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兔

我多么希望
那是一句“我还活着”
就能抵消的痛苦啊

Bring me to life (spn SD )

Title:Bring me to life



分级:R18

警告:涉及毒品和可能的repa(雾)

CP:SD

背景:接第五季,Sam被Cass从地狱捞出来了,而且是带着灵魂的Sam,饱受折磨的Sam出来的第一件事就是去找Dean,想确定他的Apple-pie life 过得好不好,然而令他吃惊的是,这一年里,没人再见过他的哥哥。





01

Sam相当惴惴不安。

他把偷来的雪佛兰停下,在后视镜里再次打量自己。他已经换上了崭新的衣服,给自己刮了胡须,理顺了头发,甚至还喷了些廉价香水,他看上去好极了,比一年前看上去还要好。



他深呼吸一口气,打开车门,来吧,新世界,来吧,Sam Whichester,该面对得总得面对。你得见他一面,保持笑容,保持镇定,他一定会高兴地扑上来的,然后狠狠抱住自己,就像三年前那样。



Sam走下车,沿着那条熟悉的鹅卵石路弯弯曲曲地走近一栋小洋房,他走得很慢,也走得很仔细。绿油油的草地上长满了草,却高高低低,花园里开着几株无精打采的玫瑰,Sam隐隐有些不好的预感,这和他最初想好的不一样。他以为门外大概会停着一辆小车但绝对不会是Impala,他以为草地一定是平整得没有一丝起伏,他以为还会有一个秋千,会有属于父亲和孩子的笑声。



然而并没有。



Sam清了清嗓子,咬咬牙敲响了Lisa家的门。是的,Lisa,那个几乎成了自己嫂子的女人。Sam笃定她能给予Dean一个美妙的Apple-pie life。



但这一切都是他以为罢了。他以为的事情多了去了,他以为爸爸不爱他,他以为他可以和Jess结婚,他以为Ruby是对的,他以为牺牲自己Dean也会过得幸福。


这都是他以为。



门突然就开了。

“hey,Lisa……”Sam没想到是Lisa来开门,匆忙堆出一个笑容,蹩脚地打了个招呼,他笑起来的弧度也和Dean一模一样。



“Hey……你是?……”Lisa有些疑惑有些警惕地望着Sam。



“Sam,Sam Whichester,Dean的弟弟,你还记得我吗?”Sam依旧蹩脚地解释着自己,人畜无害地假笑着。





“是,你是Dean的弟弟,我记得你。”Lisa腼腆地扯出一个笑容。

Sam心中的不安感愈加放大,为什么Lisa把自己的到来看得如此风轻云淡,他可是刚从地狱回来的人。如果Dean和她在一起的话,是没道理不告诉Lisa他弟弟可是个牺牲了自己拯救世界的大英雄之类的话的,除非……除非Dean根本没来Lisa这里。那Dean会去哪儿了呢?



“Sam?Sam……你是来找Dean的吗?”Lisa见Sam似乎是陷入沉思,不禁询问道。



“啊,是,Dean真的不在你地方吗?!请问Dean一年前有来找过你吗,或者在这一年里面?”Sam道。



“不好意思,真的没有。他也已经一年没有联系我了,You know,我一直以为他在完成你们那件英雄主义的事情后会来找我的,但是人们以为的事情太多。”Lisa静静地叹息。



Sam的心像是被人提起来了,Dean真的不在这,甚至都没给Lisa打个报平安的电话,那他还会去哪儿呢?他还能去哪儿?难道还在继续狩猎吗?Bobby?Sam心中一时泛起层层浪水,他说不清楚此时内心究竟是担心占多一些还是喜悦占多一些,在牢笼里的这段时间,Lucifer给他的肉体折磨也好,精神折磨也罢,都让他认清楚一件事,他爱Dean,他无法描述也不能忍受Lucifer在牢笼里给他变幻出Dean被狠狠折磨的样子,他不能。纵使他的每一块肌肉被撕烂再组合起来再撕烂,都比不上Dean被Lucifer狠狠踩在地上践踏的样子来得令人痛苦,那是超出Sam承受范围的痛苦,他第一次忍不住尖叫,他知道这只是幻象罢了,也知道他的疯狂会让Lucifer更加猖狂,但是他忍不住。



“看吧,little sammy,我和你是同种人,我知道什么让你最痛,我们都这么变态地觊觎着自己的亲哥哥,想着狠狠地操他,让他在你的身下射出来哭出来。可惜啊,你再也得不到他了。”



Sam当时疼疯了也气疯了,自己掩埋了十几年肮脏的小心思就这样被赤裸裸血淋淋地揭露出来,他大喊道,几乎用整个地狱都能听见的声音大喊:“Lucifer,你有什么资格说我,就算Michael现在就在你身边——”



他吐出嘴里的一口血沫子,冷冷地勾起一抹微笑:“你都上不了他。”



告别了Lisa,Sam重新回到车里,说不出自己内心的喜悦来。也许是回想起这段他扳回一城的地方让他心中雀跃,他还清晰地记得Lucifer瞳孔变化的每一个细节,他越生气,Sam就越高兴。又也许是,Dean没来找Lisa,他原先预备的“见Dean一面然后拜拜,每年圣诞节一起吃派和火鸡”的Plan“A”也顺理成章地拜拜了。Sam也依旧说不清楚,自己究竟是担心多占一点,还是这莫名其妙的喜悦多占一点,毕竟他可是后脚跟刚刚从地狱里迈出来的人。大概他潜意识里以为Dean会照顾好自己吧。



他想他必须得找到Dean,否则他现在的一切解脱都是屁。他插上车钥匙,呜呜的排气管长鸣一声,绝尘而去。阳光零散在被风带起的层层红叶上,天上软白的云悠悠飘荡,不知上面是否趴了一个丘比特,正拿着他的小弓箭到处瞄准这世间痴情的男男女女。



Sam以为Dean能照顾好自己的,就像他从前照顾Sam时做的那样好。又是以为。这“以为”,就已经让他大错特错了,而他必须为他的“以为”付出代价。



他绝尘而去,所以他也不可能看见,那被风扬起的红叶后面,藏着一双多么绝望的绿眼睛,绿得那么彻底,也绝望得那么彻底。



TBC
























评论(2)
热度(23)
©青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