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兔

我多么希望
那是一句“我还活着”
就能抵消的痛苦啊

The Real But Ridiculous

罗威纳设计让dean彻底迷失了心智。。。

一个硕大的脑洞!!!

分级:NC-17(应该有肉)

Author:兔子


1.

他第一个杀掉的人是克劳力。


罗威纳挑着夸张的眉毛,艳红的唇瓣上涂抹的仿佛是儿子脖子上流出的鲜血。


“我的好男孩,做得------”


她浮夸的英音顿时凝结,第一刃笔直地插进女人的胸脯里,毫不留情,毫无章法地却快、准、狠。


持着刀的男人像是冲破禁锢的野兽,叫嚣着嗜血与杀戮。

Dean的眼睛早已不再是原先那双能倒映出一个太阳的祖母绿宝石了。


漆黑无比。

像是宇宙最深处的黑色。


血如注,汩汩地顺着古老的花纹淌下。


罗威纳不可置信地瞪大了眼睛,喉咙里被赛进了块巨石似的哽噎着叫喊不出声音。


她倒在地上,眼珠还在转动,她看见自己断气的儿子,仿佛回到三百年前拿他换了那三头猪的那段时光,只是,这次是真的没有机会从头来过了。


她觉得有些遗憾,她应该是做错了这件事,但她不后悔。谁让她是个高傲而自负的女巫呢,呵,她的儿子可还是地狱的王。


她死了。


Dean 目不转睛地看着遍地流淌的恶魔血。一阵阵解脱的快感由头顶辐射向四肢百骸。


他值得这些。

他值得这些。


他想。


而他要更多。

更多。

更多。


他血洗地狱的时候,心里有那么一丝丝的难过,或许是他每杀一个恶魔的时候,克劳力那双滚圆的大眼睛都注视着他,Dean还记得地狱之王是如何意气风发地在这个殿堂里转着夸张的圆曲舞说要和自己一起共创美好地狱。


而现在------血流成河。

他的心里那微弱的一角隐隐地开始疼痛。

可这痛,还不足以盖过杀戮带给他的满足感和力量。


他想要变得更强大。

他从小就这么想的,变得更强大,可以保护……


保护谁呢?

他想不起来了。

他想保护的人,难道都不需要他吗。


他用第一刃狠狠插进恶魔实体的胸膛,鲜血裹着内脏一齐被剖出来。


Sammy…

他脑海里突然响起这样一个稚嫩的童声。


Sammy…

男孩又呼唤了一次。


这个名字像是一个魔咒,让他的左臂开始发红发烫,他不禁停下单一的用刀捅入捅出的动作,dean撑起身体,身体深处涌出一股渴望。他想要接吻,想要被操。


他想Sammy了。

他在哪儿。

他需要他,他必须要他的Sammy.


蹲在柱子后的最后一个恶魔,哆哆嗦嗦地看着眼前疯狂的人类,看见那张曾经漂亮无比的坚毅的脸上沾满血迹和黏液,他想自己一定是完了,必须得玩完了。


闭上眼心里默念了一声撒旦的名号,又颤颤巍巍睁开眼。


疯狂的温家哥哥变得更疯了。

他呆呆地坐在那里,黯淡的绿色又重新覆盖了他的眼睛,撒旦啊,那才是他的眼睛!


恶魔壮了胆子,站起来趴在柱壁上偷摸着往Dean的方向看。


那男人已经站起来了。

脸上依旧是脏乱不堪的。他的思绪想必也是脏乱不堪的。恶魔看见Dean左臂上那个据说牛逼哄哄的血印闪闪地发着红光。


他羡慕又嫉妒地盯着那条又白又细的胳膊,突然dean动起来,恶魔吓得赶紧又翻出自己漆黑的恶魔眼,将大半个身体藏进柱子后。


Dean神情迷茫地喃喃自语着什么,第一刃自发地回到他的手上,他整个人为之一振,像是被滚热的开水浇到头上。


他跌跌撞撞地走出了地狱。


TBC


评论(2)
热度(20)
©青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