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兔

兔撩撩老师教你撩汉纸

A secret(小魔王米,幼年梗)

其实我一直很奇怪囧爹是如何知道三米身上有恶魔血的o(╯□╰)o,于是就洞了一篇小魔王米出来。反正就是一篇丁丁苏苏苏和三米苏苏苏的文。

幼年梗,终极兄控和弟控!

 

食用愉快。

是送给Sammy的生贺!


 

分级: PG-13(涉及未成年暴力)

cp:SD

Author:兔子

字数:3500+

 

 

John一直保守着一个秘密,至死都没有告诉过任何一个人,这是属于他的愧疚和他的恐惧。因为这件事,他才终于发现黄眼恶魔对他聪明的叛逆的小儿子究竟做了什么天杀的事。也因为这件事,他懂得训练Dean作个爷们儿是件多么刻不容缓的事。他也知道了,将来能够拯救或者毁灭Sam的就是他哥哥。

 

这个秘密还是被他忍不住写在日记本里。

 

也终于有这么巧合的一天,Dean百无聊赖地靠看老爹的日记来打发时间,老旧的牛皮纸终于出卖了John Whichester,籁籁然从夹缝里飘落在Dean眼前。

 

Dean一开始看这张被特意保存起来的牛皮纸其实他是拒绝的,他知道这一定是他逝去的老父亲一个不为人知的秘密。但谁叫好奇心杀死松鼠呢?

 

他逐字逐句地看下去:

 

『1987年 2月27日

 

我真是个失败的父亲!我差点就毁了Dean的一生,如果Mary还在,她一定会杀了我的。』

 

 

what the crap!

 

看见自己被提及,Dean一下子集中了注意力,他原来还以为是John不为人知的情史呢。

 

『我必须得说,Dean真是个漂亮又懂事的男孩。他完美地继承了他妈妈的美丽,那双绿眼睛将来一定会迷倒很多少女。可他不能,他是猎人的后代,他注定得变得坚强,变得勇敢,变得像个男人,他身上承担着巨大的责任,我不能预言,但我有直觉,我的这两个儿子,将来一定是能够左右世界的人。』

 

 

 

Dean有些心虚地红了脸,哦,上帝,他居然被自己那个严厉的父亲夸赞了漂亮,如果他那个保守的老父亲知道自己的两个儿子居然搞在了一起,这真是罪恶得该下地狱。

 

但他还是没能想起来那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令John能发出如此感慨的事情,伸出手拍了拍自己泛红的脸颊,他继续读下去:

 

『我以前也听闻过关于同性恋和男妓之类的事情,在那个艾滋病毒出来之后,这通常被人视为违法,我倒是并不特别反对,但我不觉得男孩长得好看就该被别的男人上,至少我儿子不应该!真他妈的是一帮畜生!我当时看到Dean就这样被扒光了躺在那里,我真恨不得一刀一个像砍吸血鬼的脑袋一样宰了他们。』

 

 

Dean这下想起来了。

他早该想起来的。

8岁的那个冬夜,他差点被人强暴。

 

一阵后知后觉的恐惧笼罩住他的身躯,攫住他的动脉,让他仿佛置若冰窖。记忆如洪水破闸,席卷淹没他的全部思绪。

 

 

 

那是在明尼苏达州,一个飘着冬雪的黑夜,那晚没有一颗星星。

 

Dean喂Sam喝光了最后一口麦片,自己的肚子却还饿的咕咕直叫,而Sam又开始哭着找爸爸,Dean不知道爸爸这次是去猎杀什么怪物了,他看着窗外飘落的鹅毛大雪,心里害怕得直想哭,他比谁都要害怕失去John,他也用这种心思去考虑他的小sammy,sammy可不能没有我。

 

他抱住sam小小的柔软的身体,用手掌揉平sam翘起的碎发,虽然Sam还在Dean怀里啜泣,但这种哭泣是和之前不一样的。

 

“Sammy,对不起,我真的弄不出更多食物来给你了。”

 

“sammy,我在呢,别害怕,我哪都不会去的。”

 

Dean只能一遍又一遍安抚他焦躁不安的小弟弟。

 

然而破旧的汽车旅馆隔音效果极差,Sam的哭喊很快招来隔壁房客的不满,听到有人按门铃,Dean只好更用力地抱住Sam,用小手掌抚摸他的脊背。

 

然而,无济于事。

 

门,开了。

 

 

Dean抱住眼泪汪汪的小Sammy,一遍又一遍地在心里告诉自己是个男子汉了,告诉自己不能怕,告诉自己一定要保护好他的小弟弟,他挺直了脊背,捏紧了他的小拳头。

 

他昂起头,金色的头发在微弱的灯光下仍然闪着光芒,他的绿眼睛明亮而勇敢,这是属于一个孩子的勇气,属于一个承诺带来的力量,而这份勇气和力量从Dean四岁开始扎根于心底,直到他死去为止。

 

来者不善,善者不来。

Dean坚信这个道理。

 

他充满敌意地注视着那几个擅自进入他们房间的男人,紧紧地抿着唇,Sam似乎也被哥哥紧张得狂跳不止的心跳声吓住了,窝在Dean的肩膀上噎住了抽泣声。

 

这分明是两个任谁看到都会心疼的孩子。

可这几个人没有。

 

一个、两个、三个、四个,Dean用他仅有的数学知识小心翼翼地在心里数着来人,他能感受到那四个男人对他来来回回、上上下下的打量,就像是被野兽带刺的舌头浑身上下舔了一遍似的难受,他觉得身上的每一处皮肤、每一个细胞都黏糊糊得令人觉得恶心。

 

“多漂亮的小家伙儿!”

 

Dean听见其中一个人这么说,这几个人眼中的贪婪和欲望让Dean觉得浑身发冷。

 

“先生,”Dean尽量让自己表现的平静而有礼貌,“这是我们的房间,请你们离开。”

 

“oh,sweetie,可是你亲爱的弟弟吵醒了我们。”Dean发誓他听见对方咽口水的声音了。

 

“为此我非常抱歉,我会哄他睡着的。”

 

他又长又翘的睫毛在灯光下忽闪得像片蝴蝶,绿眼睛被照得莹亮,白皙的皮肤上撒着可可碎屑般的小雀斑,柔柔的金发乖巧地垂在耳边,他简直是人间的小天使。

 

“宝贝,要想道歉,得来点实际的。”

那几个人越走越近,带着刻薄而淫荡的笑容,每一个都像是想要立刻把他生吞活剥,Dean能感觉到周遭气温的上升,他的心登时跃到了嗓子眼,而Sam随着那几个人的迫近又大声哭喊起来,Dean无力阻止这一切的发生,他没有办法。


他又瘦又小,他现在甚至还没有学会开枪。

 

尽管他比任何一个同龄人都要早熟得多,可他还是一个孩子,一个完全没有自保能力的孩子。

 

他紧紧护着怀里的Sammy,把自己的脊背露在外面,希望这样能不伤害到他的宝贝。

 

“哈,小家伙,放开你弟弟,我们只需要你一个。”

 

Dean感受到那几个男人用脏兮兮的手摸进了他的衬衫,这恶心的滑溜溜的触感让他几乎一下子就叫出了声,他好想吐。

 

“Ouch!”Dean忍不住发出一声痛呼,那几个男人揪住他那头金灿灿的头发,拎起他的衣领,硬生生把他抓起来悬置在半空中,Dean的一只手还抓着Sam的小手,他们就要这样分开他和他的弟弟了。

 

“不要!不要……不要!放开我……放开!”

他终于大喊起来,身体上的痛感和内心的恐惧交织在一起快把他年幼的身躯撕碎,他终于忍不住开始哭泣,大滴的眼泪汹涌地从那双绿眼睛里朝外涌出,落在Sam的脸上,Dean看着Sam直勾勾地注视着他,眼神懵懂而神秘,Dean闭上眼,越来越多的泪花顺着他优美的脖颈淌下。

 

他们撕碎Dean身上那件单薄的衬衫,重重地把他甩在汽车旅馆廉价的床垫上,赤裸的肌肤一和冰冷的空气接触就立即让Dean打了一个寒战,他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只是发自内心的恐惧。

 

一个重重的耳光迎面而来,立刻让他白嫩的小脸起了红,有好几双手流淌在他的胸口,粗糙的质感令他作呕,他用力地忍住眼眶里打转的眼泪,咽下口中翻腾而起的血腥气,不要给他们反应,他只是这样劝说着自己。

 

他歪过头看见躺在另一张床上的Sam,他还在,他还好好的。没事的,Sammy没事呢,Dean,很快就会过去了。


当那些男人们的手撕开他的裤子的时候,他尖叫一声,阖上了眼睛。

 

这是属于Dean Whichester 的最后记忆,等Dean再次醒来的时候,他们已经在Bobby家两兄弟的小房间里了,穿着干净的衣物,身上虽然发软发疼,但好歹没有什么被撕裂的痛感。而Sam趴在他身边,用小手紧紧抓着他兄长的手臂,仿佛他一松开哥哥就会消失似的,他泪汪汪的小狗眼凝视着Dean,果然下一秒,泪水便夺眶而出。

 

 

“It’s ok,Sammy girl!”Dean抱住他爱哭的小妹妹,安心地用手揉弄着小sam柔软的头发,“It’s OK.”

 

这件事被他埋在记忆里很久很久,久到几乎忘却,毕竟人总是不喜欢回忆那些痛苦的记忆。

 

Dean一度都以为是John救了自己,然而现在,他才意识到事有蹊跷。

 

他从记忆的漩涡中跳出,继续往下读:

 

『当我杀死那个难搞的狼人,终于赶到我们租的那间Motel的时候,心脏几乎停止,满屋子都是血,几个男人的尸体七仰八叉地横陈在地上,我数了一下,是四个,Dean晕倒在床上,浑身上下不着一丝寸缕,我连忙把他用被子裹起来,这时候我才看到Sam,上帝,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手上、身上几乎都染满了鲜血,这不难想到,是他杀了这四个男人,上帝,他才四岁,我有一瞬间几乎看见他的眼睛成了黑色,他冷漠地看着我抱着Dean的手,我深呼吸让自己保持冷静,拿出一个父亲的威严重重地喊了他的名字,好几遍,他才惊恐地从那种恶魔般的状态中恢复过来,我不该用恶魔来形容一个四岁的孩子,但他就是让我觉得。有一瞬间,我几乎想扣动手里的枪。Sammy一下子扑过来抱紧我的大腿,嘴里一边喊着我的名字,更多的是Dean的。


我带着他们回到Bobby家,帮Dean处理了身上的伤口,庆幸那最糟糕的事情并没有发生,我想大概是Sam救了他,我就站在他们的房间门口,我的小儿子一动不动地拉着他兄长的手,似乎是要到天荒地老。直到后来,我才终于知道黄眼恶魔那狗娘养的畜生原来对Sam做了那样的事,我想将来有一天这一定会成为一个巨大的隐患,或许未来在到了一个不可收拾的地步后,我恐怕不得不杀掉我的儿子。而若说谁能够救赎Sam的话,那大概就只有Dean了。』

 

 

Dean合上父亲的日记,忍不住掀开衬衫袖子,用手去抚摸那道蜿蜒的恐怖的印记,心中激荡万分,Dad,你说的不是太对,到了最后,来救赎的人是Sam而不是我。

我唯一的救赎,也是我对这个世界最后的执念。

我怎么忍心,让如此爱我的他,独留在这个孤独的人世。

 


地堡的门被轻轻推开,Sam拎着满袋子的食物走进来。

“Dean!你的…唔…”

 

那个“派”字被淹没在两人的唇齿之间,Sam只感受到自己的哥哥用力地扑上来,用嘴唇堵住自己,oh,what  the  fuck,他不在的这段时间究竟发生了什么?不过管他呢!

 

Sam攫住Dean正试图解开他牛仔裤的手,长臂一挥将人抱起,邪魅一笑:“ready?”

 

Dean抓住弟弟的衣领,亲吻使他饱满而丰腴的嘴唇显得水光泠泠。

 

“come on!”


FIN


评论(3)
热度(46)
©青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