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兔

我多么希望
那是一句“我还活着”
就能抵消的痛苦啊

伪·冬兵日记(ABO设定)

ABO设定的接美队二结尾

由一些日常拼凑起来,然后就长长长了。。其实是po主高三狗没时间撸长文只好撸些没撸点的小甜萌了。。但剧情是有的!肉也是有的!ABO不写肉的po不是好po


先来四小段存个档


01


自从我知道自己以前的身份,就开始有记日记的习惯,并以好几种方式将它保留下来,以防日后万一被再次洗脑。


昨天我才知道原来我的任务并没有撒谎,其实我从水里救起他的时候就已经知道了。我在博物馆里看到了自己的生平,确实是生平,那个在屏幕上笑得满脸阳光的男人不是我。


James Buchanan Barnes,生于1925,死于1944,为了国家捐躯的少年英雄。而我,冬日战士,显然不是。


我同时看到了我的任务。

不是在屏幕上,而是活生生的我的任务,当然现在他已经算不上是我的任务了。

Steve.

应该是这样叫的,美国人都该知道他的名字。但对我来说,这不仅仅是一个象征,好像我天生就会该把这五个字母拼成他的名字一样,这个名字实在是该死的熟悉,我几乎都要脱口而出。


但是我当然没有,哪怕是微小的呼吸都可能让拥有四倍听力的S发现(我决定现在叫他S),他似乎感受到我的偷窥朝这边偏过头来,我几乎,下意识地,立即隐蔽了自己。像是被当场抓住了的小偷,我有点惊慌。


但是毕竟没人能发现冬日战士。

没人能。


02


今天我给自己弄了个安全屋,而且用一个叫信用卡(从一对兄弟处顺来的,他们开着一辆很炫酷的车,弟弟似乎在超市里看有没有派,whatever)的东西给自己买了衣服和牛奶。我现在就待在这个屋子里喝着牛奶,我不知道接下来我该去什么地方,鉴于我已经把装在我机械臂上的跟踪器和定位装置全部踩碎。我又不可避免地想到了S,他的脸,他的声音总是出现在我的脑海里,全是那一声又一声的"bucky"。该死的,老子都和他说过了,谁他妈的是那个bucky了!哦,shit,我又把我的奶瓶子捏碎了,看来以后不能在喝牛奶的时候想S了。


03


今天我没有再去博物馆,首先我已经能倒背如流S和Bucky的所有故事了,其次我怕我可能真的会忍不住去拉住S。我很不爽这一点,但我就是知道我可能会忍不住。


04

我还是没能忍住跑去看S,身体总是比头脑先行一步。他和一个黑人在那跑步,准确地说是他一个人,那个黑人,有点眼熟但我没什么印象,不过他跑得极慢,就像是平常我和Rumlow在海德拉基地训练时rumlow的速度。真想让这两人比试一下。我看见S被汗打湿的背心和隐隐约约露出的肌肉线条,一种强大而温暖的气味包裹住了我,让我难以离开,我埋伏在灌木丛里,感受那股若有若无的气味兵不血刃地侵袭进我身体的每一个细胞。非常舒服,从来没有体会过的舒服,我下意识地闭起眼睛。仿佛被一只蓝鲸托在背上,头顶是软绵绵的白云,我几乎陶醉,直到那股气味的消失,我在睁眼时,S和他的黑人小伙伴已经走远,他们似乎愉悦地交谈着什么,我垂下眼睛,心中有些淤塞,直觉告诉我,那个位置不对,S身边的那个位置不对。


我却找不到合适的人选来填充我脑海里那副画面,我仍然埋伏在灌木丛里,很久很久,我想不出。


TBC


评论(2)
热度(30)
©青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