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兔

我多么希望
那是一句“我还活着”
就能抵消的痛苦啊

Treasure 1014衍生

1014衍生/算生贺(?)

 第十季的三米男友力和兄控力简直杠杠得突破天际!!

Dean!Girl就是想看见有人宠哥哥TAT

本文极苏!是糖!是少女心泛滥的ooc!ooc !ooc!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小透明需要关注!小透明需要关注!小透明需要关注!

 

求点赞求热度w

 

Author:兔子w       

分级:G

Cp:SD/隐destiel

 

 

 

      头,剧烈地疼着,像是被人生生用什么尖锐的东西撬开来。整个身体又热又烫,仿佛被铁链牢牢桎梏住,然后丢进女巫的火炉子里。Dean想要尖叫出声, 喉咙却火辣地灼痛着,眼前是漆黑一片,肺里的空气越来越少,他快要被热浪淹没,快要窒息。Dean用力地挣扎,却只能无声地流下咸涩的眼泪,这比他在地狱所受尽磨难的三十年还要糟糕。他甚至哭喊不出来,只能感受到那一层深过一层的窒息感包裹住他的心脏,他快要疯了。

   

     突然闪过一道亮光,驱使着他朝前走去,光影迷乱,线条和斑点在眼前交织着恍恍惚惚。他有点怕,但他从不后退。Dean一下撕开那道裂缝,黑暗顷刻间被取代。

 

   被什么?   漫天铺地的红色!

 

   鲜血愈来愈多地涌进来,灌满他的手,染红他的脸,粘稠的,温热的,带着杀戮的气味,带着铺天盖地的趋势,吞噬他,攫取他。

 

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

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

 

      “Hey man!Dean!醒醒!Dean!” Sam用手掌轻轻拍打着哥哥的脸颊,Dean的脸惨白得没有一丝血色,嘴唇无力地开开合合,整个人扭曲地蜷缩在床单上,像是一条快要被晒干的鱼。        

    等了几秒,他才看到他哥缓慢而又沉重地喘息了几下,接着扇了扇他长得过分的睫毛,才挤开了仿佛被胶水黏住的眼皮,然而那双祖母绿一般闪亮夺目的绿眼睛里什么光彩都没有,直到好久,才聚焦到sam身上。这时,Dean才开口:

“hey,sammy…”                                                    

 

  他的声音疲倦至极,眼窝深陷,脸上仍挂着刚刚抿起的勉强的笑容。                                                   

“来,喝点水。”    

 

      Sam凑上前把几乎脱水的哥哥半抱起来,把水杯的边缘送进Dean的唇瓣里,接着看着他小口地啜吸起来。水把他的红唇一点一滴地润湿,这让Dean看起来又好了许多。

    “你想和我说些什么吗?”Sam小心翼翼地开口,目不转睛地盯着他虚弱无力的哥哥。

       

   结果是可想而知的,Sam暗暗在心里叹了口气,转身欲走,却在这一瞬间听见Dean的声音响起来,极其的轻,也极其的清晰。  

“sammy…”  Dean沙哑地喊出,用手攫住Sam格子衬衫的下襟,  “don't…don't leave me alone…”

 

   零碎的灯光下,  Sam回过头,他哥哥微微撇着头,垂着他弯弯的睫毛,橘黄色的灯光将他锋利的线条勾勒得柔和,金绿色的眸子里点缀着零散的水光,纤长的手指扣着他的衣服,骨节发白,但他的力气很小。

    

  Sam几乎是一瞬间就硬了。他深深呼吸一口气,冰冷的空气灌进肺里唤回了他的些许理智,他立刻甩掉鞋子,把自己卷进床里。他毛茸茸的大脑袋埋在哥哥的颈项处,他不想知道Dean是洗了多久才能洗去那股该死的血腥味,他只是用力嗅着淡淡的沐浴露和Dean身上那股特有的皮革汽油味混合在一起的香味,oh ,gosh!他简直爱死了这种味道。           

   他仍然能感受到Dean在他身下轻微地颤抖,像是有细小的针尖戳着他的手指头。   

    “It's okay…it's okay…”Sam拍着哥哥愈发瘦削的肩膀,低低细语着,“I am here.”

     “sam,”他的声音喑哑,仿佛有沙粒划过喉咙,从那张饱满苍白的嘴唇里吐出来,却显得格外诱惑。

“fuck me……”

“please!”他加大了声音,眼神是令人心碎而痛苦的,Dean狠狠用嘴唇覆盖住Sam的,把所有的请求都淹没在唇齿之间,他一遍又一遍地啃噬着弟弟的嘴唇,直到两人的嘴里都晕染开血腥味。

“Dean,”sam用那双厚实且宽大的手拢住哥哥的整个身体,dean实在抖得厉害。

“你累了,我们睡吧,好不好?“

   

“Sam……”

  

“Look,你不是真的想要我,你只是害怕,告诉我,你到底害怕些什么……我在这里,我哪里也不去,告诉我,Dean。”Sam用手掰过Dean试图逃避的头,注视着那双敛着的金绿色眸子。Sam太了解他哥哥了。或许他曾经一直不能理解,但他们已经一起走过了这么长的路,他兄弟的每一个细节他都能用自己的方式去解读出来。

   

他怀里的不只是那个从小到大一直用生命呵护他成长的兄长,更是他这一生,唯一的挚爱。

 

  Sam的语气温柔却也强硬,紧紧包裹着Dean的那层坚冰渐渐融化,或许从很早之前,他就已经无法对他的弟弟说谎了。Dean无奈地抿着唇,有些僵硬地侧着脸。

  

 “该隐说,他说,迟早有一天,我会走上他的道路……”Dean的胸口剧烈地上下起伏着,他顿了一顿,艰难地说出,“杀掉你。”    

    

Sam一下把他哥哥揽紧了,这对着他保护欲过分的兄长来说实在残忍了点,他愿意用毁灭世界的代价来换回他的弟弟,又怎么可能接受自己亲手杀掉自己弟弟的事实。

   

“Dean,或许你会觉得这娘了点,但我还是要说,”Sam微笑着抬起他哥哥的下巴,“你想去猎魔就去猎魔,我看着你,你想待在地堡里就待在地堡里,我陪着你,你想做爱我就操翻你,我们还可以去买一个烤箱来做派。Dean,我从来,从来没想过要去什么天堂。我只想,陪着你一起下地狱。

You are my treasure in my whole life.”

 

   

那双金绿色的眼睛里渗出些湿气,Dean把头埋进弟弟的肩窝里,这一切的确都非常、十分、极其的娘,像是被注射了人血的Crowley才会做出来的事情。但他弟弟确实有个舒适得让上帝都喜欢的肩膀。

 

  Sam感受着衬衫上传来的丝丝缕缕的湿意,无奈地勾起唇,利落地关掉床边的灯。

  

他别扭的可爱的哥哥。  

 Sam闭上眼想。  

 突然额头上传来一阵湿湿的凉意,他一愣。

 

   

"night,sam."    

Dean把嘴唇软软地贴上sam的额头,一如他从四岁的那个晚上开始做的一样。

 Dean从来都是Sam一个人的天使。 从来都是。

 

 

Cass合上门,一向平和的蓝色的眼睛里渗出一些温柔一些无奈一些伤痛,他默默祈祷,愿他最爱的人,能永远安静地靠在弟弟的怀抱里,直到,天荒地老。

 

 

  End

 

 

 

评论(16)
热度(30)
©青兔 | Powered by LOFTER