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兔

兔撩撩老师教你撩汉纸

穿过你的长发我的手(J2一发完甜甜甜)

Title:穿过你的长发我的手

 分级:NC-17

CP:JP/JA

 总裁公举钩X理发师珍妮

 

PO:一看题目就知道这文有病,脑洞是我和CP聊天过程中慢慢丰富起来,一开始就是在讨论珍妮给钩钩捋头发那个视频。全是糖,全是糖,全是糖,谁让她说我不可能写甜QAQ,顺带感谢CP樱桃同学帮忙Beta。

 

 

   人人都知道他们总裁Jared有一头秀发,又长又柔顺,就是像广告片儿里放得那样,风一起,他们总裁的头发就随着那身修长的米色风衣在风中飞舞飘洒,着实来得仙逸动人。人人也都知道他们总裁Jared特别宝贝他的秀发,所以员工们对国际顶级理发师被保镖一个又一个地丢出去的场面已经见怪不怪了。 

   直到有一个美妙的早晨,员工们不懂了,向来以秀头发来彰显自身人格魅力的总裁Jared今天居然戴了一顶帽子,是那种鸭舌帽,并不是平常总裁习惯来挡风沙的那种可以造成“犹抱琵琶半遮面”效果的毛线帽。

  天啊,地球要灭亡了吗,总裁要丢下他们登上诺亚方舟了吗。Shit。员工们蹲在窗户边上观察他们和蔼可亲的总裁Jared。OMG,他在干什么呢?一个早上过去了,轮班去望风的伙计们互相交流了一下情报:

 

 “总裁在傻笑。”

 “总裁在傻笑。”

 “总裁在对着手机傻笑。”

 “总裁疯了。”

 “天!总裁的发型!My dog eyes!”

 “日,总裁在闻那顶帽子。”

 

  Jared Padalecki平日里最信任最关爱的得力助手们的内心几乎是崩溃的。他们纷纷捂着脸倒在门外。感谢上帝,他们的小公举总裁终于恋爱了。

 

  Jared恋爱了。

  或者说单恋?

 

  Jared伸手摸了摸头顶那些可怜的头发,把那顶有些可笑的鸭舌帽放在桌子上,俯下身   子,用鼻子轻轻地嗅了嗅,好香啊,Jared内心溃不成军,淡淡的橘子味洗发水和主人身上那股特有的清香环绕着他的鼻腔,Jensen的味道QAQ,Jared像个怀春的少女,把两条大长腿交叉地搁上宽敞的办公桌,把帽子抱进怀里,嘴角浮现出那种莫名诡异又天真的笑容,开始美滋滋地回想昨日如梦似幻的一切。Jensen啊啊啊,是我的Jensen!

   

  

  Jared做梦都没想到自己居然会听信了Chad的鬼话来这家名不见经传的小巷子里理头,他的头发生长速度和他的鬓角一样快,因此他不得不隔三差五地去理头。鉴于他对那几个被他踢出去的“所谓国际顶尖造型师”的无情业内有名,他暂时找不到什么能来打理他那头美妙秀发的私人理发师。于是他居然真的听信了Chad的鬼话:“Jay,你就放心吧,Jenny的水平绝对比被你踢爆屁股的那几个要高出一百倍!”

 

“oh,来吧,来吧,小Jenny,让本少爷看看你是不是真的有这么高超的水平。”Jared停下他银色的凯迪拉克,取下墨镜,被擦得锃亮的皮鞋蹬蹬蹬得摩擦过地面,他推开门。

 

店很小,但出奇的整洁明亮。从由上好成色的大理石以及台面上摆着的一系列名牌洗发水来看,这应该是一家专为上等人服务的理发店。店内放着优雅的钢琴曲,有淡淡的花香味。

Jared有点被迷醉了眼。

 

“请问……”现在似乎没有顾客,他只看见一个背对着他的身影正在围着理发专用的围布,在忙忙碌碌地准备着工具。是他?不是她?Jenny?腰挺细,站得很挺拔,一副温文尔雅的秀气样,就是两条小细腿有些罗圈,相比起来自己,还是挺矮的。Jared有点公举地自我陶醉着。

 

“您是Jared Padalecki先生对吧,我是Jensen,您的私人理发师,您的朋友Chad已经预约好了,请您先坐下。”那个理发师微笑着转过身来,Jared本来准备好的假笑顿时凝固在脸上,好……好美。

 

阅人无数的总裁Jared被这一回眸彻底惊艳住了,他两只脚仿佛是被钉在了地板上,血液在血管里汹涌澎湃地流动,心脏在胸腔里大力地上下跳跃着,“砰——砰——砰”,如同胸口住进了一只小鹿,又像是被人射中了无数枪。

 

很久以后,Jared抱着Jensen向他回忆起初见的画面时,讨好地窝进Jensen的颈窝里,把Jensen逗得哈哈直笑:“傻瓜,你这是一见钟情啊。”Jared抬起头,吻上恋人那两瓣红唇笑道:“是命中注定。”

 

怎么办,怎么办,Jared,他越走越近了啊!你来点反应啊啊啊,我不会动了啊啊啊,笑一下,我一直在笑啊!说点什么,我怕我一说话就暴露我是同性恋,我才不是同性恋呢!

 

Jensen拿起剪子朝着这位以极挑剔头发在理发界赫赫有名的总裁走去,一点都不像业内传闻得那么凶神恶煞啊。好奇怪,他怎么还不坐下,为什么站在原地像是被施了魔法。

 

是啊,他是中了魔法,中了一种名叫“JENSEN”的魔法。而且这一辈子,都难以祛除。

 

“Mr.Padalecki,请坐。”Jensen温柔而有礼貌地向他似乎进入神游状态的客人打招呼,并亲切地指了指就摆在Jared眼前的摇椅。

 

“oh,oh,no,no,叫我Jared就可以。”完了,现在Jensen一定觉得自己是个神经病,Jared一时难以错手足,几乎是摔上摇椅的。软软得一靠上,他才觉得有几分安全感。

 

“好吧,Jared。”Jensen淡淡地勾起一个笑容,像是一杯淡淡的温咖啡,又如同上好的牛奶巧克力,丝柔顺滑也浪漫热情。

 

Jared可以从镜子里看见正在微笑的Jensen,上帝保佑他不会因此而猝死在这把椅子上。他一抬头就能看见那张被上帝亲吻过的脸(该死的上帝),他无法来形容内心的雀跃,他知道Jensen长得很好看,是真的很好看,长长的睫毛打着完美的弧度上翘,额头饱满而白皙,两瓣湿润水亮的唇无时无刻不在吸引人去探索其中的奥秘,一双金绿色的眼睛,无数优美的词汇都不足以来形容那双眼睛,他温润地笑着,仿佛天塌下来了,这个男人仍然会以那种亲切的姿态来面对一切。即使他现在甚至连对方的姓都不知道。但Jared知道了,他的灵魂也知道了,就是他了,是Jensen,他的命中注定就是他了。

 

 理发店里昏黄的灯光为Jensen打下柔和的光晕,Jared目不转睛地数着Jensen鼻梁上那些细细碎碎如巧克力屑的小雀斑,Jensen太过耀眼,以至于Jared彻底溺死在那双绿眼睛里,心甘情愿。

 

也正因为如此,Jared在Jensen询问他需要做一个什么样的发型时,紧张地随便指了指,他没心思去管他头上那些毛了,他只想看着Jensen,然后再勾勒出一个无比宏大的追求计划来。

 

“嗷……”他一时没能忍住,大喊起来。草他上帝的,这感觉太好了,Jared几乎立刻要射在自己的裤裆里,Jensen那双精妙绝伦的手正穿过了他的头发,若有若无地触碰着他的头皮,上天保佑还好他今天洗头了。Oh,oh,这感觉太好了,他能感受到Jensen十根又长又细的手指轻轻摆弄着他头发时的每一个细节,在脑海里描摹(意淫)出每一个圆润光滑的指节是如何按压住他的头皮,然后是以如何优美的姿态替他捋顺每一根发丝。啊啊啊,好舒服好舒服好舒服,他在心里颠来倒去地只会大叫。

 

“恩?Jared,怎么了,弄疼你了吗?”Jensen似笑非笑地看着镜子里陷在摇椅里的Jared,他脸上的表情,就好像一个处男第一次自慰快要高潮时的样子。真是个可爱的家伙。Jensen为自己这个突然冒出来的想法吓了一跳,他居然觉得这个在商界只手遮天的总裁可爱。不过他的头发真心不错,发质很好,不像别的男人那种毛糙糙的粗硬,而是软软的,捏在手里很舒服,像只软软的大金毛,Jensen禁不住就露齿一笑。

 

“没,Jensen,你真的很好。”做我男朋友吧,Jared在心里默默吞下,泪流成河。

 

“额,Jared你的头发很好,只是你真的要选这个发型吗……”Jensen问道。

 

“Jared你的头发很好。”

“Jared你的头发很好。”

“Jared你的头发很好。”

 他脑海里一片烟花炸裂,嗷嗷嗷,Jensen夸他了,Jensen夸他了,Jensen夸他了。

 

以至于我们的Jared·向来爱护头发·Padelecki先生完全忘了,不,完全无视了他选的那款发型。他到底有没有看到还是个严肃的问题。

 

“我那时候就光顾着看你了,哪有那闲工夫去看别的,一秒都不可以浪费的!”Jared后来和Jensen说。

Jensen给他一个白眼,挑起眉回道:“我那时候就想这个据说智商超高,对头发超挑剔的商界精英一定是疯了。”

 

然而当时一切以顾客为上的一流水准的理发师Jensen没能把这些告诉依旧痴汉脸的Jared。他静静地默念了一句“Well,这样也挺可爱。”

 

于是最后的结果就是:

“额,Jensen,能不能给我一下下你的帽子。Please。”

Jensen看着那个嘟起嘴一脸讨好的总裁,瞪着一双水汪汪的狗狗眼,满眼睛都是你不给我我就赖这不走了”,心中涌起一股甜蜜的滋味,大概是这双狗狗眼真的能融化人的心吧,Jensen想。

 

他从衣架子上取下那顶鸭嘴帽,递给Jared,对方小心翼翼接过的样子又让Jensen哭笑不得,他真的是只超可爱的大金毛啊。

 

“Jensen,我会来还的,明天晚上等我好吗?”Jared当然没错过Jensen眼角翘起的笑纹,心里狂奔了三十圈。机会啊,机会就是像个雪球一样越滚越大,越滚越大的。

 

“好。我等你。”Jensen转身进了门,笑容又悄悄爬上嘴唇,他怎么能看不出Jared这些小心思来。他也只是也有些害羞罢了。

 

从窗户外张望过去,那只大狗狗依旧靠在车边,有些懊恼地对着后视镜抓抓挠挠,接着又以一种神圣的姿态戴上那顶帽子。他也不禁回忆起他的手穿过那头金发的触感,人们常说头发软的人性格好,这家伙,一定是个非常讨人们喜欢的孩子。Jensen低下头,看着手里发型图册上那顶圆滚滚的蘑菇头,再次发出了笑声。这样真的挺可爱的,Jared。

 

******

 

Jared渐渐将车驶进昨天来过的那条小巷,他看到了这一生中都难以忘怀的景象,远方有鸟拍着翅膀从满是红霞的天边飞过,他看着夕阳下那个被太阳镀上一层金边的男人,紧致地被包裹在修身牛仔裤里的两条腿斜斜地靠在店门外, 嘴角抿着俏皮的笑,一双堪比天下所有绿宝石的眼睛眼含笑意,Jensen听见引擎关闭的声音,回眸望向Jared. 

 

“Hey,Jen。”他下车挥手道,不由自主就用上了更为亲切的昵称,仿佛已经认识眼前这个男人好久好久了。比昨天擦得更亮的黑皮鞋哒哒哒地踩过路,Jared弯起一个自信的笑容,硬是能让人生生忽视掉他头上顶着的小蘑菇,Jared总裁从来都不是靠头发来征服人的。

 

“我在等你的帽子。Jared。”Jensen道。

“我想我把它落在家里了,所以,Jen,愿意和我一起回家吗?”Jared走近,愈走愈近。 

“我们才认识一天,Mr.Jared。而且你昨天忘付钱了。”Jensen叉起腰佯作生气,但眼角抑制不住浮起的笑意还是出卖了他。

“哦,是吗?那可不可以……”用这个来偿还,Jared俯下身子,用手撑住Jensen身后的墙,气息愈发逼人,愈发浓厚,属于Jared的气息肆无忌惮地侵入Jensen的每一个细胞。

 

然后他吻住了他。

 

在那样美妙的夕阳下,晚风阵阵吹过他们的衣袖和发,Jared轻轻用唇贴上了那瓣他才梦想了一天却似乎已经渴望了一辈子的唇,直到Jensen开始回应他,他才用力地攻城略地,用力地突破Jensen害羞的一道又一道防线,这比他幻想得还甜蜜一千倍一万倍。他想这样吻一辈子,但这还不够,他想彻底地拥有Jensen,彻底地打开他,彻底地让他成为自己的。

 

在他们认识的第二个傍晚,Jared睁着那双人畜无害的水汪汪的狗狗眼问:“Jen,做我一辈子的私人理发师吧,好不好?”

 

没人能对那双狗狗眼说不。不是吗?

 

END

如果有很多人要看肉的话,会考虑写!!! 

插一张微博上看到的壁咚图

评论(6)
热度(40)
©青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