经为他画过好多张画,然而那些也都消失在火海里,成了一片灰烬,心如死灰。

 

 就着微弱的月光,他坐在地板上。甚至掏不出一张照片来临摹,他们从没想过彼此会分开,也从未想过会忘记对方,所以为什么需要用照片来留住记忆。

 

 是啊,他不需要,他的小猫咪的一切他都记得那么清清楚楚,他甜蜜地笑起来的弧度,他生气时颤抖的睫毛,他哭泣时一张一合的嘴唇,他高潮时圆润潮红的脸颊,他喜欢把帽子歪着戴,他喜欢史蒂夫摸他的下巴,他喜欢吃史蒂夫做的水果塔,他喜欢看史蒂夫画画,他喜欢在史蒂夫怀里打滚,他喜欢做爱的时候喊史蒂夫的名字。

 

音容笑貌,历历在目,融入骨血,烙进灵魂,他怎么忘得了,他怎么舍得忘记他。

 

史蒂夫回过神来的时候,偌大的大厅里只剩下他、冬兵和那个颤颤巍巍的参议员。其他人都已退避到五米以外的安全范围,史蒂夫知道他们都通过贾维斯的传影在紧张地注视着自己。

 

史蒂夫并不紧张,无论结果有多坏,他都会陪着巴基一路走下去。

 

他记得那个承诺。

他永远记得。

 

那个同样因为失去母亲而痛哭了一整个晚上的男孩,坐在街边,伸出稚嫩的手臂拥抱住瘦小的史蒂夫。

 

那天是阴雨天,史蒂夫觉得自己浑身上下都疼得厉害,天很暗,乌云低低地发出闷吼迫近地面,冷冽刺骨的风,刮过地面,无数的叶被卷起来,打着旋儿,凌乱不堪地袭向远方,史蒂夫觉得自己大概也像这几片叶子一样,命无归宿,魂无归途了。 

 

然后他的阳光来了。他生命中第一缕珍贵的光,穿破所有乌云,小心翼翼又珍重地笼罩住史蒂夫敏感的心脏。

 

他形容不出那一刻被拥抱的感觉,大概是比在快渴死的沙漠中碰见玫瑰,在快淹死的海水里见到小美人鱼来得更快乐又甜蜜些。

 

他很久没有这样接触过人了。这样温暖的身体,柔软的,像是一坨甜甜的棉花糖,如此坚定而温柔地拥抱着他。

 

他把脑袋枕在巴基的肩膀上,远远地看见那些被卷走的叶子是多么紧密地贴着对方,就像他们一样。无论遇到什么,它们都会一起度过。然后在一个风平浪静的下午,在静静落下,生根,发芽。

 

他们也会像它们一样的。

 

他用力地回抱住男孩。用尽了那个时候小史蒂夫所能使出来的所有力气。因此他没能忍住眼眶里的泪水。

 

巴基把身上黑色的小风衣脱下来披在史蒂夫身上,将他最好的伙计扶起来,笑着捏了捏他的脸,在那个一点儿都不风平浪静的下午,许下一个孩子所能实现的最珍贵的诺言:“I am with you till the end of line,pal.

 

 

史蒂夫深呼吸一口气,对着那缩在地上像只蠕动的蛆虫般挣扎要往外爬的参议员不屑地发出一声笑声。

 

此刻,他就是死神。

 

史蒂夫伸出右手的食指,这根被诅咒了的食指,他极为轻柔地,像是一个最美妙的吻,按在冬兵的灰白的嘴唇上,奇迹将要发生了,奇迹总是在他们身上发生,不是吗?

 

金发王子的玫瑰花、小美人鱼,终于,被这甜蜜又伤感的吻唤醒。

 

这最后的接触。

史蒂夫却轻轻笑起来。

这不是最后,而是一个无比崭新的开始。

TBC

谢谢小伙伴们的喜欢~~于是打了鸡血般地写了第二章~高三狗不容易QSQ~冬兵下一章就duang地复活了!然后就是甜虐甜虐的日常了,可能有没看过佩佩《灵指神探》的妹纸,稍稍解释一下:只要队长碰了冬兵,冬兵自然就活了,如果一分钟之后,队长没有再次接触活体的话,将会有一个替罪羊替活体死去,本文选择了那个鱼唇的参议员233

评论(9)
热度(46)
©青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